【人物】曾俊華政助離開政府感受深 羅永聰:原來腰板可挺得這麼直

2020-02-14

羅永聰(Julian)說自己一直都不想出名。

「我做記者時,寫稿連名字都唔想出,只出『明報記者』。」

到他出任曾俊華的政治助理──他都覺得只是站在曾俊華後面,「人們關心他,不是關心我。」但到今天,他說「沾了政治污水」後,已回不了頭做記者,「行家和編輯必然不再相信我……人們會質疑我的獨立性。」這一刻他站在鎂光燈下,是電台節目主持,也是兩間公關公司的老闆。

3年前他因曾俊華選特首而共同進退離開政府,其感受是:「1.8米高的人在一個1.7米高的地方生活了很久,突然間我行番去一個正常世界,然後我想:原來腰板可以挺得這麼直。」

Image description 羅永聰現在是slash族,他除了擔任電視和電台主持,也有兩間公關公司。(吳楚勤攝)

Image description 羅永聰(左二)與競選團隊部分成員前兩年合組公關公司,時有接港府的宣傳工作來做。(資料圖片)

作為傳媒一分子,都會想自己的出路。羅永聰是一個好案例。

他現在是slash族,他有兩間公關公司,一間名為蘇杭街一號,另一間以他的兒子Breeze命名。他也有接政府的job──除了近期反暴力相關宣傳片之外。「『對話』(社區對話)社交媒體宣傳的部分,林鄭那邊有找我們投標,但我們沒有落標。我覺得幫不到手,不能提供extra value。」

是不是覺得無論任何宣傳,只要源頭問題沒有解決,都不能幫到「對話」?他聽後把上述的答案改頭換面重複一次,但沒有正面回應。訪問了羅永聰個多小時,很快發現他有這個特色。他有時未必給你一個很直接的答案,像打官腔;但有時他又會主動爆料,像一個記者。背後原因可在下面的訪問中意會。

「我們有幫大灣區做Facebook。」香港政府畀錢做了一個叫做「大灣區」的專頁?「係呀,冇人知呢……」他自嘲一句。「整個專頁只出現『大灣區』三字一次,它主要介紹那兒的風土人情、文化特色。」專頁叫做「拾壹城話」,「大灣區」在「about」的一欄出現,介紹大灣區有11個城市。專頁約有7000名粉絲。至於為何他要模糊了「大灣區」3個字,他欲言又止:「唔寫得唔得?」這是他的另一個特色,就是他很想「爆料」但又要求「唔好寫」,情況出現至少3次。專頁仍由他和團隊營運之中。

沒想過出戰立法會

跟他同樣由傳媒出身再經歷「政助」跳板的人,陳凱欣成了立法會議員,葉根銓成為醫管局總行政經理,仕途似乎都不錯。羅永聰坦言也有人問他會否考慮出戰立法會,「我問對方,你想害我還是想幫我?」泛民政黨的邀請?「唔講嘞!」黃還是藍?「唔覺得佢係黃或藍。但我從沒想過走這條路。」Never say never?「直至今天,我沒有想過行這條路。」他潤飾一下字眼。他會否希望永遠保留傳媒人的身份?「我希望永遠保持着自由人身份。」

是不是因為做政助期間……

他意會並接口指,做政助時「每天要在政治正確的環境下生存,每一句說話、每一個行動都要十分小心。這步是否安全?會否有手尾?我離開政府的時候,感覺是1.8米高的人在一個1.7米高的地方生活了很久,突然之間我行番去一個正常世界,然後我想:原來腰板可以挺得這麼直。」

未有收到林太聘書

在眾多前政助之中,羅永聰是其中一個最出名的。此事要多謝特首林鄭月娥,她和曾俊華在選舉論壇辯論期間,公開讚揚「阿聰幫你(曾俊華)好大忙,有人說若果我做到(特首),不如請阿聰過嚟我團隊」。

可兩年過去,羅永聰仍沒收到林太的聘書。「那不是讚賞,她想踩阿Sir(曾俊華)啫!」他謙虛地說。意思是曾俊華「無料到」,只靠公關團隊?「Something like that, yes。」他用英文說。

政助是否傳媒人的職場跳板?

「做政助不保證一定有名氣,」他接着說了一句真心話,着記者不要寫,才繼續說:「我都係好彩啫!為何我當時要轉工?因我要湊小朋友──報館的小朋友呀!教曉他們咁多嘢,他們卻來遞大信封:『我要讀書!我要去Cable、Now、《蘋果》……』我問:你去《蘋果》?他說:『《蘋果》唔好咩?可以媽叉民建聯喎!』── 真㗎!我好攰呀!望着坐在我對面的劉進圖,身子愈來愈瘦,頭髮愈來愈少……我那時34歲,做完一屆政助是39歲,再start一個新game都夠時間。」

Image description 羅永聰(右)曾擔任前財爺曾俊華(左)的政助,他形容兩人十分有默契。(資料圖片)

他會否享受有名氣?

「吓?咁叫做有名氣?」他瞪大雙眼反問。事實上,記者身邊一些偶然看新聞的人都能叫出他的名字,而且他又出鏡做主持,客觀來說他確是名人。「我……哎……唔能夠話自己低調,以免有人鬧我,你低調?食屎啦!肥仔!」他頓一頓才得體地說:「我很享受從事媒體。」

形容曾俊華為朋友

不少人認為曾俊華公關手腕佳,其中一幕是他出席地區論壇,誤中副車被擲雞蛋,曾後來幽默地以「醫生都叫我唔好食咁多蛋,好彩沒有穿靚西裝來」化解。當時羅永聰在曾身邊,他憶述:「中了蛋之後,他搞到成頭都係。然後我們去(廁所)洗頭,他叫道:謀殺呀!沙門士菌呀!我要告佢謀殺!」當然,羅永聰強調這幾句只是戲言。「然後,白車來到,同事問我:『去醫院驗傷嗎?』現場有很多較我高級的同事,而我只是妹仔。我覺得這很小事,若去驗傷,醫生必然有嘢講。我就跟阿Sir說:其實你都好精神,不如返會場吧。他信任我,就回會場去。在跟大家交代前,他問我:『要講啲乜?』我跟他說:你得嘅,你咁搞笑!輕鬆啲啦!」

他透露,那兩句幽默說話是曾俊華的臨場爆肚。

他如何形容與曾俊華的關係?

「朋友,跨越年紀的朋友。」他說曾俊華很能接受意見,甚至達到「任鬧唔嬲」的程度。他認為曾俊華自知弱點是中文表達能力不足,「我們常叫他集中講一些事情,他亦能夠做到。政治人物跟記者接觸,要很清楚想講啲乜,不要天南地北,而是要很努力地把話題拉回自己想講的內容。」這是否羅永聰入官場後吸收來的少少特質?記者在訪問前不認識他,所以沒有答案。

例如問他近期有沒有參與遊行、人鏈等活動?

他最初沒有正面回應,只道:「我當然有參與及不參與政治活動的自由。」很官腔,但他轉頭補充一些有營養的答案如「我有去跟教友唱Hallelujah。但未必等於我要去唱『榮光』(《願榮光歸香港》)」。

近期有不少人打算移民或為BNO續期,他有沒有這些打算?他亦繞了一會兒圈子,才說移民對他來說沒意義,因他是死硬派香港人,「若我移民,也只是為了下一代。」他有兩個兒子。至於他的BNO,也是被反覆查問,他才明確說可能已過期,他沒有深究,「無需要去續期」。

羅永聰出身中產,爸爸是小學校長,媽媽是小學副校長……「但他們不是同一間小學!」他趕緊澄清。父母認為學校很重要,所以安排他去皇仁讀書。

在童年,父母吃飯時看電視新聞加上家裏常買報紙,令他小時候已愛上時事。他在《明報》工作12年,也曾在《信報》工作大半年。他有一個哥哥和一個妹妹。「哥哥是大律師,妹妹是言語治療師。」他形容父親很嚴厲,常有體罰。「爸爸是訓導主任,你能想像一下你屋企有個訓導主任的情況是怎樣。」

羅永聰小檔案

英文名:Julian、年齡:41歲

學歷:香港大學法律學士及新聞碩士

現職:電台主持人、公關公司老闆

家庭狀況:已婚,與妻育有兩子

撰文 : 譚淑美

[email protected]

Image description 羅永聰(左)為香港電台第一台的節目《兩代人》擔任主持,嘉賓有周梁淑怡(中)及魯庭暉(右)。 (香港電台圖片)

Image description 羅永聰在名校皇仁書院畢業,圖為他(前排右二)中學時的模樣。(受訪者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