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飛:沖繩風情畫

2020-03-04

沖繩原名琉球,這詞可追溯至607年的《隋書》;1879年,琉球被日本吞併後改名為「沖繩」,字面意思是「遙遠的捕魚場所」。從飛機望下去,沖繩被美麗的藍綠色海洋包圍,當地藝術家愛以這種奇異色彩製作瓷器或玻璃器皿,像把海水掬在手心放在餐桌上,流水被永恒凝固着。

沖繩有一首民歌,唱到街知巷聞,名為《島唄》。占飛在當地逗留短短一周,已聽過兩次,第一次是在一個櫻花祭的表演舞台上,第二次是當地一間卡拉OK酒吧。

《島唄》(意思是島歌)聽一次已耳熟能詳,在九十年代由日本組合The Boom所寫及演唱。周華健曾經把它改成廣東版《海角天涯》,「流浪漢,流浪去找夢想國,夢想世界在天邊也在海角。」日本原曲寫愛情,「島歌呀,乘風而去,隨着飛鳥翱翔過海;島歌呀,乘風而去,將我的淚傳達過去吧。」同樣充滿海水味。此曲已幾乎等同沖繩的「市歌」。一個日本男士就以它在上述的卡拉OK之中,獻唱給一位外籍女士,博取其歡心。

Image description 今歸仁城的城牆建築技術,可能受中國影響,據講當年此技術超於日本300年以上。

美國文化

根據2016年CNN的報道,駐守在日本的美軍,有74%都是駐守在沖繩,而美國在沖繩所控制的土地更高達17%。美軍在沖繩有一種優勢,他們的車牌有特定識別(例如字母Y),這些車子才可以進入一些美軍設限的土地。一些旅遊書指出,自駕遊的人士要注意美軍車輛,若發生碰撞,不只日本警察前來,連美軍有關方面人員也會前來處理。

美軍在沖繩的足跡如此之多,因此去沖繩除了欣賞琉球文化,也不妨細味其美式文化,中部的美國村大家都會去,是次占飛也受當地人邀請去了一間名為The Rose Garden的美式餐廳,同是位於中部。那是一間甚有二戰情懷的老式美國餐廳,昏黃燈光,碎花枱布,牆上掛着仿製的雷諾瓦油畫,非常有情調。

出發去沖繩,朋友聽後通常有兩個反應,第一是沖繩好悶;第二是你或同行友人必須懂駕車。這兩個都是事實,因沖繩景點不多且分得很散,沒有駕車的話,就只能「獨上Google」,望盡天涯路。以是次最遠的景點「今歸仁城」來說,駕車來回約3小時;但若坐巴士的話,來回要近8個小時!

今歸仁城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納入世界遺產,它位處沖繩北部,在2月上旬有櫻花祭。這時古城飽滿的櫻花樹綻放,滿眼姹紫嫣紅,是沖繩最美的櫻花祭。

今歸仁城跟中國頗有淵源,史書記載,在十四世紀琉球國有三國鼎足而立,而北山王就以今歸仁城作據點控制沖繩北部,與中國進行貿易。它有1.5公里的城牆,利用石頭自然形狀砌出最高可達8米的城牆,以當年的技術來說殊不簡單,有指這平鋪的直線形城牆與當年日本的城牆有很大區別,可能是受中國影響,技術超於日本300年以上。城牆呈現波浪弧度,但不要以為這是與海浪合奏,據講是為了防衞而已。

另一個印象深刻的景點是沖繩南部的「沖繩世界文化王國」內的「玉泉洞」,那是一個鐘乳洞,慢慢行畢全程要約20分鐘。洞內濕氣很重,不停有水滴打在頭上,色彩幻變的燈光效果,非常壯觀,這是大自然花了30萬年心血的結晶品。

Image description 沖繩海水呈現獨特的藍綠色,美不勝收。

禮貌周周

尾聲,想談一談日本人。

根據日本駐港領事館的資料,若以人口比例去計,香港人去日本的頻率是全球最高,以2017年來說高達223萬人次!雖然日本人不太會說英文(即使沖繩有美軍背景,你以為英文會較落地?但其實英文在沖繩不算通行),不過日文書寫基礎來自中文,飲食文化與我們接近,加上日本人禮貌周周、樸素的市容、潔淨的環境……諸如此類,難怪香港人尤其是香港女士視去日本為「返鄉下」!

在日本餐館,不管它有多「地踎」,你也不會遇到像香港茶餐廳侍應般用手飛擲一張夾着單據的膠板到你的桌子上——事實上除了電影中的惡霸,大概就只有香港茶餐廳的侍應能做出如此無禮的行為;坐單軌電車(類似地鐵),占飛的車票感應不到,連忙挪開身子讓出通道給後面排隊的人──如果在香港不這樣做,必然被責難「阻住地球轉」!可是在沖繩,在匆忙移動身體之際,奇怪的竟然沒有日本人排在我的後面,他們排別的隊伍,讓我有時間處理我的問題……

在日本有一句話是Ishoku tatte reisetsu wo shiru,意思是「足夠的衣食能確保禮儀」,不論海嘯、地震,日本人仍然是守禮地排隊購買各種物資,在香港則有市民在家囤積廁紙和白米。把這句話掉轉來說——禮儀確保足夠的衣食,可能更為合適?

撰文 : 占飛

Image description 沖繩的海水顏色成為當地藝術家喜愛使用的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