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港大公共衞生學院教授潘烈文:武肺疫情未必在夏天絕跡

2020-03-19

潘烈文(Leo)是香港大學公共衞生學院教授。2003年沙士爆發,他可能是全球首個破解沙士病毒序列的人──「以我所知,我係全球首個,但當時其他國家有人在做相同研究,這方面沒有紀錄。」但他肯定是全港第一個,「因全港只有我們的團隊在研究,而我是唯一一個被編排做破解序列的人,嘿嘿!」

回顧2003年6月23日,在天氣較和暖之際,香港終獲剔除疫區之名。因此不少市民期望是次武肺疫情同樣在夏天絕跡?但他禁不住要打破這個美麗的幻想:「不肯定。」他指和暖氣候也許令傳播率降低,但像新加坡的炎熱氣候都有那麼多個案了。有說20度以上不利病毒生存?「20度?人體都超過37度啦!它能在人體生長,何懼37度?」

去港大醫學院找潘烈文,他沒有戴口罩就走出來。

他說他在大樓內不戴口罩,因為不舒適,他出街時才戴。潘烈文現時十分忙碌,是次訪問是他百忙之中抽出了一小時。問他忙什麼?「在病毒被發現後,我們研發快速測試,並將結果呈上世衞,現時已有35個國家在使用我們的試劑。它們都是發展中國家如埃及、伊朗。我們也有幫一些國家如尼泊爾傳來的樣本做確診。」病毒樣本空運來港?「是的。因為這些國家未必有能力做到。」他笑指:「我這兩個月除了年初一之外,都沒有放過假!哈哈!」

Image description 潘烈文指出,武肺較沙士死亡率低,但傳播率則較沙士強。(譚淑美攝)

絕非人工合成病毒

潘烈文早前與全球26名科學家在醫學期刊《刺針》(The Lancet)發出聯署聲明,譴責武漢肺炎相關的陰謀論。他們嚴正指出多國科學家已刊登及分析病原的基因結構,壓倒性地判定這新病毒是源自野外。「網上有很多流言蜚語,說什麼它是人工合成的病毒、生化武器。這些謠言很花我們的時間去做解釋。其實,我也認識武漢那方面的專家,他們在沙士後做了很多與冠狀病毒相關的研究,最後竟然因而被指摘成製造病毒出來的人。這都不是真的。」

至於如何百分百確定它不是人工合成病毒,他耐心地道:「這病毒跟從蝙蝠身上找出來的病毒相似度達96%。即使是2003年的沙士,當時的病毒吻合度都不及現在這個那麼高。」

另一個傳言是,武漢肺炎病毒是來自實驗室事故。

「暫時沒有證據,我們亦不能排除。但如果真的是來自實驗室,它應該會跟一些已知病毒的基因排序相似,但它不是已知的病毒。」他舉例指:「在2003年,也有人說沙士病毒由外太空飛來,你可能覺得可笑,但到這一刻仍有人相信!」

他對武漢研究冠狀病毒的專家深表讚賞。「最先我們從果子狸找到相似病毒,然後他們從蝙蝠身上找到。他們不斷去找,逐一確認某些區域的蝙蝠帶有什麼病毒。他們已做了10多年,假如沒有他們的努力,今年新冠病毒出現的時候,我們無法把它掌握得那麼好。可是,現時他們卻被指摘了。」

Image description 圖中的儀器,就是用來做武漢肺炎病毒的快速測試。(譚淑美攝)

在辦公室不戴口罩

對於世衞總幹事譚德塞因不停稱讚中國防疫措施而被取笑是討好中國,甚至有本地學者也嘲笑他已成為中國的「書記」,但潘烈文三番四次表明「批評容易,但不能解決事情」。可是不少人認為譚德塞只一味讚揚中國應付疫情的工作,卻沒有談及其隱瞞疫情的問題。

「隱瞞疫情……是需要指出,但這刻對事件是否有幫助呢?現時中國政府的透明度也愈來愈高了。」他想一想續道:「試想疫情在另一個國家爆發,別國是否能做到如此水準呢?」

封城?「不單止封城,也包括市民的合作性。」

又有世衞專家說若他得到武肺,他希望在中國醫治。

他聽後竊笑一聲道:「這個……我就不敢肯定。我們可以用最簡單的數學去說明:國內的死亡率有幾高?與其他地方又如何相比?」根據截稿前數字,中國武肺死亡率為3.8%,香港為2%。「我很信任香港前線的醫護人員。」他認真地說。

對於港府不向內地封關,卻對疫情擴散急速的南韓封關,他耍手擰頭重申批評沒有意思,但還是留下一句尾巴:「……你同佢講,唔通佢真係會落台?唔會啦!」但他是醫學界權威,發聲總有作用。「不會的,前線醫護已經講過了,還有較狠的做法……」

那他認同醫護罷工逼政府封關?「我不想評論呢啲嘢……」他欲言又止。

以下問一些市民關心的問題。

首先是口罩,高官身體力行呼籲大家不用常戴口罩,特首更加說過若公務員不是生病或經常接觸大眾,「戴咗都要除番落嚟」。

「戴口罩確有好處,但最重要不是(阻止)吸入(病毒)的問題──當然口罩有這個功能。但戴口罩最重要是令我們減少用手摸眼耳口鼻。因此,洗手才是最重要的,其次就是若你真的患病了,戴口罩可減少傳染機會。我在辦公室都是不戴口罩的。」他笑一笑道。

Image description 他今年47歲,與太太育有一子一女。

破解沙士病毒序列

有在本港生產並將投入市面的可重用口罩,聲稱可防菌,究竟有沒有用?

「可防菌,不等於可防病毒。」但他亦補充說:「它們也不是完全沒用,因可以用來防飛沫,飛沫其實都好大粒。即使是外科口罩都未必完全防到病毒,因邊緣處都有罅位。」

有人戴眼罩以至用被膠片包圍的帽子去保護自己?

他輕笑一聲,「或者你要問自己,你為何要出街?因你出街都有機會被車撞。我自己就沒有這樣做了。」

吃維他命C增強抵抗力?

「我也沒有吃這些補充劑,最重要是均衡飲食、多做運動、保持個人健康。」

心口掛空氣淨化器?

「這個反而要小心,因為有些空氣淨化器會發出臭氧,濃度若過高,可致敏感。」

不停使用搓手液?

「最好的清潔方法是用梘液洗手,但若沒有水龍頭,我都會用搓手液。但也不要過度使用,否則對皮膚不好。」

潘烈文說,武肺病毒跟沙士雖然在醫學分類上屬同一欄目,但兩者特質不盡相同。「沙士病人受感染後,絕大部分要入院,且到第二個星期病毒數量達至最多,死亡率高達10%;但新的這隻病毒,嚴重個案不多,死亡率是2%,有些病人甚至沒有嚴重病徵,病毒數量則在頭幾天最高。」

但沙士較武肺更嚴重?

「視乎你怎樣看,死亡率是沙士較高;但新冠病毒的感染率高很多,現在全球已有逾8萬人受感染了。」

病毒不會變得愈來愈惡?

「是的,但威力都不會在一年半載內減弱。其實,病毒一般來說都希望與宿主共存,它令你傳染給別人,卻不至要你死,因為你死咗,佢都會死。」

有人說,每年流感死亡人數遠較武肺或沙士更高,我們害怕是因為對新病毒所知不多?

「我同意,但除此以外,它的傳播力很強。至於流感,我和你都感染過了,每人身上有一點抗體,健康人士通常不會有嚴重病徵。」

回想當年,他可能是全球首個破解沙士病毒序列的人。

「在找到這個排序之後,我們才可以研發快速測試。」他指。

那是3月某天,他花了三四天,試了40多個排序,「我還記得每晚回家都很躊躇,因從新聞看到感染和死亡個案不斷攀升。「我們在找到的時候也感到很奇怪,因冠狀病毒通常只是引起傷風,為何它會這麼毒?我究竟係咪搞錯?」

潘烈文早年在牛津大學鄧恩病理學系博士畢業,他投身傳染病學是因為畢業後回流香港期間,香港正值禽流感爆發。他的父親是紡織工人,母親是家庭主婦。他已婚,與妻育有一子一女。

潘烈文小檔案

英文名:Leo

職業:香港大學公共衞生學院教授

年齡:47歲、家庭狀況:已婚,育有一子一女

出生地點:香港

撰文 : 譚淑美

[email protected]

Image description 潘烈文(左一)在4年前獲頒裘槎優秀科研者獎,旁邊為其他獲獎同事。(香港大學圖片)

Image description 兩年前,潘烈文(右一)獲香港大學頒發「傑出研究員獎」,以表揚他在科研上的努力。(香港大學圖片)

Image description 潘烈文(左)與有「伊波拉之父」稱號的Peter Piot(右)早年在一個講座上碰頭。(資料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