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前飲食界高層鄭柏禮 中年失明玩扭計骰重建人生

2020-04-15

要將3×3的扭計骰還原,令每一個面都變回一致的顏色,對平常人來說已經不容易,更何況是盲人?

人稱Paul Sir的企業管理顧問公司首席顧問鄭柏禮,接受訪問時用數分鐘完美示範了「盲扭」,完成一般人眼中不可能的任務。

擁有超過20年企業培訓經驗的Paul Sir,曾任中銀集團培訓中心校長、翠華餐廳集團行政總裁、稻香集團副行政總裁,2006年患上家族性遺傳青光眼,2016年失明。人到中年重新起步,逆境中積極面對挑戰,還學會扭計骰,他希望號召同路人一起「盲扭」創世界紀錄。

Paul Sir的外表跟普通人無異,但原來失明了4年。去年他開始玩盲人專用的「觸摸式扭計骰」,自此愛不釋手,笑言每天有空就「盲扭」,別小看這個玩具,它一點不簡單。「大部分人試過玩扭計骰,總覺得困難而放棄。其實它可鍛煉心力、處理困難的耐性和毅力。起初大家錯很多次,只要重新開始,終會成功,困難是大家想像出來的。」

Paul Sir負責教企業管理與培訓,學生主要是中小企領導,他想藉着遊戲訓練和提升學生的心力。「小時候見人玩扭計骰,自己沒有興趣,直至去年才真正接觸。我要一班學生一個月內學會扭計骰,然後,每個學生再教曉3個人,大家目標達成,他們令我產生學習興趣。」

但市面上的扭計骰表面都是光滑的,不適合盲人使用,太太為他特製了一個愛心扭計骰(詳見另稿),他學了3小時就懂,後來還開班教人。視力正常的學生見他「盲扭」都得,於是齊齊合上眼學「盲扭」。今年2月,Paul Sir原本號召了超過250人,包括視力正常與失明人士一起挑戰盲扭世界紀錄,但因新型冠狀肺炎疫情影響,活動延至6月。

Image description 鄭柏禮自從去年接觸扭計骰後,便愛不釋手。(吳楚勤攝)

Image description 鄭柏禮(右一)擅長玩扭計骰,他教學生一起進行「盲扭」,並希望在6月能打破世界紀錄。(受訪者圖片)

因疫情改變玩法

Paul Sir本身的工作包括公開演講和活動都要取消。「面對疫情、面對生意都好,從扭計骰之中我領悟到一個道理,就是別讓自己亂,很多事控制不到,唯有由可控的出發,人生不外如是。」

疫情下餐飲業與服務業步入寒冬,曾於不同飲食集團工作的他慨嘆:「間間酒樓食肆環境都不好,現時跌兩成叫保得住,跌五成是萬幸,跌七八成是正常。」

回想2003年沙士,他擔任稻香集團副行政總裁,一切歷歷在目。「當年慌張程度跟現時一樣,不敢搭地鐵、不敢出街、勤洗手,都是叫外國人不要來港。同樣買不到口罩,不過當時互聯網消息沒那麼流通,不會出現通宵排隊買口罩,但到處都有超市搶購潮、生意下跌、交不起租、放無薪假。」

訪問地點是他位於葵芳工廈的辦公室,租了6年半,由於租約滿,他和助手忙於執拾。「以前我們保守,其實早就不需要office。那時有收入沒想清楚,一場疫情打死我們,只得槍斃舊有做法。」

他在Facebook設有個人專頁,由他口述內容,助手協助管理,分享生活點滴和正面訊息,而且句子刻意押韻,充滿個人特色,他笑一笑說:「其實我喜歡寫作。」過去他為不少企業和人物出傳記,例如2015年,BKT集團始創人馬天明、馬天聰邀Paul Sir操刀寫他們白手興家的故事,他雖一口答應,但因健康問題,花了4年時間才完成著作《小聰大明》。

他肯定地說:「答應別人的事,承諾了就要兌現,做不到的話,內心會忐忑。而且有了目標,令人重拾狀態和鬥志。」他笑言失明後寫作沒有困難:「我講一句,助手打一句,仲易過以前。」

Image description 鄭柏禮(後排左六)花了4年為馬天明、馬天聰兩兄弟完成自傳《小聰大明》,去年出席新書發布會。(受訪者圖片)

慶幸有兩段人生

失明前,Paul Sir已認識莊陳友,並自薦為莊出版了傳記《新角度,新空間──從莊陳有的視角看中小企業發展》。「因為我有青光眼,早已心裏有數,有天會盲,於是通過訪問、近距離觀察莊先生,知道他6歲開始盲,但比一般人叻,讀書出色,在外國留學及獲獎學金,然後在國際企業工作,成就比很多人高。想到我自己50幾歲才盲,都睇嘢咁多年,應該應付到,當下信心增強了。」

2006年,他證實患上家族性遺傳的青光眼。「右眼失去三成視力,左眼沒有一成半視力,覺得自己仍然正常,只是視力一直下跌,直到2016年,54歲就盲了,完全看不到。」

他承認當時陷入低谷一個月,不想出街見人。「畢竟盲是新鮮經驗,腦中一直想:可不可以再投入工作、可不可以重新起來?下一步怎算?」

沮喪了一個月,他想通了:「這是挫折,但不是致命挫折,有時我講笑說,好抵!我一條生命,兩段人生!上天奪去我視力,但沒有奪去我的生活、我的志氣、我的選擇權。我可以選擇過殘疾人的生活,亦可選擇過正常人生活,甚至可以過超人生活。」

他充滿雄心壯志,笑一笑說:「盲了,人生再創高峰!正如盲人會玩扭計骰,吸引人來採訪,生活比以前精采。以前即使幾風光,只是某些人聽我的說話,不會因為你做得好,受到社會人士尊敬。現在我教人扭計骰,舉辦盲扭活動創世界紀錄,很多人響應,大家都是陌生人,各自投入練習,不講利益,只為合作做好一件事,非常珍貴。我希望由幾百人開始,將來號召更多人破紀錄,把香港變成『盲扭之都』,幾有型!」

小時候,他的志願是做消防員。「不過長大後有近視做不成,我不想教書,也不想做銀行,我是做sales開始入商界,再轉做企業管理和培訓。」父母都是努力工作、靠自己雙手賺錢的人,為他做好榜樣,即使面對挫折仍然堅毅樂觀。

「很多人問我樂觀積極的來源是什麼?我從小看《讀者文摘》,裏面有很多人間傳奇,不幸的人如何站起來、受挫折的人怎樣掙扎、經歷災難後的人如何重建人生等,每個故事都很正面,教曉平凡人如何做不平凡的事,對我人生觀影響很大。」

失明後,他如常工作、生活和旅遊,開展人生下半場。「有次太太和兒子在台灣,我自己乘飛機去會合他們,有航空公司職員幫手帶過關,很方便很容易。」問他最難學的是什麼?他想一想說:「學煮食!煮飯不難,而且以蒸、烚的方式煮食物較易,都是使用計時器,差不多時間熄火便沒問題。反而要煎食物就較難,所以我甚少煎食物。盡量平衡,找自己可以控制的方法就能解決。」

Image description 鄭柏禮失明後亦如常健身,鍛煉身體,積極面對人生。(受訪者圖片)

兒子問失明原因

他感恩身邊朋友家人的支持,去年兒子9歲,大概聽到同學的閒言閒語,忍不住問父親說:「你以前是否做了很多壞事,所以盲了?」

Paul Sir從容回答:「爸爸不相信(因果)這一套,爸爸相信,我的第一份功課做得好,上天給我第二份功課,如果這份功課做得好,可能有第三份功課。但無論什麼功課,我都會努力做好,令自己表現出色。所以不關我做得好事或壞事多,這是上天給我的功課。」

問他會否擔心家族性青光眼會影響下一代?他坦言:「我的母親有青光眼,89歲都沒事,所以每人體質不同,最重要好好保養,毋須太擔心。」

中年失明,他沒有自暴自棄,反而積極面對人生。然而香港一直缺乏與傷殘人士相處的教育和便利盲人使用的工具,Paul Sir表示只要有適當的工具和教育,盲人也可以貢獻社會。「可是很多工具不便盲人操作,舉例家中洗衣機,舊式有按鈕,我可以應付,但早前壞掉了,換了新洗衣機,都是電子屏幕操作,看不到又沒有聲,盲人用不到。」

他明白香港人很熱心,見到盲人走路,二話不說便主動扶持。「很感謝他們,不過最好先問一聲『你去邊,要不要帶你』,便不會被嚇一跳。而且通常我過馬路一定有拍檔在旁,自己開口要人幫手,也不會覺得自己廢。但是,有時我們走路、拿東西或坐下,都想自己摸索一下,所以我與拍檔約法三章:除非我開口,否則不要幫我!」

鄭柏禮小檔案

英文名:Paul

年齡:58歲

家庭狀況:已婚,育有一子

學歷:香港浸會大學經濟學系畢業、英國曼徹斯特大學人力資源發展碩士

撰文:林艷虹

[email protected]

Image description 去年,鄭柏禮(前排右)參與講座,分享面對人生起跌的經歷。(受訪者圖片)

Image description 鄭柏禮(前排左四)帶同個人著作《留住一家人的快樂》,於東區醫院做分享。(受訪者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