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居港英國人踏足偏遠海灘 記錄棄置口罩災情

2020-04-21

Gary Stokes,近日成為國際傳媒爭相報道的人物。

他早前到本港偏遠的索罟群島記錄口罩被沖上海灘的情況。原來只消行走短短100米,他已檢獲70個漂流至此的棄置口罩。事件被全球媒體轉載,包括美國彭博、英國雅虎新聞網……除英美外還有澳洲、法國、台灣、墨西哥等等。「其實我只是拍了一些照片,想不到引起這麼大迴響。」他滿意地笑道。

Gary本身是一名英國人,在香港居住了30年,他是愉景灣一間素食餐廳的老闆。多年來是環保活躍分子,關注魚翅和廢膠、追蹤非法捕魚……調查廢膠污染多時,他沒有享受一杯sex on the beach,反而他曾發現一個sex doll on the beach!

體形龐大的Gary,看不出原來已奉行素食多年,而且他兩年前把原來的加勒比海烤肉餐廳改成一間全素食餐廳,餐廳名叫Hemingway's By The Bay。以往有樂隊助興,但在記者到訪當天,酒吧黑沉沉,吧枱亦已蓋上白布,Gary為了員工及顧客的健康着想,暫時停業。餐廳內的一面牆上,有個鐵牌幽默地寫着「規則1:酒保永遠是對的。規則2:如果酒保做錯了,請你看回規則1。」

他沒有要求員工放無薪假,更沒有要求他們清年假,「他們仍在支薪,關門一兩個星期,我捱到;但到第三個星期我就不知道了。」他說業主已主動跟他們聯絡說打算減租,希望減輕他的壓力。「2月,我們的生意跌二至三成;3月,跌四至五成。」

Image description 在港居住了30年的Gary Strokes經常駕駛他身後的小船,出海做廢膠調查。(吳楚勤攝)

Image description 早前Gary在Facebook貼了這張照片,引來全球媒體轉載。(受訪者Facebook圖片)

索罟群島調查廢膠

在會合後,他驅車帶記者前往三白灣,那是愉景灣的一個海灘,幾個外籍美女沒有戴口罩在享受日光浴。原本戴了口罩的Gary都把口罩塞進褲袋。

在少於100米長的石灘,不消數分鐘他已拾獲7個棄置口罩,什麼款式都有,外科口罩、公仔花紋口罩、N95……塵歸塵,土歸土,垃圾歸垃圾,他把它們放回垃圾桶去。

談回他在索罟群島發現的口罩,他原本的調查對象是廢膠。

為何到索罟群島呢?

「因它很遙遠,沒什麼人會去那兒,更遑論清潔。」他估計:「我相信因水流帶到這兒的垃圾已經有30年歷史。這是一個很好的研究點。」他定期去索罟群島至今有5個月,「直至2月,我們發現有大量口罩湧上岸。從中,我們可以估計,垃圾在6至8個星期就能從陸地漂流到索罟群島。至於源頭,在計算水流及天氣後,索罟群島是面向長洲的,因此垃圾可能來自長洲。另外,南丫島及港島也有機會。」

他停兩秒後補充:「珠江河也有水流朝向索罟群島,所以內地垃圾漂至香港也有可能。」另一邊廂,記者和他身處的三白灣,也有很多被沖上岸的垃圾,難得性感美女們還能優哉游哉地曬日光浴。整體垃圾以繁體字包裝較多,但粗略估算當中也至少有三成是簡體字包裝的垃圾。

當時在索罟群島行了100米,約拾到70個口罩。他不滿地說:「在四五天後,我們重回舊地,又發現了16個口罩,然後四五天後再新發現30個口罩。」

口罩的材料熔噴不織布其實是塑膠,Gary一向履行走塑,但疫情下他都入鄉隨俗跟港人一樣戴口罩。「以往我在愉景灣行走,都未必會戴口罩,但因近期愉景灣已出現確診個案,所以我都有戴。至於出去市區如中環,我早於1月中已戴口罩了。」他把雙手放在枱上,帶點虔誠地說:「即使我相信科學,而科學家都認為不用戴口罩……」但那是西方科學家的說法,香港衞生專家都是建議大家戴口罩的。「是……」他點頭認同:「最重要是,我覺得當自己戴上口罩後,衞生意識馬上提高了。香港人經歷過沙士,在疫情初期,大家已有充足準備,除了口罩還自備搓手液、大廈管理處不停消毒等等。」

雖然走塑是其理念,但他認為,現在是非常時期,所以戴口罩是必要的。

他嘆謂:「我只希望人們好好處理用過的口罩,而不是隨手扔掉。」

Image description 三白灣的石灘布滿口罩,Gary在短短數分鐘已找到7個。(吳楚勤攝)

出手擾亂非法捕魚

他去年成立了海洋環保組織OceansAsia。除了調查各種污染海洋生態的問題,也招募義工清潔沙灘,但原定的活動因疫情擱置。棄膠從四方八面漂流而來,問他見過印象最深刻(impressed)的是什麼?他想了好一會才道:「沒有,沒什麼令我印象深刻的!」他是depressed(沮喪)而不是impressed吧?英文的impressed有良好印象的意思。

他聽後點頭說:「正是這樣!我是沮喪(depressed)不是印象深刻(impressed)!哈哈!」他又再想一想,才大笑說出「我見過一個性愛娃娃的頭(sex doll on the beach)!娃娃的頭栽在沙裏,其實都幾恐怖!」至於他最憎恨的是發泡膠飯盒,「大家明明可用(可降解的)蔗漿餐盒取代呢!」

除了海洋塑膠問題,Gary另一個關注的議題是非法捕魚。

「很多內地船隻非法闖入香港海域偷魚。」他一邊用手機展示短片一邊道,「我常常開着我的小船出海巡邏,駛遍大澳、索罟群島、長洲、大嶼山南部對出的海域。」但如何辨別非法漁船呢?「合法的漁船會在船身印上註冊編號,而編號開頭是C。也有些是香港漁船,雖然是合法航行,但他們非法拖網捕魚,通常這些船主都會用布遮掩着船的編號。」(編按:一般香港註冊漁船編號由C字開頭,捕魚艇仔則由P字開頭)

他自言每周「巡邏」一至兩次,「當我見到可疑船隻,就會派出無人機去拍攝記錄。」他更找來一位好友,為他錄製一段普通話廣播,「廣播內容是指出他們在非法捕魚,我們將會把證據交予執法機構。」他充滿信心地說,通常在這情況下,漁船會立刻朝內地的方向竄走,「雖然不能杜絕他們,但每次出海都是錢,我這樣擾亂他們,至少令他們捕少兩小時的魚呢!」

他曾通知過漁護署有關一艘非法捕魚船的行蹤,「漁護署後來跟內地政府溝通,對方允諾調查,而我已經6個星期沒有再見到這條船了。」

Image description Gary(中)創辦的OceansAsia,吸引了不少志同道合的人參加。(受訪者Facebook圖片)

自備杯子才買咖啡

去年暑假,他回去英國西南海岸的德文郡(Devon)探望父母,「從香港回頭看西方有關應對新冠肺炎的政策,固然有點像看一部車子正慢慢墜落懸崖。英國政府最早有群體免疫論的講法……哈哈那時我聽到後真是很感激身在香港。不過現在英國都改變政策啦,例如進行封城。」他一口氣說。

今年生日後就踏進49歲的Gary,早於19歲就從英國來港。「當時我在英國皇家海軍服役剛完成一個段落」。他在香港的酒吧工作過,也是一名自由攝影師、潛水教練。

年少時除了在德文郡成長,他也在地中海一些國家生活過,此乃他深深愛上海洋的原因。「在地中海,學校早於6時30分上課,中午就放學,所以我有整個下午的閒暇時間,我去游水、滑浪、浮潛……當地的天氣太熱了!」

最後,問他人們應如何減少使用塑膠?「例如去星巴克,用自己的杯其實都好方便。我自己有一條規則,就是若沒有帶杯出街,就不能買外賣咖啡。你要想一想,如果人人都用即棄咖啡杯,每天有幾多個塑膠杯蓋被棄置?每人行一小步, 必能為世界帶來巨大的改變。又或者去7-11,不要買膠樽飲料,你可以買鋁罐飲料。」(編按:鋁罐回收價值較塑膠高)

Gary Stokes小檔案

祖籍:英國

職業:素食餐廳老闆

副業:OceansAsia創辦人

家庭狀況:已婚,育有兩子女

撰文 : 譚淑美

[email protected] 

Image description Gary成立了環保組織,常獲邀到不同媒體平台做訪問。(受訪者Facebook圖片)

Image description 石灘上有不少簡體字包裝的垃圾, 估計來自內地。(吳楚勤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