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oin us |

何兆彬:《一念無明》低氣壓港片 注意方皓玟

何兆彬 | 2017-03-29

好評橫掃,眾聲叫好,《一念無明》本周四終於要上映了。筆者看影片的時間很早,沒記錯是在16年尾,但對電影至今還是頗有印象。影片的好評之多,其實有點令筆者驚訝,甚至擔心觀眾期望過高,而至上映後引來反彈。作為導演黃進及編劇陳楚珩首部長片,作為首部劇情電影計劃第一屆的得獎作品,拍攝成本只有二百萬,影片的質素固然甚佳,但有沒有好到像談年度最佳電影呢,這個我有保留。

《一念無明》值得支持,除了因為是新人拍攝,除了因為有老戲骨精湛演出,特別推介是方皓玟的演出,雖然只有幾場但綻放了光芒。自從港片北上後,女主角大都被北方佳麗奪去了。方在片中的演出一直沒有受到該有的注意力,但她潛力甚佳,不容忽視。

文:何兆彬

Image description 一念無明》故事講主角阿東(余文樂飾)患上鬱躁症(Bi-polar)

 

二百萬成本
《一念無明》故事講主角阿東(余文樂飾)患上鬱躁症(Bi-polar),重返社會,遇上困難,他無處可去,跟隨父親居住在劏房,這才一步步交代故事背景:阿東的母親多年前患上重病,父親他去,無出路的母子二人長期相處碰撞,情緒激化,仿如困獸鬥。一天,母親在洗澡時意外死亡。阿東情緒崩潰後入院,失去工作,也失去了已有婚約的女友。故事重溯從前,也寫阿東出院後怎樣意圖修復一段段關係,及彌補失去的光陰。同時想彌補過錯的是父親(曾志偉)。但鄰居歧視,社會支援不足,阿東病情似乎會復發,影片下來,一點也不富娛樂性,反而描寫的是社會及個人的更多不幸及灰暗,他們遇到的困境。

記得那天在看過優先場後,曾跟幕後幾位吃過午飯。席上我本以為坐我旁邊的俊男美女是演員或𡃁模,後來方知道是導演黃進及編劇陳楚珩。黃陳二人是情侶,在金馬上領獎時,黃在台上說:「劇本係電影嘅靈魂,佢係我嘅靈魂!」相信令人印象頗深刻。

那頓飯,我記得問過他們為何選擇這題材時,選材又是否受到成本限制,陳表示的確是因此有限制。首部劇情電影計劃成本只有二百萬,不少演員都是仗義演出。有趣的對比,是同樣受限制,《點五步》陳志發選擇了熱血地做沒人敢做的棒球電影,而《一念無明》則是安靜地拍攝自己關注的題材,二者的成績都很好。

參考閱讀:
【電影】200萬拍青春棒球片 《點五步》導演:香港精神,唔想輸!

何兆彬:《點五步》九局下半 青春遺撼

《一念無明》令我印象最深,最被打動的有二:一,它一如《樹大招風》、《點五步》有很多資深幕前幕後參與,即使艱難,大家都為了港產片盡最大努力,電影圈也不儘是向錢看之輩;二,影片深沉,像個低氣壓,但沒有爆發,沒有出路。影片的氣氛、處境,指涉到主角的無力困境,頗像香港的境況,相信不少人會感到共鳴。

一念無明乃佛語,據網上維基解釋:


一念無明,佛教術語,無明可分兩種:一念無明與無始無明。

更適合電影的明確說法,也許是這一段:

一念者,謂如是四種煩惱未斷之前,一念甫滅已,次念又生,念念不斷;乃至證得四禪八定已,於等至定境之中,忽然又生一念我見或我執煩惱,致令意根意識不能永滅,致令不能入住無餘涅槃之真正無我境界中;如是一念又復一念,繼起不斷,致令陰界入我不能斷除,因此流轉生死不已,故名一念。住地者,謂住於其境界中,不知其妄,執之不捨,故名住地

意念不停,造成錯誤,據喜歡研讀佛理的編劇陳楚珩曾在訪問中解釋,「一念無明」指的是因一時看不清楚形勢而做錯事,這也是電影的主要命題:

「在電影中,阿東的父親和未婚妻嘗試協助阿東康復,卻因為看不清楚狀況而令他大受打擊。其實只要細心聆聽和觀察,便會知道對方的處境與需要,以阿東為例,他需要的是一點空間


英文名《Mad World》就簡單直接一點,但也欠了點潛藏深意。它換了個角度,直指的是瘋的其實不是阿東,而是世界。

方皓玟不能小覷
《一念無明》早前入圍第53屆金馬獎的最佳新導演、最佳男配角及最佳女配角,黃進獲得金馬獎最佳新導演,金燕玲獲得金馬獎最佳女配角。據報道,演被病魔折磨的金燕玲,演出只有一天,但演出的片段包括了她跟兒子困獸鬥,互相折磨,而至死亡,金的演技自然無容懷疑,但其實這程度的演出,對金燕玲來說實在手到拿來,它真實,但對金燕玲熟知的影迷來說,它不會令你驚訝。去年在較少受到談論的港片《幸運是我》中,同樣演一個老婦的惠英紅,劇情沒那麼爆炸,演來收斂,其實整體演出就不輸金燕玲。

Image description 金燕玲演阿東母親,長期病患者。

Image description 真正在戲中發亮的,其實是演阿東前女友Jenny的方皓玟。

真正在戲中發亮的,其實是演阿東前女友Jenny的方皓玟。劇情寫阿東出院,想融入新生活,開始去找病發前的舊女友,方皓玟演的角色,先是有點驚嚇,再來是劇情交代到二人本有婚約,已購下物業,阿東突然病發,嚴峻財政下,她獨力難支。阿東找前女友,方皓玟由不知所惜,演到像一切如常,這才漸漸揭露了當年她精神也幾乎全面崩潰,結果靠的是宗教救贖。

但戲中寫的宗教可又不是片面地、單純地描寫「正能量」的給她精神力量,而是多少有點像一個幾近溺弊的泳客,死攬著水泡,求生後卻開始朝拜水泡的康復者。她看來正常,但精神面貌已被扭曲,這角色描寫及演出複雜性高,轉變背後的動機,精神層次也豐富。主角余文樂願演出鬱躁症病人,自然值得鼓勵,但其演出就遠遠不及以上各位。

由Jenny難以獨力負擔高樓價,到阿東被歧視、欠支援,到電影未上映已成了金句的對白:「唔係咩都可以外判俾人!」雖然沒有直接寫,但一步步也揭露了香港的社會問題,那管你是否有病,都沒有出路。電影寫阿東病發前,母子長期相處的困獸鬥,既是老年化社會必須面對的社會現實(六十歲的人退休了,也許家中還有個八十多歲長期病患的父母),也像是喻意香港的地理/心理侷限現實,到了阿東出院,入住父親(曾志偉飾)的劏房,這壓迫性就更強了。

《一念無明》整體不俗,但整體還是較單薄。整齣戲就像看著主角這個病人,一次又一次的撞牆,這觀影經驗絕對不快。電影不只是娛樂,而它也可不是娛樂電影。影片灰暗,到了尾段才見到個像「小確幸」的光明處,但它絕不是曙光,也不是希望。去一個一直想去的地方,吸口新鮮空氣,再回來現實也沒有改變,那反而像黑人奴工唱首怨曲,這一點,也太像現實的香港。

 

Image description 劏房,另一個困獸鬥。

Image description 曾志偉演阿東父親,一個曾放棄家庭,後來想彌補的男人。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