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San San:別陪我,終點見!

San San | 2017-08-02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你老公呢﹖」好多朋友見到我單拖跑步的時候,都會問我﹖

「佢跑在前面呢!」我答。

最初,是我先開始跑步。幾個月後,我高度懷疑老公葡萄我瘦了,而他還是漲得像個氣球一樣而抄襲我。那時候,我們還未結婚,各自跑大家的路。偶然,我們會相約一起跑,他永遠比我快半步,但我還是能夠看到他的背影。有時候,他會刻意遷就我伴在我旁,但我還是喜歡他跑在我前面回頭看我、找我的感覺。

婚後,我們終於在同一個地方跑步,有個識路的老公對於我這種末期路痴來說,實在是上天的恩賜。如果不是他,我想我只能一輩子蹲在公園或運動場做倉鼠。在他英明的領導下,我開始接觸不同的路線,由黃大仙跑到郵輪碼頭、也學會了沙田跑到大埔和馬鞍山。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作為人肉GPS,老公喜歡去到邊跑到邊,透過跑步去紀錄旅遊的風景,比起企定定影相更深刻、更難忘。你問我旅行遊歷過甚麼地方,我未必記得很清楚,或許我最清楚只是吃了甚麼買了甚麼,至於周邊的風景,大多過目即忘。反而,我仍然不時憶起跟老公在瑞典跑過的圓圈、新宿的歌舞技丁、大阪城公園、名古屋城和四國的川流和田野,因為都留下了我們的汗水。他讓我能夠實踐「只要有路,就能跑」這個道理。

我們之間的默契不是與生俱來你,經過這些年頭,由盲目遷就,到爭吵、互相了解、磨合,讓我們不知不覺間找到了契合點,不管是生活習慣、飲食、旅遊,甚至跑步。他知道,我不喜歡他跑得太近,會給我造成無形的壓迫感;我也知道,他有他的目標要達成,我不希望阻人進步。我們跑步的步伐不一致,我們都有各自的心願和目標,但只要終點一樣,他還是會牽著我一起回家,一起分享快樂。

他會知道,我在甚麼時候需要他,在我傷得最痛、意志最消沉的時候,仍然堅持要參加比賽,他放心不下,就偷偷地一直走在我的後方,跑了一段路我才發現他呢!那段路是最苦、也是最甜,他沒有牽著我手,但他一直陪著我走。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三月扶輪超馬,我獨個兒走上龍和道,本打算完賽後才回家與他共晉午餐,怎料跑到最後兩個圈時,他突然出現給我打氣。完賽後他跟我說︰「怕你衝線衝得太慢,朋友早已離開會場,你會好孤單。」

或許有人會先入為主,覺得情侶應該係並肩跑、親著咀跑或是拖手衝線,才算係恩愛。你未必會見到我們時時刻刻黏在一起,其實除了跑步,「在一起」的時間多的是,只是沒有時時刻刻真人秀而已。一起完走固然感動,但互相見證著大家的努力,看到大家的進步更得來不易,過程中亦培養出我們的默契。因為,我們都明白大家都對跑步有一份鬥心、有一個夢想。即使場地不一樣,他與隊友在毅行,我卻在他方跑神戶馬,但我們都為著對方完成了一個夢而感動,而感到驕傲。

那年大阪馬拉松,我們的初馬,傷患的我用了6小20分完成,Sub 4的他就吃著風痴痴呆呆地等了我接近3個鐘。去年阪馬,他只等了我58分鐘。他說︰「我就快唔可以再同人講︰跑全馬我要等你成個鐘了!」

可是,我還是喜歡你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