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兆彬:郭子健《悟空傳》與天庭作戰 花果山就是香港  

何兆彬 | 2017-08-07

第一次看《悟空傳》預告片是講普通話的,但短短幾分鐘的話,都像在跟我說。悟空:「天要阻我,我就劈開天;地要擋我,我就踏碎地!」楊戩說:「命運早就注定咗,無人可以改變。」

掌管天庭的至尊還怕你不明白,她說:「你們執迷不悔,就是逆天而行!」至尊還在片末下了絕世宣言,「我畀你哋經歷一切,係想你哋知道,你哋乜嘢都改變唔到。」命運注定的悲劇感,絕望氣氛重如千噸巨石。看過電影,做過訪問,我更肯定,這是(郭子健不會承認)的後雨傘電影。戲中通篇都是這麼的訊息:即使打必敗的仗,都要傾盡全力。「在你感到最無助最無力的時候,才是你真正覺醒的時候。」

《悟空傳》全片雖然只有余文樂一個香港演員,全是大陸投資,卻是徹頭徹尾是部港產片,是郭導寫給香港的情書。戲中對白全都是給香港年輕人的訊息,這是一齣只有香港人看得懂的電影。

文:何兆彬

Image description 「打一場必敗的仗,但盡力而為,方不負此生。」

明知輸都要打
上周訪問郭導,我劈頭就說,這片只有港人明白,他笑了,說電影在大陸被罵得慘了。他說電影拍完,就任人解讀。戲中有任何訊息,他自己不會回答。我有點懷疑電影作者是否一如連環殺手,他們過著Double Life,他最驕傲的創作,其實埋在內心深處,但也想別人發現(笑)。

《悟空傳》在內地豆瓣電影網只有5分多,留言者多批評郭子健大量刪改了被稱為第一網絡小說的原作。《悟空傳》本由當年仍是學生的「今何在」(曾雨)創作,原作約一萬字,共分二十章,走紅後曾在2001年出版實體小說。被稱為意識流小說,《悟空傳》劇情較少,情節中主角常由書中人物中間不斷轉換。原著作者「今何在」是周星馳《大話西遊》(兩集電影《西遊記》)的影迷,《悟空傳》保留了電影的人物,例如唐僧、悟空及紫霞仙子等等。用今天的語言形容,周星馳《西遊記》是吳承恩《西遊記》的二次創作,今何在《悟空傳》是周星馳版《西遊記》的二次創作,而郭子健版電影也是二次創作,他的故事是今何在版的前傳,戲中悟空還未是齊天大聖。

原著中《悟空傳》就有抗天命的元素,這大可視為延續孫悟空的歷史傳統形象,他素來是中國封建社會的反叛代表。小說版意識很大膽,故事以悟空與唐僧等人反抗命運為軸,書中眾神、如來都是反派。唐僧師徒取經途中的磨難,多是由於天庭及眾神監管不力所致,但他們是神,是權威。神都濫權自私,玉帝懦弱無能。今何在的原著小說大受歡迎,多少是由於書中有強烈反階級意味,結果大受年輕人歡迎。

郭子健儘量把它縮成一個小故事,大幅把故事簡化,刪掉唐僧,也刪去玉帝、如來。天庭上只有天尊一人,戲的主軸,是寫天庭毀去花果山,悟空為了對抗天命,來到天機處,遇上天尊之女阿紫(她不叫紫霞,角色卻是類似天庭小頭目)。天庭起初派天蓬戰悟空,及後不力,再派天尊手下第一人楊戩跟悟空一戰再戰。

戲中天蓬俊美,天蓬即八戒,卻原來他前一生是個情癡,深愛的阿月被打到凡間;楊戩即二郎神,但當時他還未開天眼。悟空初出場,是以人的模樣呈現,他也不知道自己的實力。郭子健再一次重複自己的創作命題──「明知輸都要打!而且拼盡全力。」

這是早於《打擂台》就一再重複的主題(「唔打就唔會輸,要打就一定要贏」),後來《救火英雄》延續了,到了《全力扣殺》也是一班「三尖八角」失敗者盡情一戰的故事。回去看郭黃二人在《全力扣殺》(2015)的訪問,原來已經大有後雨傘味道,郭說:「《全力扣殺》同《打擂台》一樣,最後尾講的都是這種精神,就是,你明知輸都要打。」黃智亨講得更白:「你都見到,每一個都是悲劇人物,成個故事也就是一單悲劇。一班好努力的人去到最尾,在一個不公平的環境裡面,焗住都是輸了。」不公平的環境 vs 一班好努力的人,形成不可挽回的悲劇。不可挽回,但都要傾盡全力,方不枉此生。

Image description 楊戩(二郎神)更似凡人,依我看,他就是執法者,或建制中人。

Image description 倪妮演阿紫

孫悟空是理想投射
《悟空傳》講的是抗天命,「天命」是仿如831決定一樣,大人物無限上綱,告訴你「絕不可改」,否則就是「逆天」。電影版的天機處像一個政府部門,天機儀的設計有趣,它是一副無情機器自行不斷運轉。郭導藉悟空的反叛傳統個性,及今何在早已闖出名堂的原著品牌(「網絡第一書」),來講這樣一個不服「命運早就注定」的逆天故事。可以理解,如果不是透過悟空,如果不是郭子健典型香港人靈活性格,用上了動畫化、高度娛樂性動作去包裝(郭子健常稱自己拍的只是細路仔嘢),以今天國內電影審查制度之嚴,這故事根本不可拍得成。

郭子健真心愛動漫,於是將訊息糅合動漫。戲中有很多經典動漫的參照挪用,他在臉書明言,「太空西遊記、太空小五義、神勇飛鷹俠、宇宙大帝、V型電磁俠、勇者王、新三一……乜都有!淨係冇西遊記任何章節同劇情!」當全世界都拍西遊,根本他想講的不是《西遊》故事。電影中段寫四人一輪大戰,跌下凡間,到了已成荒漠的花果山一條村落。花果山被「妖雲」所害,吸盡雨水,變成罕災,村民無力對抗,結果幾人同心協力,打敗妖雲,這才發現「妖雲」就是筋斗雲。這一段仿如西部片主角征服野馬,結果野馬之後成了主角坐騎,也有點日本動漫影子(我是想到了橫山光輝《沙漠神童/巴比倫二世》主角的三個奴僕)。及後悟空要重返天庭大戰,跟筋斗雲說道:「戰吧!我們都是妖!」郭子健聰明的使用了自己喜愛的動漫元素,撰寫一段尋找身份之旅,各人(悟空、阿紫、楊戩、天蓬)結果才找到了各人這場戰役,大家的真正身份。悟空明白自己就是妖,妖就跟妖一起作戰,「我雖然是只豬,但我,不,任,你,們,宰!」

郭導明言,孫悟空是理想中的自己,楊戩更似凡人。孫悟空是奮戰到底,直至自己被滅成煙灰,也始終有一個不死之心。戲中楊戩未開天眼,為天庭效命,其實更似一個執法者,他也知道天庭腐敗,但職責所在,不得不捉拿悟空。至於天蓬,則是為情所困,因為深愛的阿女被打落凡間,他才看到天庭之無情。在一個訪問之中,郭子健說:「孫悟空是至死都不會變的,而楊戩是跟我們普通人是比較接近的,也曾經很有理想,也會對身邊不公平的事情感到憤怒,但其實他會慢慢變成體制裡的一種人,這很像我們剛出來工作的人。」

悟空是個人理想的投射,他可以力戰至死方休。至於凡人,總有牽絆,每場戰役,每個人都總會有一個觸動他的地方。觸動天蓬的是愛情,觸動楊戩,使他最後改變主意的也是情。

Image description 郭子健導演(攝:何兆彬)

戲中寫到花果山,被天庭所滅。悟空的師父(菩提)問他:「你想為花果山報仇,擊敗眾神,你做到了嗎?」悟空說:「別再跟我說這裡就是花果山,我現在連看晚霞的地方都看不到。」阿紫鼓勵他說:「天庭拿走了你的晚霞,我們就把它拿回來!」

「毀你花果山,誅你不死心,他們說這是天命。」悟空不服天命,後來戰敗,阿紫跟悟空說:「花果山已經沒了,那裡的天空一遍黑暗,沒有晚霞。」楊戩一直暗戀阿紫,說要跟她在天庭種花。原來天上沒花草,但下落凡間,他們發現花果山連土壤都死透了,寸草不生。撒一地種子,都不能生長,楊戩:「我們都錯了,沒有天庭的允許,種子是不能開花的。」後來大戰,悟空被擊至攤死在地上,他跟阿紫說:「我喜歡花果山的大海。」

花果山就是香港。花果山的大海,就是維港。他們說在那裡戰鬥,那裡就是花果山。這自然是郭子健在大陸拍片的心聲。悟空(郭子健)想念的,就是香港。

必敗的仗也要打,而且要好好的打。戲中說:「在你感到最無助最無力的時候,才是你真正覺醒的時候。」不服輸的打,後來天尊也動搖了,她說:「你們明明知道什麼也改變不了,為什麼一個個還要來送死。」

Image description 主創出席宣傳活動

郭子健的本心
《悟空傳》有明顯的缺點:它的劇本寫得不夠好,角色的關係不明。悟空常常大嚷著:你知道我是誰嗎?我是……這出場方式明顯參考自動漫人物。但反天庭的動機總欠了較深入、立體的心理描寫。電影部份處理仍然見到周星馳的影子,例如笑料(錯摸)。角色塑造上,倪妮的阿紫令人想起舒琪的段小姐的橫蠻(《西遊降魔篇》)。電影中負責配樂的是朱芸編、泰迪羅賓,最令人想起周星馳的,是悟空變身齊天大聖再次使用上《小刀會序曲》(這用法太經典!)但早段的配樂,例如喜劇人物捲簾(喬杉)初出場時,有一段新寫的配樂,明顯是模仿《天蠶變》的〈再與天比高〉,這音樂還模仿了原曲前奏的蕉蕉蕉80年代Analogue音效,就很惡搞好笑,這也是只有港人才懂的笑料。其實,當年《打擂台》主題曲就曾模仿李小龍《精武門》,笑到我碌地。

說這麼多,並不是要替《悟空傳》平反。撰寫幾千字,也不是讚賞電影如何出色。《悟空傳》很可能會被嚴肅影評人批評或甚至無視。但我要強調的是,郭子健利用自己香港仔的性格,「借力打力」(他自言),藉孫悟空的反叛個性傳統,籌組最大的資源,然後拍一個他自己想講給香港人聽的故事。這件事本身,就比電影本身更大。

郭子健多次以「失敗者盡力一戰」作主題,氣氛悲壯,也難以改變那莫名沉重的悲劇感,這回寫的是孫悟空,神話色彩濃厚下,他選擇了一個較有希望的結局,個人相信也是有特別的考量。電影末悟空說:「我來過,我戰鬥過,我不在乎結局!」既是勉勵港人,也是郭對自己的期許。

《悟空傳》在大陸收了七億,已宣告賺錢,郭子健緊張的是港人錯過了他的一番心思,他怕大家誤會自己是北上賺大錢去。在訪問中,他表示從戲中可以看到他的本心,根本沒變。

「本心」一字,我會理解為Integrity。Integrity一般的譯法是「正直」、「廉正」。我最欣賞郭導的作品仍是《打擂台》,但《悟空傳》的本心,的確未變。

延伸閱讀:【專訪】1/3預算做大片質素 郭子健:別人拼錢我拼命

筆者新開Facebook專頁,歡迎到訪:午夜翻牆'Round Midnight

Image description 飾阿月的叫鄭爽,幾靚女。

Image de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