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張肇基:越南獨立宮的前世今生

張肇基 | 2018-12-27

Image description 黃昏時份的越南胡志明市統一會堂

遊越南胡志明市第一天就到了統一會堂。

剛好這一天,美國百威啤酒Budweiser在統一會堂前大草地張燈結綵,準備大型商業推廣活動。

1975年4月30日,北越正規軍坦克也衝進這片廣場, 時任南越總統楊文明宣佈投降, 從而結束了長達二十年的內戰,並「解放」全越南,按共產黨的說法, 是「帝國主義挾著尾巴逃跑」,今天「山姆叔叔」回來了,眼前一片歌舞昇平景象,又有誰還會想起,關於這座建築物的前世今生,以及半世紀前的淒美往事呢?

攝影、撰文 Johnny Cheung

這座統一會堂在南、北越分治時期,是南越政權的總統府。1858年法國人在峴港登陸,正式入侵越南,1867年完成佔領「交趾支那」,1873年建成羅諾敦宮,1887至1944年為法屬印度支那總督府,1954年法國在奠邊府戰役大敗後撤出越南,羅諾敦宮成為南越總統官邸,改稱獨立宮,1962年2月兩名南越空軍飛行員叛變,獨立宮遭受轟炸損毀,1966年原址重建完成,依舊用作南越總統府, 直至1975年西貢( 胡志明市舊名 ) 淪陷,南北越統一後改稱統一會堂。

Image description 1975年4月30日,北越軍坦克衝入南越總統府,結束了長達二十年的內戰。

羅諾敦宮改名為獨立宮後的第一位主人是吳廷琰,他於1901年在越南中部順化出生, 1921年完成學業並當了公務員,1932年越南阮朝末代皇帝保大登基,任命吳廷琰出任尚書,1954年法國在奠邊府一役,被胡志明領導的越盟擊敗,根據《日內瓦停火協定》,越南以北緯17度為界一分為二,保大皇帝委任吳廷琰出任南越總理。

吳廷琰上任之初,面對法國人撤出後留下的爛攤子,包括各軍閥及教派的私人軍隊、敗壞的社會風氣、混亂的治安,他認為要收拾殘局,必先要集中權力,經過一年多的努力,局面大致穩定,趁著自己聲望如日中天之際,透過全民公投罷黜保大皇帝建立第一共和,並出任首屆總統,結束了越南二千多年的帝制。不過吳廷琰出身書香門第,受儒家思想影響,實行家長式管治,並由弟弟吳廷瑈出任總統政治顧問,及讓弟婦陳麗春在國會擁有巨大影響力,把南越變成「吳家天下」,與人民距離越來越遠,埋下了日後悲劇的種子。

Image description 山姆叔叔回來了

美國有積桂蓮甘廼廸、中華民國有宋美玲、阿根廷有貝隆夫人,而南越也有陳麗春,由於吳廷琰終身未娶,弟婦陳麗春扮演了南越「第一夫人」 的角色。

陳麗春出生於河內一個具有皇室血統的富裕家庭,母親是保大皇帝的堂姊,陳麗春自幼接受法文教育,越南語會講但不會寫,喜愛芭蕾舞及鋼琴,於1943年19歲時下嫁吳廷瑈,並放棄了原本的佛教 而跟隨吳家改信天主教。

1955年吳廷琰上台後,作為第一夫人的陳麗春按照天主教教義進行社會改革, 將離婚、墮胎、避孕等列為非法,並關閉妓院及舞廳,但這些政策並未為她帶來良好聲望,相反,由於她的家人多出任政府高職,亦涉及貪污舞弊,1963年5月至11月,吳廷琰大規模鐵腕鎮壓佛教徒示威,導致民怨沸騰,僧侶釋廣德在西貢鬧市街頭自焚引起國際關注,亦令美國政府表示將不會干預未來可能發生的政變,10月吳廷琰指派陳麗春到訪美國進行遊說。

Image description 南越第一夫人陳麗春( 網上截圖 )

1963年11月1日,南越將領楊文明發動政變,次日吳廷琰、吳廷瑈兄弟被楊文明部下近距離槍殺,結束了吳氏家族九年的高壓統治,而「第一夫人」陳麗春剛好身在美國因而逃過大難,11月22日美國總統甘迺迪亦遇刺身亡,短短一個月之內,兩位第一夫人都成為寡婦。

自丈夫被殺後,陳麗春一直流亡海外,從美國到意大利到法國,依靠在羅馬當神父的二伯吳廷俶及其他匿名人士接濟維持生活,並經歷長女交通意外喪生及父母被殺的傷痛,至2011年以87歲高齡在羅馬病逝,終其一生再沒有返回越南,在1962年羅諾敦宮被叛變的南越空軍轟炸損毀,陳麗春避過一刧後下令重建,1966年完成後己無福份回國享用。

Image description 幼接受法文教育的陳麗春氣質優雅 ( 網上截圖 )

在僧侶釋廣德自焚事件中,陳麗春曾口出狂言,將自焚比作「烤肉」而臭名遠播, 不過她後來坎坷的遭遇,有幸登堂入室,進入羅諾敦宮直接訪問陳麗春的資深戰地記者陳加昌寄以無限同情。「她年輕,有膽識,也有幾分姿色…..我們一聊就兩個多小時, 還讓我隨意拍照,她和孩子擺出各種姿態, 如打電話、彈鋼琴, 非常親和,她在國會提倡男女平權,私下表示會為那些恩愛情侶因法律被廹隔離而掉淚,讓我看到她細膩和柔情的一面」,在他的著作《越南---我在現場》, 陳加昌是這樣寫。

Image description 陳麗春在政變期間剛好訪問美國而避過一劫,而丈夫及總統吳廷琰則被殺,圖左為陳麗春 (網上截圖 )

歲月悠悠,人們總是善忘, 阿根廷的貝隆夫人有電影《Evita》令人懷念,可是東亞小國的陳麗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