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en is Art: Minimalism & Feminist Art

2018-03-28
+17
Minimalism: Céline
Minimalism: Céline
Minimalism: Céline
Minimalism: Céline
Minimalism: Céline
Minimalism: Céline
Feminist Art: Dior
Feminist Art: Dior
Feminist Art: Dior
Feminist Art: Dior
Feminist Art: Dior
Feminist Art: Dior
Feminist Art: Prada
Feminist Art: Prada
Feminist Art: Prada
Feminist Art: Prada
Feminist Art: Prada

Minimalism
對於極簡主義,時裝人熟悉不過。極簡主義屬抽象派的極端,主張以簡單線條形狀呈現事物的本質,表達純粹美感而非情感,在六十至七十年代最為蓬勃,Carl Andre、Dan Flavin、Donald Judd均是極簡藝術的代表人物,來到時裝則成了著重線條剪裁、回歸基本的設計風格,在千禧年代多得Helmut Lang、Jil Sander、Raf Simons、及Phoebe Philo等大力推動,幾乎成了壟斷時裝界的重要潮流。

講極簡,一個就夠。Phoebe Philo是將極簡主義發揚光大的推手,出自她手的Céline,線條精準、簡潔俐落,季復季地塑造現代女性所渴望的模樣,創造了一個全新時代。今個春夏系列,是她離任Céline之前的最後作品,她直言是個非常personal的系列,全套卡其色闊膊套裝、反褶乾濕褸、colour block長恤衫,以至圓筒金扣clutch、超大側孭皮袋、方頭襪套短靴等,無不是延續Phoebe Philo的簽名式,精簡幹練從無失手。接下來Phoebe Philo離任品牌創意總監,怕是再見不到這樣的Céline woman,也是一個極簡時代的終結,唯有在最後一季有買趁手。

Feminist Art
女權主義也是一個藝術派別,在六十至七十年代,一群女性藝術家認為,無論在社會抑或藝術界,都是由男人主導,女人經常處於被歧視壓迫的不公狀態,於是發起在畫作、表演藝術、針黹、手工藝等普遍認為是女性範疇的媒介上創作,主題包括陰道、裸體等,提倡女權主義,追求藝術上的性別平等,形成一個女權主義的藝術運動。

在時裝講女權,Christian Dior的Maria Grazia Chiuri是佼佼者。她入主的第一個系列,打頭陣的就是一件印有「We should all be feminists」的T恤,高舉女權主義旗幟,之後幾季均不離此題。來到今個春夏,T恤上的口號換了「Why have there been no great women artists?」此句正是來自藝術歷史學家 Linda Nochlin,她在女權主義藝術運動初期,發表了以此為題的文章,認為社會及經濟因素壓制了有才華的女人,令她們不能擁有如同男性藝術家的地位。Maria Grazia Chiuri以此為系列開場,無疑是一再重申她為Dior建立的新女性態度。她在系列中也用上另一個女性藝術家Niki de Saint Phalle的作品為靈感,Niki de Saint Phalle的雕塑經常以女性胴體為題,並採用拼貼手法塗上鮮豔色彩,放諸這個系列就演變成彩色筆觸連身裙、拼貼閃片晚裝等,從細節中表現她對女性藝術家的支持。在Maria Grazia Chiuri手上的Dior,從來不只華衣美服,更宣示了一股女性力量。

女權代表還有Miuccia Prada,過去多次在系列中加入女性肖像塗鴉表達信念,今個系列對她而言是創造了一個新型軍裝女人,因為現今世界對女人還是存在太多掣肘,女兒必須自強。她找來橫跨三十至六十年代的女性漫畫家作品印上皮褸、連身裙、長褲、手袋,支持女人宣示女權。像Maria Grazia Chiuri及Miuccia Prada如此了解支持女性並宣之於口的設計師,在當今時裝界多多也不夠。

文:Lisa Kuang

每年三月,香港全城一片藝術氛圍,三月時裝開季也是處處見藝術。今年春夏,各大時裝品牌或多或少將藝術元素融入設計,潮流大勢非此莫屬。我們一於貫徹到底,嘗試以藝術派系為今季潮流分類,從藝術看時裝。

時裝可是藝術?Yves Saint Laurent的伴侶兼拍檔Pierre Berge就曾言:「Fashion is not art, but it needs an artist to create it.」就如大師聖羅蘭,他所創造的Mondrian dress、Le Smoking suit,至今仍是經典,衣服可以不納入藝術品,但他的才華,一定是藝術家。又如川久保玲,從來以藝術眼光造時裝,去年更在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開設展覽,這般成就媲美藝術家了。巴黎人稱時裝為「第八視覺藝術」,與繪畫、戲劇、舞蹈、建築、攝影等同屬藝術,至今還在糾結時裝該不該是藝術,大概浪費光陰。

今季,幾乎個個設計師都化身藝術家,不約而同從Pop Art、Feminist Art、Futurism等藝術派別融入創作。時裝未必好藝術,但藝術原來可以好時裝。Maria Grazia Chiuri在Dior的時裝騷,將藝術名句「Why have there been no great women artists?」印上T恤,忽然間,時裝迷齊齊應聲反思女性藝術,這份貼地,就是時裝獨有,或者今季就由時裝開始,了解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