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ure Inspiration】自然播種,天橋開花

2019-08-02

天大地大,到處都是奇蹟,到處都是靈感。你喜歡什麼,便會被什麼觸動創作神經,設計相關作品。創作,就是這麼一回事。

(系列之二)

TEXT BY BEN WONG

時裝與大自然,關係比唇齒更相依,沒有天然資源,便沒有紗線,即是不可能有衣服,與時裝。同樣地,大自然對時裝設計師的啟發,影響一樣深遠,時裝設計師對花花草草,尤其情有獨鍾,不同年代與風格的設計師,爭相成為花花裙下之臣。

Image description 1949 年誕生的 Miss Dior Dress,可以是時裝史上最 iconic 的floral dress。


近代時裝史中, 最無花不歡的設計師, 我會想起 Christian Dior ,他生前曾經有一金句:「 After women, flowers are the most lovely thing God has given the world. 」可想而知,他愛花之深切。由 Mr. Dior 創立品牌到不幸離世的十年間,他不停地以花創作,鈴蘭、四葉草,都是他至愛。 Mr. Dior 的花花代表作, 1949 年春夏 Haute-Couture 系列的 Miss Dior Dress ,大概是他與花花最天作之合。七十年後的今天,這條繡滿立體碎花 bustier dress,完全沒有違和感,兩年前有幸在品牌七十周年回顧展《 Christian Dior, Designer of Dreams 》一睹真身,依然動人。

Image description 作為 Mr. Dior 現任繼承人, Maria Grazia Chiuri 傳承他對花花及自然的愛,由 atelier 頂尖工藝呈現。

大概,入得 Dior 大門,設計師都希望透過設計,與 Mr. Dior 交流,因此最近兩任女裝藝術總監 Raf Simons 及 Maria Grazia Chiuri ,都曾經二次創作 Miss Dior Dress。事實上, Mr. Dior 生前播下的花花種子,幾十年來在品牌遍地開花,歷任 Dior 藝術總監,不論男裝、女裝,或者珠寶設計,先後創作他們版本的鈴蘭、四葉草及其他花花作品,向品牌創辦人致敬,今季 Maria Grazia Chiuri 也設計了大量花花及蝴蝶刺繡紗裙。男裝方面,還記得今年二月,在置地廣場聳立的十米高 KAWS 花花 BFF 作品嗎?原版是去年六月男裝騷更高大更震撼的裝置藝術,BFF 表面由玫瑰花製成,這是現任男裝藝術總監 Kim Jones 向 Mr. Dior 致敬的傑作。數之不盡的經典,證明 Dior 與花,中間差不多畫了等號。

Image description 誰會想到, 懷舊掌門 Miuccia Prada ,今季竟然玩科學怪人,掀起秋冬 Dark Romance 熱潮。

時光穿梭七十年,由 Mr. Dior 跳到 2019 秋冬,今年花花特別多。可能是浪漫鮮花萬年青,浪漫了幾十年,設計師都希望為自然灌溉另一種感覺,這個花季,瀰漫一片黑暗。這股 Dark Romance 風暴,由 Miuccia Prada 帶領。一直領導懷舊思潮的 Mrs. Prada ,新作為浪漫重新定義,她認為浪漫不只甜美一面,浪漫亦可以是黑暗。她借用《科學怪人與新娘》的故事,以科學怪人及玫瑰花圖案, 呈現她心目中的浪漫畫面。然而, Mrs. Prada 出手的,當然不只幾幅圖案,她設計了幾條連身裙及半截裙,在腰間位置,縫上幾枝以 satin 布料製成的立體玫瑰花,花朵有些燦爛綻放,有些半凋榭,也有完全凋榭,彷彿以花為喻,象徵浪漫的不同風光。從此,花花在時裝字典裡,不只是圖案,也是立體裝飾。

Image description 這條 Givenchy 長裙的波浪衣領,似唔似花瓶樽頸?

Image description (左起: BALENCIAGA , Valentino )

今年秋冬,由自然創作引發的天橋作品,綻放千變萬化的美麗。假如,黑暗花花是一種畫風,設計師不約而同,你一筆,我一畫,令天橋百花齊放。 Dries Van Noten 獻出濃厚和風的花衣,黑色 oversized 的花袍或羽絨長褸,花花圖案猶如置身黑夜。 Valentino 的 Pierpaolo Piccioli ,則以十九世紀的戀人擁吻雕塑圖案,結合招牌鮮紅與粉紅玫塊,以及蝴蝶與橙蛇,構成一幅有點 dark 味的 artistic 圖案。此外,在 Givenchy 漸露光芒的 Clare Waight Keller ,今次設計了一系列連身花裙,她從花出發,將裙子衣領設計成波浪形企領。就是一條領,彷彿把長裙化身一個花瓶,而波浪衣領,就是樽頸,令裙子更旖旎婀娜。

Image description Richard Quinn 是英國時裝新希望,看他把 floral print 玩得有聲有色,難怪會贏得英女皇時尚獎。

Image description (左起: Junya Watanabe , Dries Van Noten )

今季最悉心栽花的設計師,個人認為是英國新勢力 Richard Quinn ,自從去年二月獲得「 Queen Elizabeth II Award for British Design 」,更出盡風頭是英女皇大架光臨睇騷加冕,令這位扎根倫敦南部城市 Peckham 的設計師一夜爆紅。一年之後,這位以製作燦爛圖案成名的 Central Saint Martins 畢業生,再次發揮印花小宇宙,以接近三分二個系列炮製了多款花裙。由珠片刺繡的大 V 領 bias cut 晚裝,到珠片花花的巨型泡泡裙,還有他最 signature 的幪面絲巾 look ,一個又一個極具實驗性的造型,為時裝帶來前所未有的花林風景。難怪這位九十後時計師,早已被一眾頂級品牌虎視眈眈,前途無限。

Image description 近年,花花男裝遍地開花, 今季有 Gucci 這套花衣。

Image description (左起: Louis Vuitton, Alexander McQueen , Saint Laurent )

介紹了多位前輩後浪的花卉糖衣,為什麼時裝設計師特別愛花?最直覺的估計,可能是不同種類、形態、顏色的花朵,都擁有獨一無二的美,連枯萎的花朵都散發出凋零的美態。或者,可以參考大師 Mr. Dior 留下的智慧: 「 You can never go wrong if you take nature as an exampl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