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Era of Smart Fashion】Blockchain與MR時裝實驗

2019-10-08

Image description 2016年的XR(mixed reality)時裝騷,觀眾戴上一副 Microsoft HoloLens headset,便會看到一個真人大小的模特兒全息影像。

這是一個智能的年代。手機、手錶、汽車、電視、洗衣機、家居系統,甚至身分證,統統智能。科技進步了,便回不了頭。衣食住行,智能科技無孔不入,在國內,有智能手機才可以生活。在時裝界,智能科技早已潛伏發展,今時今日,上網買衫是日常。品牌及零售商通過自家天橋與平台,以及各大社交媒體,出盡法寶,由Stitch Fix提供的online styling服務,到Kim Kardashian的Screenshop,務求在虛擬市場捷足先登。另一方面,所謂 Smart Fashion,不單止銷售,更包括生產及儲存,當Blockchain搭上時裝,手機應用程式可以管理Smart Wardrobe的時候。似乎,世界已開啟了Smart Fashion衣櫃的大門。

TEXT BY BEN WONG

Blockchain與MR時裝實驗
區塊鏈(Blockchain)技術是近年最火熱最值錢的科技,等於二十多年前的科網熱潮,看見blockchain,就是發達機會。不過,blockchain與時裝,好像大纜都扯唔埋,直到丹麥時裝設計師Martine Jarlgaard,兩年前在倫敦發表首個結合區塊鏈技術的時裝系列,像在無人之境投下核彈,知道的人少,影響卻是近在咫尺又深遠。

我跟大家一樣,聽就聽得多,但 blockchain 是什麼?一頭霧水。於是,我以電郵越洋訪問了被《福布斯》稱為technology pioneer的Martine Jarlgaard,請她揭開區塊鏈技術的謎團。

2017年,Martine Jarlgaard舉辦了全球首場利用 blockchain技術生產時裝的fashion show,系列名為Fragile ; a State of Emergency」。顧名思義,這是對人類及自然的脆弱,透過時裝實驗提出警號。她表示:「Blockchain用於時裝製作,其實是透過網絡,設立一條高度透明、即時記錄每項進度的生產線。在這場時裝實驗中,實驗對象是一系列British alpaca冷衫。」值得留意,為了令實驗更一條龍與本土,她找來一間農場,在英國飼養原本只活於內蒙古及南美地區的羊駝,非常嚴謹。「由飼養羊駝,到剪羊駝毛,製成羊絨,紡成紗線,最後織成衣服,每一個步驟,我們統統詳細紀錄時間與地點,並儲存於區塊鏈,只要透過衣服標籤上的NFC (Near-Field Communication,近距離無線通訊)或 QR code,便可從手機或電腦,隨時讀取衣服生產的相關資料。」原來,區塊鏈不只是BitCoin與掘礦。

Image description 玩完XR ,2017年玩blockchain,舉辦了全球首場利用區塊鏈技術生產時裝的fashion show,名為「Fragile ; a State of Emergency」。

她看到,很多人把blockchain盲目追捧,身為用家,她有些第一身意見分享。「大家必須理解,blockchain不是 Oracle,不會預知未來,不能拯救世界。區塊鏈一定要依靠輸入資料的準備性與透明度,才能發揮最大效用。假如區塊鏈規模大幅增加,那就可能出現重大挑戰。」

Blockchain與BitCoin,背後理念是在去中心化(Decentralisation)的前題下,共享資源與資訊。簡單來說,是現在最流行的不要大台,個體與個體之間直接交易與聯繫,Martine Jarlgaard對此充滿期望。「Blockchain最具顛覆性之處,是改變權力過度集中的狀態,將權力從權力中心下放、重組,再分配。透過共享資料,制度透明化,間接賦予獨立個體權力,由設計師到工匠到消費者,每個單位獲得前所未有的權力,以及隨之而來的責任。假如一切朝着這個方向前進,科技令整個生產及交易過程更平等,區塊鏈便為我們成就一個更美好的未來。」她理想中的世界,相當烏托邦。

Image description Martine Jarlgaard 熱愛科技,但她強調,科技只是一個平台,刺激大家對未來各種可能性的想法,改變人們習以為常的生活及消費模式。

Martine Jarlgaard在丹麥皇家藝術學院畢業,畢業後曾在 Vivienne Westwood及Diesel擔任設計師,之後在英國成立個人品牌,以project base形式發表作品。她的思維與作品,比較接近一個環保先鋒與藝術家。「在現存的時裝業,消費者的金錢,大部分落入企業營利,而整個生產鏈上數以百萬計的 invisible faces,以及我們身處的地球,卻為企業無止境地付出。在如此嚴峻的情況下,個別細微動作,難以改善整個生態,organic cotton不會拯救地球,人類必須從根本性重設我們的思維,徹底改變以往的生活與消費模式,重新建立一套價值觀。」

Image description 所謂區塊鏈技術,不一定牽涉金錢,也可以是共享資訊,透過衣服標籤上的 NFC或QR code,便可從手機讀取衣服生產的相關資料。

於是,出於個人好奇,以及強烈逼切性,她嘗試提出一個更聰明與前瞻性的生活模式,對抗時裝界一直以來的營商方式,以及這種時裝營運的心態。「我相信,只有透過科學、科技及藝術視野,才能建立一個可持續及更有趣的未來。利用區塊鏈技術,有助帶來能夠量化,以及具影響力的解決方案。時裝的未來,未必會來自現時充滿限制的時裝企業,很可能通過其他未知領域,譬如結合科學、仿生學、神經科學及各種科技,包括 AI (Artificial Intelligence)、XR (Extended Reality)、IoT (Internet of Things) 及 3D打印等等。」

這位科技先鋒,早在2016年的倫敦時裝騷,已舉辦世上首個 XR(mixed reality) 時裝騷。觀眾進入酒店房間,戴上一副Microsoft HoloLens headset,便會看到一個真人大小的模特兒全息影像,在房間內展示由循環再造物料製成的衣服。如此新奇刺激的時裝騷,自然成為當年時裝周其中一個焦點,並且獲得Forbes及BBC等主要媒體廣泛報導。這場 mixed reality 時裝騷,以她的思考與處事方式,肯定不是噱頭。「我的目的,是希望民主化時裝騷的運作模式,不再是設計師安排模特兒行天橋,觀眾被動地接收,我希望觀眾自行探索,慢慢發掘衣服的細節,帶來一種更自主、更互動的時尚體驗。」

Image description Martine Jarlgaard最新作品,是與Blockchain公司TruePic合作,以VR雕塑及立體打印,創作了 Virtual Swan。 Photographer: Chris Calmer, Model: Louise Cehofski, Tech partners: TruePic, Rigsters, Virsabi, Boas Copenhagen & Frits Pedersen

要創新,要革命,就要夠膽幻想。她直言,經常熱衷構思一些不存在的事情。「我們實在需要重新反思現在的一切。幾年前,當我參與各種研討會發言,我開始思考:『Where is the Tesla of fashion?』目前為止,仍然沒有一個具規模的時裝品牌,嘗試提出破舊立新的business model。我熱切期望時裝界能夠進一步開放,擁抱超越自我的思維,勇於聯合其他界別,切實建立一套處理物料、廢物,甚至重新分配資源的方案。」她的理想,是刺激大家對未來各種可能性的想法,改變我們習以為常的生活及消費模式。

她的最新創作,早前在智利舉行的「Innovation, Entrepreneurship and Creativity Conference」中發表,一次過結合 VR、3D打印、循環再造及blockchain。她先利用 VR技術,在虛擬空間塑造一個巨型耳環的立體雕塑,將數據輸入電腦,然後採用循環再造的純銀,以3D立體打印出來,整個生產過程以blockchain 記錄,增加計畫的透明度,亦有助推廣作品的起源及故事。

「我與時裝界保持若即若離的關係,現階段我希望集中注意力在視覺藝術方面,或者出席世界各地的研討會。然而,不論我身處什麼崗位,進行什麼計畫,始終不會離開科技、科學與藝術。目的,永遠是希望創造更美好的世界。」革命,總是漫長,無比艱難,而且不保證成功。在金錢掛帥的世界,利益網絡重重緊扣,牽一髮,動全身,難免出現各種問題。要發動時裝革命,撥亂反正,科技是否能作出絕殺助攻?拭目以待。或者,我們需要更多 Martine Jarlgaard,如有興趣,可瀏覽 www.MartineJarlgaard.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