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樣的Lady呈現不一樣的Dior

Ben Wong | 2019-12-31

「如果畀我設計呢款手袋或者波鞋呢?我就會‧‧‧」你有沒有發過這種白日夢?如果未發過,閉目十秒幻想下,很過癮的。

已不記得由那位天才那個品牌開創先河,邀請不同界別藝術家,二次創作品牌招牌產品。創作有趣的地方,在於同一對象,每人都有獨一無二的想法,沒有人的腦袋會一模一樣。不同的腦袋,創作不同的手袋,成為品牌聯繫藝術的最佳橋樑,直接衍生了Dior Lady Art計劃。

Image description 韓國的九十後美女藝術家Jia Lee,外表與作品一樣清秀。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立體打印是近年藝術家新寵兒,來自法國的Marguerite Humeau,今次以立體打印製作一個流線婀娜的Lady Dior。

Image description 看到這兩個以貝殼砌出眼睛的手袋,可能會以為創作人來自加勒比海或歐洲沿海城市,誰會想到,這是來自紐約藝術家Rina Banerjee,以貝殼比喻貨幣的作品。

由2011年開始,Dior Lady Art已經來到第四波。今次Dior邀請了十一位藝術家參與,藝術家的名字,未必家傳戶曉,但不以名字看藝術,才是欣賞藝術最純粹的途徑。十一位藝術家,有ladies有gentlemen,創作了二十三個Lady Dior,集繪畫、雕塑、刺繡、倒模、電子及立體打印等等五花八門的手法。

Image description Athi-Patra Ruga以自畫像為靈感的Lady Dior。

Image description 南非藝術家Athi-Patra Ruga其中一個設計,以Mr. Dior經典Junon晚裝為靈感,手袋上刺繡了貝殼圖案。

藝術創作的根源,就是生活,今次也不乏值得細味與思考的設計。來自南非的Athi-Patra Ruga,擅長以爆炸性色彩創作,他設計了兩款Lady Dior,其中一個以品牌創辦人Mr. Dior經典Junon晚裝為靈感,將裙子的貝殼形刺繡,以繽紛色彩繁殖到手袋。然而,快樂色彩的背後,是很洋蔥的自身思考。「我對色彩有一種癡迷,我的作品,或者我們身處的世界,有時實在太艱難,我相信繽紛色彩蘊藏打開人們心靡的能力,為我們開闢視野,勇於面對不一樣的聲音。」能夠刺激思維的作品,才是有生命力的藝術,相信作為藝術發燒友的Mr. Dior,也會欣賞他的設計。

Image description 美國代表Mickalene Thomas擅長以collage創作landscape作品,她說這個手袋,從不同角度欣賞,便會看到不一樣的風景。

Image description 葡萄牙裝置藝術家Joana Vasconcelos,利用紅色LED,在黑色手袋上砌出一個紅心,光芒四射傳播愛心。

另一邊箱,葡萄牙裝置藝術家Joana Vasconcelos,選擇由Lady Dior命名的戴安娜王妃出發,紀念她為世界帶來的愛,利用紅色LED,在黑色手袋上砌出一個紅心,簡簡單單,光芒四射傳播愛心。這顆愛心,同樣呈現於手袋的bag charms,以心心代替DIOR的「O」,充滿愛。

Image description 巴西是熱情的民族,所以Maria Nepomuceno將她的熱情基因,透過穿珠及刺繡,一針一線傳到作品。

Image description 中國人普遍逃避死亡,但來自福建的王光樂,參考家鄉傳統習俗,老人家為自己預先準備的棺木,髹上一層一層的油漆,創作了《壽漆》系列,Lady Dior是系列的高級時裝伸延。

十一位藝術家,背後代表了十一種價值、十一個故事,有興趣的話,可以到Dior的youtube頻道慢慢欣賞。事實上,久不久便有人質疑,時裝品牌是利用藝術,以藝術之名粉飾商業目的。這種想法,無可否認帶出一點事實,同一時間,藝術亦需要時裝品牌去傳播種子。正如世間大部分關係,時裝與藝術之間,同樣以多於一種形式存在,時裝的本質,是商業產品,也存在藝術成分。作為消費者,它們的關係有多糾纏不清,其實不重要,也沒有必要夾硬將它定性在固定框框,倒不如退後一步,靜靜地欣賞它們自由發展,期待孕育出更漂亮、更精采的東西。

Image description 年過八十的墨西哥畫家Eduardo Terrazas,畫風保持一分童真,將幾何與色彩,燦爛融入Dior經典。

Image description 印度籍的Raqib Shaw,將他的代表作《Paradise Lost》結合Lady Dior,是結合繪畫、刺繡與皮革工藝的masterpiece。

文:Ben W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