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or女士的民族風情

Ben Wong | 2020-12-18

Image description Dior Lady Art Bag designed by Mai-Thu Perret.

不記得由那位天才那個品牌開創先河,邀請不同界別藝術家,二次創作招牌產品。不一樣的腦袋,創作不一樣的產品,成為品牌聯繫藝術的最佳橋樑,直接衍生了Dior Lady Art計劃。由2011年開始,Dior Lady Art已經來到第五波。今次Dior邀請了十位藝術家參與,藝術家的名字,未必家傳戶曉,但不以名字看藝術,才是欣賞藝術最純粹的途徑。十個創作單位,創作了超過二十個Lady Dior,集繪畫、雕塑、刺繡及倒模等等表達手法。

圖中的手袋,由法瑞籍藝術家Mai-Thu Perret創作,作品靈感源自十九世紀德國兒童教育家、幼稚園之父Friedrich Frobel的一套教育符號。Mai-Thu Perret參考了形態獨特的符號,以玻璃珠刺繡出一幅散發神秘色彩的圖案,有點古文明,又有點外太空,充滿想像空間。手柄及搪瓷金屬的Dior字母吊飾,由她塑造的陶瓷模具製作而成,目的是通過人手工藝,反思時尚詞彙及商標的象徵意義。她發出的符號,大家領悟到什麼?

除了Mai-Thu Perret的符號,來自瑞士的藝術家Olga Titus,祖父母是印度與馬來西亞人,她的創作一直帶有濃厚東南亞色彩。她設計了三款手袋,其中兩個由七彩珠片與串珠,刺繡出極具民族風的繽紛圖案。另一個更有趣,她利用一張波斯地毯作為手袋布料,然後製作多個手繪面譜,將不同文化元素集於一身,猶如她的背景一樣多元化。

text & photo by Ben W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