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oin us |

劉晉:叛逆農夫

2017-03-21

上周黃零送往蔬菜統營處的20斤西芹被退回,為了抗議菜統處未有盡力幫助農民,他在社交媒體發起免費送菜活動,把田裏的西芹都送給網友。事件經報章報道,引發大家對有機農業議題的關注。

黃零出身於新界豬農家庭,後來從事保險業,2002年在電視上看見漁護署宣傳有機耕種後決定投身農業,跟老同學租了些農地,在元崗村開設「我地農莊」,至今發展至二十多畂地的有機農場。黃零總是掛着和藹的笑容,心直口快的他經常嬉笑怒罵,本來談起雜草的問題,轉眼又跳到香港政局。

文:劉晉

Image description 黃零成長於新界豬農家庭,曾從事保險業,後來投身農業,在元崗村開設「我地農莊」。

有機路崎嶇

2002年當上農夫,跟周兆祥和袁易天等香港有機耕作始祖學習,第一批賣出的蔬菜就是西芹,當年收購價才9毫子一斤。在香港推行有機耕種從來也是崎嶇的路,像黃零這樣的個體戶沒有龐大資金支持,經營實在不容易,但幸運地總有些有心人。曾有一位公務員在媒體上得知黃零的處境後,主動捐錢給他購買貨車,好讓他能把鮮蔬直接送到客戶家中。

今次並非黃零首次向漁護處抗議,他認為菜統處沒有做好替農民行銷的角色,反而諉過於農民稱蔬菜不合格。行銷和物流一直是農民面對的問題,政府幫不了忙,黃零只好自己想辦法:他利用社交媒體宣傳,為顧客提供宅配服務,又在荃灣街市租了檔口賣菜,但因為無法負擔人工,故檔口以自助模式經營。

近年新界多個農場遭收地影響而被逼遷,大家都以為農人跟業主站在對立面,自小在新界生活的黃零有另一番看法。他說新界一直有不成文的規矩,若土地擁有人沒有把地租出,隔壁的農夫可不用交租下在那塊土地耕種,惟業主隨時可以收回土地。因近年樓價急升,加上政府未有明確規劃,業主們都期待能改變土地用途,高價賣出。早年菜園村事件觸動了業主們的神經,因害怕收回土地時有困難,結果紛紛用圍欄封起,結果農民耕地減少。黃零認為政府應盡快制定發展規劃,業主們知道自己土地能否發展後便能減少囤地情況,釋出農地。

黃零的農場坐落於新菜園村旁,他認為經濟價值太高的農地始終無法生存,遲早也會「被發展」,故當年就是因為元崗村這地沒有車路直達,發展潛力低而租下來。

黃零是實幹型農夫,帶我參觀農地時如數家珍地給我介紹各種不同的番茄,他慨嘆香港缺乏農業管理,港人對品種不講究,有些傳統品種如鶴藪白菜已經失傳。他希望未來能專注研究種菜,把更多好菜帶給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