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嫣薇:Asia's 50 Best(中)亞洲最佳女主廚May Chow

2017-04-03

上回談及2017年亞洲最佳女主廚的香港得主May Chow代表的時代意義非凡,因為一位沒有亮麗廚藝履歷的女廚師,憑着一家小店闖出了名堂,代表了新時代在成功條件上已具有一定的開放性:努力是基本要求,雖行業的履歷和經驗是必要,但並非必然,有見識、有膽識、有自信,且把握時機去實踐心中所想,比起依循既定標準去審度目標更為重要。

文:謝嫣薇

跳出框架

畢竟隨着科技的日新月異已帶來許多的創新,包括對於成功的要求,許多可能性已經大於想像。有時候我會對過分緊張孩子學業的父母半開玩笑、半認真地說:「別說10年前,5年前告訴你會有手機『Apps content manager』、『Social media officer』這樣的職業,你也會覺得匪夷所思,但今時今日已證明了這些工種的可行,而未來會有更多不曾預想的職業出現,而且非常普及。教育制度某個程度上是遠遠追不上時代發展,所以父母對於學校教育的思維應該開放在文憑學歷以外。」所以我知道,如果我以過去幾屆最佳女主廚得主的相關背景去看待May Chow,我仍是無法擺脫舊時代的框架去審視的。May Chow的新餐廳Happy Paradise剛於兩個星期前開幕,主打新派中菜,大家所熟悉的杏汁豬肺湯、潮州凍魚、黃酒雞都以耳目一新的方式呈現,繼續她的時代顛覆之路。

另一個私下討論的焦點,就是置地文華東方酒店的Amber,今年取得更高排名,位列第三,成為「中國區最佳餐廳」的蟬聯得主──單單是港澳,頂尖餐廳已星羅棋布,更遑論地大物博的中國了,難道中菜沒有出色代表,所以得讓一家法國餐廳成為評審首選?Amber固然是好餐廳,然而,單憑餐廳、菜品水準論英雄,就不是50 Best了,因為50 Best從來都不打算成為第二個米芝蓮評鑑。Amber的成功,所在於的酒店平台的硬件配備、餐飲策略、廚藝總監Richard Ekkebus的領袖風範和驚人魄力、對餐廳的定位都構成成功要素。如果我說Amber是全香港乃至大中華區最積極並且最定期進行「名廚四手餐宴」的餐廳,相信無人反對,而這一類的「四手」、「六手」是一家餐廳,甚至一個品牌對外擴張的重要主張,原本是50 Best勢力崛起、廚師藉這個平台建立交情後的副產物,時至今日卻開始倒果為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