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晉:感恩節火雞

2017-12-05


剛過去的星期四是美國人的感恩節,傳統上美國人都會和家人一起吃火雞過節。對香港人來說,火雞和聖誕的關係來得更密切,但香港人嫌火雞「嚡口」,故火雞在香港並不普遍。

火雞的英文之所以稱作「Turkey」其實是一個誤會,火雞是留鳥雉雞科的一員,分布於加拿大南部至墨西哥。墨西哥的西班牙人於1518年左右發現火雞,由於火雞體型大而且有鮮艷的羽毛,故他們以形容孔雀的「Pavo」作字根將之名為「Peafowl」,即孔雀鳥。其他歐洲語系則把火雞和印度聯想在一起:法文Dinde或Dindon有來自印度之意;德文Kalikutische Hahn意即卡里卡特之母雞,卡里卡特是印度一處港口;意大利文Pollo d'India意即印度之雞。歷史學家推算火雞經亞洲傳入歐洲,由於人們不清楚這種禽鳥的出處,只曉得他們來自鄂圖曼帝國的前哨,故稱之為「Turkey」。

Image description

火雞於十六世紀傳到歐洲時很受歡迎,1570年法王查理九世的婚宴就以火雞奉客,火雞亦成為歐洲人的節慶食品。今天大部分工業化農場都飼養改良的闊胸品種,這種火雞甚少運用胸肌,因此胸肉呈白色,肉質軟嫩,味道平淡;相反,因為支撐整隻火雞的腿肌因為經常活動,故此色澤較深,肉味亦濃。

廣東人對雞特別講究,相對清遠雞或芝麻雞,火雞的肉質顯得粗糙,對港人沒什麼吸引力,故此大家只會為了「應節」才勉強吃火雞,還是麥兜的形容最精警:「火雞的味道,未吃跟吃第一啖之間已經是最高峰。」

火雞在亞洲地區並不普遍,只在台灣有規模養殖,原來火雞早在荷蘭殖民時期傳入,台灣人用火雞製作雞肉飯,吃膩了滷肉飯,火雞飯也是不錯的選擇。火雞肉撕成幼絲,吃起來嫰滑一點,比較講究的店把脖子的肉、髀肉和胸肉分開放,彈牙的米飯淋上火雞皮和內臟熬的滷汁,加一點酸菜和竹筍吃。過往嘉義的火雞飯很有名,但現在台灣四處都有賣雞肉飯的店。

美化侵略歷史

火雞和感恩節有不可分割的關係,但近年社會追求政治正確和歷史公義的情況下,感恩節就變得尷尬。說起感恩節的意義,過去幾乎每個美國人都會答是「新教徒和印第安人同歡慶豐收」,可是隨着更多不同版本的歷史真相浮面,開始有人質疑感恩節美化侵略歷史,包括白人殘殺北美原住民。雖然感恩節變得受爭議,但仍有近九成美國人在感恩節吃火雞,單是這個節日,全美就吃掉4600萬頭火雞。對很多美國人來說,火雞就象徵着家庭團聚的機會,也是對美國的身份認同。

文:劉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