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家權:地獄來的鬼爪

2018-05-17

說來真失禮,前年才第一次吃鬼爪螺。這種被歐洲人形容為「來自地獄的海鮮」,外貌認真嚇人,有說牠似狗爪,實情像一些古靈精怪、皮膚起了鱗癬兼硬皮、外貌核突的動物蹄爪,根本摸都不想摸,遑論吃落肚!以「來自地獄」比喻傳神得很,而且命名鬼爪,比狗爪更貼切。

Image description 此照片以手機拍攝,絕無加工改圖, 激起的浪花圖譜如鬼魅。

崖邊餐廳

第一次吃這鬼東西的地方,正是歐洲最西端、葡萄牙西陲「天涯海角」Cascais一家崖邊餐廳,當天風勢奇大,驚濤拍岸,捲起千堆雪,場面壯觀,連忙舉起手機拍攝。浪淘盡,檢視剛剛攝入鏡頭的畫面,赫見鬼魅出現眼前,就在此時,侍應捧來鬼爪螺,此時此刻人在西天,頓時心神一震!

面對從地獄伸來的鬼爪,真的不知從何入手,連怎樣吃、吃哪些部分都不知道,但常識告訴我,應該不會是吃灰色的「指甲」吧!侍應說這批鬼爪螺不算肥美,粗壯如手指的才是上品。嘩,這碟比飲管稍粗的東西尚且難看,手指般的巨爪豈非更肉酸?

侍應說,其中一種食法是,分別牢握似指甲的一端和似管子的另一端,輕輕力扭一扭,將管子扭斷,然後像除手套般將管子脫去,露出那條赤裸裸的螺肉,便是極品美味之物。愈醜樣愈好味?真的如難看到極點的石頭魚,原來鮮甜到飛起一樣嗎?

中國人炮製海鮮,手法五花八門,像東風螺,烚熟了以竹籤挑出螺肉吃已鮮冶無比,甚至不必蘸甜醬辣椒醬,近十多廿年人們好像捨棄了大笪地年代的吃法,轉了口味用辣酒煮,於是鮮不鮮已無關痛癢,最要緊是辣到麻木。

歐洲人板斧不多,好像想也不想費力想,不費吹灰之力烚熟冷吃,否則便擺上烤架燒熟算了。鬼爪螺燒不得,一鍋大滾水搞掂。其實我最愛這種簡單做法,吃到的是真純原味。治大國若烹小鮮,愈無為愈愛吾鄉吾土。

碟上已熟的鬼爪螺,就如生前在淺海崖岸嶙峋石罅中生長時模樣,沒有任何人工整色整水,正合心意。照侍應指導,用力一扭一拔,天啊,冷不防汁液迸射而出,衣襟濺得點點滴滴,最要命有一兩滴飆至眼內,狼狽不堪!直至睜得開眼,才知道用力不當,鬼爪螺的肉根被蠻勁拔斷,須以陰力把它從管子內唧出來。

以為學乖了,小心翼翼拿第二顆祭旗,怎知細細力根本休想動分毫,一時情急使出暗勁,噢,又中招!可憐眼珠再度遭殃,想必流下的淚珠是鹹的,唯一可喜的是螺肉沒有斷!哼,艱難苦盡終於吃到口,味道特別無以尚之。

這一次在西班牙的街市海鮮檔,第一眼就看到鬼爪螺,當然啦,因為牠粗如手指般,未試過都想像到比奀挑鬼命的更美味,二話不說買下半公斤,交到附近的餐廳。有大食大,錯不了。

Image description 特大鬼爪螺價格拍得住矜貴的西班牙紅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