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晉:食物也正名

2018-06-05

世界政治主張與文化不斷地改變,近年很多地方都出現「正名」的運動,例如韓國因為要去漢字化,於是把首都從「漢城」改名為「首爾」。最近在飲食界也出現「正名運動」,日前端典官方在社交媒體宣布著名的瑞典肉丸的真正發源地是土耳其。

瑞典肉丸起源

瑞典傢俬品牌IKEA把瑞典肉丸傳遍世界,大家都把肉丸視為瑞典的「國食」。原來在十八世紀初,瑞典國王查理斯十二世曾流亡到摩爾多瓦,也就是當時鄂圖曼帝國的領土,因此他把土耳其人的肉丸製作方法帶回瑞典,並且發揚光大。

土耳其人民對這個消息普遍表示歡迎,但官方組織就指摘IKEA不應該讓顧客混淆土耳其肉丸是瑞典的。

飲食往往是族群的身份認同,所以很多飲食界的爭議往往提升至種族間的問題。

最近一位阿根廷廚師在當地的電視台一個美食節目中,用粟米製作了他命名為「粟米蛋糕」(Choclotorta)的甜點,卻被阿根廷國內的巴拉圭族群批評他根本就是製作巴拉圭的菜式「奇帕瓜蘇」(Chipa Guazú)。巴拉圭人認為該廚師剽竊了他們的菜式之餘,更擅自更改菜式名字,冒犯了他們的傳統。

Image description IKEA把瑞典肉丸傳遍世界,大家都把肉丸視為瑞典的「國食」。其實這肉丸源自土耳其人。

飲食往往是我們最先認識異國文化的渠道,通常原產地的人民都視自己的菜式為神聖不可侵犯,曾經有許多地方的政府機構,嘗試把自家的食物規範化,甚至對國外的餐廳進行認證,以確保自家飲食文化的形象,意大利薄餅就是其中一個例子。

我們身邊很多菜式都以地方來命名,原來都是美麗的誤會:葡萄牙沒有葡國雞、新加坡沒有星洲炒米。早年揚州為揚州炒飯申報為「非物質文化遺產」,並且宣布一系列規範。但原來在揚州當地傳統上並沒有「揚州炒飯」,只有「蛋炒飯」,可見「正名」是為了重新包裝某些菜式,藉此宣揚其飲食傳統。

飲食經常被我們不自覺的視為族群的象徵,可是今天我們吃的東西,往往是文化交流的產物。例如說到漢堡包,大家都聯想起美國,可是漢堡扒源自蒙古的韃靼生牛肉,傳到德國後改成了煎熟食用,經德國移民傳到美國。源自土耳其的「瑞典肉丸」可能也是韃靼生牛肉的變奏,我們今天所吃的菜式,幾乎都不可能源自單一地區或族群。

人們經常強調食物的「正宗」,然而飲食是一種審美觀,不應讓「傳統」變成一種負累,「傳承」不等於墨守成規。只懂拘泥於狹窄的「傳統」規範,或邯鄲學步般胡亂拼湊,都是愚不可及。

Image description 每當想起漢堡包,大家都聯想起美國,其實當中的漢堡扒是源自蒙古的韃靼生牛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