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家權:有福氣的西西里紅柿

2018-09-13

上星期,鏞記兩位當家甘琨禮和甘蕎因,捧出為紀念鏞記七十五周年及K11十周年crossover的雙黃蓮蓉月餅作飯後甜品,才驚覺中秋原來已那麼近!近來為《沒有星星的美食》歐洲庶民飲食的書日以繼夜做埋版工作,以為暑假還未結束。

看到裹在傳統雙黃蓮蓉月餅裏的漏油蛋黃,忽然想起腍柿,顏色不也是一樣的溫軟潤澤嗎?曾幾何時,只有中秋前後一個月左右,才是腍柿應市的日子,那時一有機會便吃,遇到5元10個細細粒的雞心柿,一口氣吃5個是正常的。若果醫生手多劏開我的肚子,寸斷肝腸之內可能盡是橙紅的柿蓉。

Image description 意大利紅柿飽滿紅潤,食味猶勝華南一帶的腍柿。

那個年代的腍柿都來自華南,多是如小孩子的拳頭般大,上段說的如雞心形狀的小柿介乎雞蛋與鴨蛋之間,北方的大紅柿很大個,鮮有舟車勞頓南下,當年在北京採訪時吃過,甜到死!南方腍柿,甜得不過分,能讓人嘗到細膩輕淡的柿香。

記得在鄧小平常到避寒的從化溫泉區問過柿販南北腍柿的分野,老柿販意有所指說北方佬硬橋硬馬,味道大上大落,南方人細眉細眼,甜酸苦辣不是四種味道,而是分出四十種味道來。當時儍儍哋只去猜如何分出四十種之多,卻沒有揣摩話中含義。

日本柿佔半壁江山

物換星移,香港走過20年回歸路,北方高氣壓都把南方的低壓區趕走,但北方大紅柿依然不南下,倒是日本柿佔了半壁江山。日本柿都是硬柿,爽脆有餘,沒有腍柿的軟滑綿密,同吃蘋果沒分別。而且,都偏貴,華南腍柿價格硬不起來,10個才換到一個富有柿。

10年前在西班牙的街市買過一種如豬心大的柿子,比起富有柿甜,但柿味更加強,可以都歸類硬柿。後來在香港也有得賣,近一兩年來貨似乎愈來愈多,雖航程比日本遠多兩倍,賣價仍在日本柿之下。

都說食海無涯,有一次在地中海中心西西里島巴勒莫的街市,發現色如紅棉的紅柿,柿身飽滿得很有福氣,莫非在陽光充沛的地中海氣候區特別得天獨厚,氣色都紅潤過人?外國的月亮不一定圓啲,但意大利的紅柿肯定好食啲,而且是不折不扣的腍柿。

Image description 腍柿最妙是口感綿密細膩,尚未結成硬核的果仁軟體更是柔中帶韌,吃起來相當過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