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嫣薇:問世上有幾多個范湯皇?

2018-11-05

曾經,位於西灣河太安樓嘈雜狹窄、擠滿食肆與雜貨舖、裁縫店、鞋店等各種民生小店的巷子裏,有一家鶴立雞群的小店,叫做范湯皇。主理人范太,開店的時候是一位年屆60的媽媽,你也可以叫她師奶。家境寬裕,兩個女兒羽毛已豐有自己的世界,閒時跟家人周遊列國,生活優哉游哉。做得一手好菜的她,心底只有一把小小的聲音:好想擁有自己的餐廳。有天她跟友人走到太安樓,看見有這麼一家小店招租,發現小小的店面,後半部能作廚房,前半部能擺幾張桌子,這規模自己能應付得來,心口掛住「勇」字,就把店租下來。招牌叫「范湯皇」,就是以絕靚的老火湯、無味精的家常小菜作招徠。

這店首先被某位飲食傳媒友人發掘,短短幾個月內成為東區的傳媒人飯堂,還有許多公關界友人也愛幫襯,在店裏吃飯,碰見熟人的機會高達百分之七八十。范太做的不是什麼驚天動地的大菜,而是把家常菜不惜工本地做出來,譬如招牌的番茄牛肉飯,其番茄汁是用三十斤的番茄慢慢熬出來收汁做成;㷛老火湯,吊味用的竟然是30年陳皮——這是有一次我無意問起:范太,湯味的陳皮好靚,用幾多年的?她才呵呵笑地說出來:30年。我罵她:作死啊!人家富豪飯堂福記用的也不過是十年八年的陳皮,做乜用30年?她聽了也只是哈哈大笑,那大笑裏有幾分安慰,安慰有人賞識自己。做個蒸肉餅,一定手剁,而且肥瘦比例恰到好處,豉油又調校得濃淡適中。她像個媽媽一樣,以巧手撫慰了許多疲憊的都市心靈。有時候,有的朋友在別處吃完應酬飯,也堅持要到她那裏喝一碗湯才回家。

Image description 豉油王乳鴿僅售98元一隻,皮香肉嫩,滷水醇美微甜,是一道水準不俗的菜式。

不過這一切都已經是過去。很老套也無奈的情節,生意做起甚至帶旺了整條小巷之後,業主瘋狂加租,多次交涉談不攏,范太意興闌珊之下決定關店。不知不覺,也有一年多了。這些日子以來,不少范太的粉絲都會黯然說一句:坊間還能找到這樣的餐廳麼?在香港,恐怕不樂觀。不過,凡事無絕對,最近友人林君把我帶到九如坊,與我的飯堂大班樓毗鄰,一家叫做「慢煮兩餐」的小店去吃飯,他事先說明:「這是家吃家常便飯的地方,沒什麼驚心動魄的美味,但就是吃得舒服,跟家裏開飯一樣。」林君味覺靈敏,吃遍天下,我相信他的品味,就跟他和他的太太去吃了頓晚飯。

絕妙白飯

果然不俗,只是煮白飯的用心就讓人看到誠意:以泰國米、台灣米和日本米「三溝」而成,飯香四溢、黏性適中、軟硬恰到好處,無懈可擊的一碗白飯,當時一入口,我就想:只是來吃這碗白飯,叫一份咖喱牛腩,撈汁吃完,就已經值回票價。菜單很簡單,不外是紹菜蝦米、豉油雞翼、番茄上湯炒蛋、鹹蛋蒸肉餅、香葱銀芽……耳熟能詳的家常小菜。由於菜式份量不大,當晚我們三人幾乎點完所有菜式來吃,都細巧可口,跟在家吃飯一樣親切和滿足。因為所有菜式都不下雞粉味精,所以吃完以後,口腔還是乾乾淨淨的,很舒服。最不可思議的是,位於中環地舖,人均消費堪稱是佛心價:午市套餐88元,晚市套餐150元,店裏僅有二十多個位子,條數點計?真不知。我不禁想起了當年的范湯皇,也許有的人對於經營食肆,並沒有什麼名成利就的企圖心,就只想這樣認真做好一家店,以暖腸暖胃的真味小菜,回饋社會。這小店的經營方式,就跟范湯皇一樣感人,欠的只是一份媽媽的感覺,畢竟,廚師是受聘的,不像范太般具有感染力。但,問世上可以有幾多個范湯皇?當世道如此險峻,今天還有這樣的清流,也足以嘉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