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家權:在羅馬尼亞遇上豬腰

2019-08-23

走了差不多半個歐洲,門前有燒烤爐的餐廳見過不少,不是烤乳豬,就是烤羊或雞,當然還有各式扒類和香腸,但來到羅馬尼亞高速公路旁一家汽車旅館餐廳,爐裏烤着的東西卻是第一次發現。

雖然坐在面前是一位初相識素食了25年的大漢,但他看着我們吃烤肉香腸時,還大談羅馬尼亞香腸有多好味。同一餐桌上,各自修行,也不須遷就,他也不會因食肉獸在狼吞虎嚥而惡心,習慣了便是平常,何況素食已是世界潮流,還有好奇眼光和心態才是怪。

來到東歐羅馬尼亞為《沒有星星的美食》第二冊採訪,拍檔找來認識20年的當地朋友當司機及翻譯,這次拍檔才知道友人不吃肉。正值這天是星期三,他是虔誠東正教徒,逢星期三、五都禁食(Fasting),除肉食外,連跟動物有關的食品,如牛奶、芝士、雞蛋等都不會放進口,於是只飲菜湯和吃沙律。

既是八卦,又是隨便找個話題,問茹素因由。東正教教例每周逢三、五禁食外,復活及聖誕的齋期更長達幾十天,如此齋期過去恢復可吃肉的日子,他愈來愈覺得吃肉很不舒服,於是索性茹素。畢竟蛋白質不止肉類才有,這位高大魁梧的柔道冠軍,活力依然,食肉食素都一樣。

Image description 這塊豬腰燒至八九成熟,保持軟度和濕潤,口感和味道上乘。

不過,對素食者來說,看到別人吃內臟會不會感到難受?在燒烤爐內所見,不是豬腰是什麼?於是扮作好奇的問他:「羅馬尼亞愛吃豬腰?」是的,燒豬腰雖不是名菜,但吃的大不乏人,羅馬尼亞人對動物內臟全無芥蒂,最家喻戶曉是酸忌廉牛肚湯,每家餐館餐牌湯類一欄,總排在頭一二位,此行甚至在首都布加勒斯特一家名店發現雞雜湯,一碗湯有4個雞心、6片雞腎,又幾好味!

說回豬腰。旺角富記及粗菜館薑葱炒豬雜至今仍使人垂涎欲滴,即使是及第粥也如是。是的,我愛雜。豬心豬腰豬膶豬生腸豬粉腸豬大腸中,最愛吃豬腰,偏偏有些粥店的豬腰了無味道。有人寧願豬腰無味,蘸薑葱辣豉油來吃,說到底是怕腥臊味,這些異味應該是事前清理工夫做得不妥當。

工夫有價

自小已要幫手挑豬腦的血脈,何況清理豬腰!撕掉豬腰的外膜,將豬腰剖開兩邊,徹底割掉中間白色與深紅色的筋膜,用燒酒不斷揉捏,再用清水浸片刻,腥臊味便可除掉。

無論在香港和羅馬尼亞的街市,豬腰都不值錢,但炒出來或烤出來便成為佳餚,工夫是有價的。那位素食朋友看着我吃烤豬腰吃得津津有味,居然讚我識食!只怪我們初相識。

(編者按:梁家權最新著作《沒有星星的美食》現已發售)

歡迎訂購:實體書

Image description 豬腰易熟,燒烤火候要拿捏得準,否則肉質會「實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