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家權:你食鹽多過我食米?

2019-09-02

還是血氣方剛之年,最憎人大大聲講:「我食鹽多過你食米!」有時激氣得連回敬「So What!」也爆不出。《聖經》老早有金句「不可叫人小看你年輕」,到現在風起雲湧的香港,還敢輕視年輕人?這個世代考第一和食鹽多過別人食米,也贏不過一個網上討論區的集體智慧。由牛頭角順嫂到禮賓府林鄭月娥,究竟有幾明年輕一代的想法?

雪白「大鹽田」

酷熱的盛夏從土耳其首都安卡拉開車往卡帕多奇亞(Cappadocia),途經幅員廣闊的鹽湖,大半湖面已乾涸,陽光直射,雪白得連眼睛也睜不開,根本已成天然生曬的大鹽田。人人都往湖裏跑,鞋底不沾一點塵土,踩着的全是粗鹽。

「我食鹽多過你食米!」從鞋邊撿了一粒看起來比較乾淨的鹽用心品嘗,躊躇滿志的對身邊兒子吐出這句話,他輕輕哼了一聲回應。無意板起家長面孔,只是實話實說,比自己年紀更大的長輩,也夠膽這樣說,儘管他們以年月計食鹽比我多,但我食鹽的種類和產地卻不少。

小時候家裏的鹽都是雜貨舖貨色,一毫子一包用電話簿包的粗鹽,不知從哪裏來,當然也沒認真淨食過,反而大嶼山大澳鹽田的海鹽,初入行當記者時往採訪水淹水鄉的慘情,村民讓我淺嘗過。年輕啊,總喜歡扮嘢,打份牛工學人買沖繩海鹽,一包未用上三分一,又嚮往自覺好巴閉的昂貴法國鹽花,之後又涉獵喜馬拉雅山和阿爾卑斯山名脈的岩鹽。

Image description 克羅地亞海邊小鎮Nin是亞得里亞海海鹽產地,日出前收集的鹽花比法國鹽花便宜,但誰最好,天曉得!

歲月成就岩鹽

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是火紅年代的金科玉律,所以「食鹽多過你食米」要說得有份量,最起碼要把鹽認真食過,或者至少要舔過,即使只是舔過一下。

幾年前始深度研究歐洲飲食文化,鹽是其中一個課題,於是在西西里島特拉帕尼(Trapani)鹽田堆起成丘的海鹽中含了幾粒,原來那裏的地中海海鹽鹹度稍輕,至少比幾個月前在克羅地亞海邊小鎮寧(Nin)吃的亞得里亞海海鹽淡口。

海鹽和岩鹽,都是鹽,但論資排輩,岩鹽誰與爭鋒!本是同根生,海水是這兩種鹽的根源,海鹽最快一頭半個月結晶,岩鹽卻是經億萬年的地殼運動,海中鹽份與岩土的礦物結合演化而成,所以一粒小小的粉紅結晶岩鹽放在掌心,它其實載有沉重的歷史。年前深入奧地利薩爾斯堡地底的7000年歷史鹽洞,隨便找一處洞壁偷偷地伸脷一舔,果然是鹹的!我真的實地舔過,我有發言權。

踩在安卡拉附近這個鹽湖上,以我做人的哲學,怎會不食鹽!兒子見我整粒鹽放入口,之後面口揦埋一箸,便說:「呢粒鹽可能畀好多人踩過。」有份量地說一句食鹽多過你食米其實殊不容易,飽歷被踩的歲月,箇中鹹苦誰能甘之如飴?

(編者按:梁家權最新著作《沒有星星的美食》現已發售)

歡迎訂購:實體書

Image description 西西里島特拉帕尼鹽田,地中海的陽光將海水化作鹽堆,這處的鹽鹹度稍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