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晉:誰馴養了誰?

2019-10-02

澳洲研究人員發現某些猛禽懂得在野火堆中抓起燃燒的樹枝,飛到數公里外縱火,然後捕獵在火焰中逃竄的動物或享用被燒焦的動物。這發現改變人類對動物能力的看法,也再次證明火的重要性。人類早在四十萬年前已經掌握了用火的技能,還是直到近十幾年才出現無火煮食科技。

人類用火所造成的影響不只是對人類本身,對自然環境更有決定性的影響:今天植物界多個耐火品種出現就是因為人類用火所造成,人類利用火來塑造自然地景是我們祖先賴以維生的主要手段。

時至今天,澳洲原居民仍然在野外縱火來狩獵隱藏在地洞中的蜥蜴,而且火能夠清除舊的植被,促使草和灌木快速繁殖,帶來漿果、水果和堅果等食物。遠古人類對自然界的支配日益增強,關鍵就是火。

火令狩獵和採集變得更簡單,而且令遠古人類的覓食範圍縮小,也就是說為了張羅一餐而奔波的範圍小了。可以肯定即使農耕還未出現的時間,遠古人類已經懂得如何有系統地管理天然資源,藉着火去提升生活質素。

火亦令人類得以把食物煮熟,令人類在進化過程中取得優勢。用火煮食就等於把部分消化過程移到腸胃外進行,食物煮熟後,蛋白質更容易消化,澱粉糊化又令能量更易吸收,同時減低消化過程所需的時間和能量,人類得以在短時間內吸收更多的營養,騰出時間來幹別的事情。

Image description 明火燒烤至少有四十萬年傳統。

不是巧合

黑猩猩的腸道遠比人類長,是人類腸道的三倍,而且必須花費大量時間進食和咀嚼。根據考古紀錄,大腦體積激增和史上爐灶的出現都發生在同一時間,這絕對不是一個巧合。學會生火煮食後人類可消化的食物範圍擴大,而火更可以用於醫療和生產工具等用途。

自人類利用火的特性來整理自然環境,改進飲食習慣之後,我們的生活就離不開火。如果沒有火,就沒有往後的陶藝和冶金術。火亦讓人類在嚴峻的環境中生存,也能夠防禦野生動物襲擊。

人類學懂利用火約十萬年後,開始栽種植物和馴養禽畜,火可以說是人類文明的起點。人類成為「萬物之靈」,把自然界中的各種植物和動物改造成為自己提供食物、勞力和工具的來源。儘管人類把大自然馴化,可是人類在過程中要不斷維持耕作、照料牲畜,過着營營役役的生活,究竟是誰馴養了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