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群章:再說東京飲食一二

2019-11-18

雖然東京之行不過走馬看花,短短幾天已讓我有足夠時間了解一下日本,對於香港人鍾情日本料理文化藝術,開始看出一些端倪⋯⋯飲食一向是我外遊的重點項目,我要學其他香港人一般認識日本,自然也由飲食出發。5天下來,最大的啟發是日本食肆,不管賣的是日本料理還是西菜,無論高檔低檔,食物烹調水準和服務質素,相對地似乎都比香港或倫敦的更認真。譬如我去新宿NEWoMan商場內的Wharf Oyster Bar,不過是一家普通中價食肆,但其海鮮質素和侍應服務態度,依然不賴。商場內食肆毗鄰而立,像個大型food court,我去Wharf的那天是周末,到處人頭湧湧。選擇蠔吧固然因生蠔是我的至愛,而且大西洋生蠔吃得多,看見Wharf標榜北海道太平洋生蠔,想知道太平洋品種與我熟悉的Fine de Claire、Belon等大西洋法國品種有啥分別,就去排隊等位。幾分鐘後侍應帶我在吧枱前坐下,馬上為我獻上消毒噴劑洗手,普通餐廳有如此貼心服務,實在叫人意想不到。試嘗了3種太平洋生蠔:Senpoushi、Nagaemon、Konbumori, 每款一隻的試嘗碟賣1380日圓,價錢算合理。可惜3款蠔味都較淡,對我來說不夠海水鹹味,口感也太creamy,比較大西洋品種遜色。不過這是我個人口味問題,無改我對日本食肆經營認真的看法。

Image description 表參道野菜屋本館用農作物做餐廳裝飾品。

另一個例子也是商場內一家普通中價餐廳,Yasaiya Mei「野菜屋」是連鎖店,我去的是表參道的「本館」,是老店或總店之意?野菜屋主打有機及時令蔬菜和健康食品,餐廳用真農產品做裝飾品,同時宣傳那個農場為他們供應什麼蔬果。雖然幾乎是素食餐廳,套餐菜式有時會有一小碟是肉或者海鮮,其他小碟是各式蔬菜,每款切法、盛載器皿不一,烹煮方法有冷有熱,或煎或蒸或炸,看來精緻悅目。我的套餐還包括野菜屋著名的砂鍋香菇湯淘飯,砂鍋飯粒粒軟綿,菇味香濃的素湯用暖壺另上,還跟有一小碟淘飯用、切得幼細的青葱和紫菜絲,這種種細節都讓我留下印象,因為佩服這種普通、收費中等、賣素菜為主的連鎖食店,可以如此一絲不苟。

驚喜機場壽司店

在成田機場離開日本時,在機場內的築地壽司岩吃此行最後一頓日本料理,也有這種感覺。可能我對機場食肆的要求向來很低,不管世界哪一角落,光顧機場食肆的經驗永遠欠佳,除麥記和星巴克之類不會令人失望——大家早就知道交易的內容——其餘食店總是差強人意。成田機場的築地壽司岩卻是一大驚喜,由刺身壽司手卷到天婦羅,食材新鮮,刺身師傅刀章功夫到家,廚房團隊也勝任,出品叫人喜出望外。朋友說,築地不過是家普通日本料理連鎖店,但它的機場分店卻可以合理價錢,滿足顧客上機前的口腹之慾。

也不能不提Hommage法國餐廳,主廚兼老闆Noboru Arai,他原籍淺草,入行後往法國在巴黎和法國南部幾家有星餐廳學藝,2000年返國,在淺草觀音廟附近,與負責前台服務的太太Mayuuka麻友香開設Hommage,後來多加一家大眾化的Noura。2017年Hommage拿第一顆米芝蓮星,今天是兩星餐廳。朋友做東道那天,我們選了餐廳中等價錢的4道菜午餐。連3種不同甜點,小糕點和咖啡或茶,全套10000日圓,絕對物超所值。菜單上的生吃牡丹蝦、法國諾曼第的青口、燒法國黑毛豬肉,一一顯現了主廚的法式烹飪造詣和創意。

Image description 兩星Hommage法國餐廳,中午套餐頭盤牡丹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