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oin us |

梁家權:火燒旗杆炆鮑魚

2020-02-06

最後一次撐艇仔是學生時代在馬料水對開灣畔,嗯,就今日黃昏撐艇仔出海釣條魚,人和家中小貓都得其所哉!

也應該看膠儲物箱中封塵的整套漫畫《足球小將》、《將太的壽司》、One Piece了,說好不帶走一本書進火葬場嘛。

又記起玻璃樽內還有早年在北海道買回來的小刺參,噢,要不要去上環買些36頭日本小吉品學整鮑魚呢?……想起都開心!

埋下炮製鮑魚心癮

千禧年前,世界潮流忽然倡議40歲退休,那時已開始想着如何隨心優游過日辰,歲月如梭,原來那些日子如此遙不可及!半生營役,最想過簡單日子,做些簡單的飲食,本來不會打鮑魚的主意,都怪曾在肥佬黎麾下工作,聽過他不惜工本和時間學整乾鮑的傳說,好學唔學,埋下炮製鮑魚的心癮,幾乎發誓有生之年要圓此夢。

鮑參翅肚都要花很多工夫,為口奔馳之徒,那有時間蹉跎,有時間都多睡幾分鐘啦。試過浸便宜花膠,也試過浸發海參,尤其是海參能發大8倍,是容易享受到的低廉大滿足。鮑魚的工序實在太繁複了,而且成本貴,是火燒旗杆後的人才有資格消遣的玩意啊!

Image description 老行尊說,憑鮑魚汁可看到廚師源自那一家。這是阿一首徒李文基的版本。

阿一首徒李文基收我為徒,奈何要搵食,只能偶爾打爛沙盤問到篤,而由他口授,可從未試過在他面前提菜刀和揸鑊鏟,但卻在他主理的酒家廚房自出自入,還肆無忌憚闖入廚房內他另闢的小廚房禁地。

基哥常幫人炮製鮑魚,便是在此私家重地中進行。農曆新年前特別忙,常見他清理海參腸臟,鍋中亦總在炆鮑魚,用當今流行用語,睇了當吃了,很有療癒。究竟鍋中用了什麼東西給鮑魚「餵」味,在此不應全部公開吧,各位憑照片看到多少便多少。

班哥說,不同產地不同品種的乾鮑在同一鍋中熬製,各自交出的不同風味可互有裨益,因緣際會,基哥亦如法炮製。看過基哥多次出手,自知不能睇了當學了,畢竟阿一之所以是阿一,首徒之能成為首徒,不是靠對眼,而是靠腦袋和認真的手藝,得把口成就不了大小事。現在,炆鮑魚這團火的苗仍埋在心裏。

幾位高人曾為我批命,竟不約而同說我有享福日子,期之在最後兩年!天啊,骨頭打鼓之年才能身體力行學炆鮑魚,是上天作弄嗎?

(編者按:梁家權最新著作《沒有星星的美食》現已發售)

歡迎訂購:實體書 

Image description 浸發海參最有滿足感,但絕不能沾到油,否則海參會霉爛。

Image description 炆鮑魚材料很多,花時間且要時刻睇火,業餘者需有閒情逸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