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家權:食物上的花草吃得嗎?

2020-02-13


「你去的是最危險的國家!」朋友知我由波斯尼亞開車往黑山再赴阿爾巴尼亞,傳短訊囑我事事小心!命運弄人,從香港來到巴爾幹半島採訪庶民美食,沒想到地球另一端要防範的也是警察,當我被帶上波斯尼亞的警車,很體會濫用公權力的警察才是最危險的人!

記者生涯慣見風浪,事情解決了,終於在日暮低垂時抵達黑山的亞得里亞海邊,當地人極力推介到灣畔一家高級餐廳品嘗他們的手藝。這幾年在歐洲採訪平民食制和街頭小吃,鮮有享受精緻餐膳,這趟算是撫慰一下心靈吧。細閱全本菜譜,過客的最佳選擇莫過於可較全面領略風味的Tasting Menu。

精緻的西式餐膳樣樣講究,沒有多餘的擺盤和伴碟,汁醬也是一滴起幾滴止, 而且碟上每一件東西都有角色,理論上都能吃進肚裏,所以當侍應送上那杯名為Cappuccino的菜湯,見泡沫上輕輕放了一株小植物,看出是百里香,隨手便把它沉入熱湯中,讓它的幽香氣息熏到湯裏。

乾了這杯湯,百里香殘枝留在杯底。不是可以吃掉嗎?面積比芝麻大一點的葉子吃下無妨,但幼幼的枝幹咀嚼起來始終不暢快,所以它交出氣味後便放過它的殘軀,侍應收拾杯子時看見亦不以為然。

Image description 百里香沉到名為Cappuccino的熱湯,與椰菜花香混和,感覺調和。

化身香香公子

還記得2018年9月北海道發生6.7級地震,我剛在距震央幾十公里外,地震前一天還在震央附近一個私人農場進膳,場主特地以自家收成款待,當中包括食用花。場主聲稱世界高級餐廳使用的食用花,大多日本產的,原因是又香又甜喎。賣花讚花香,舉世皆然。

花,當然生食,武俠小說《書劍恩仇錄》中的香香公主不就是隨手採花吃嗎?不過,今世農藥泛濫,吃花如吃藥!場主知道客人的憂慮,拍心口保證他們栽種食用花的方法嚴謹,就是因為要吃進肚。那碟刺身捧來,碟的周邊有小黃花亦有葉子,而一株嬌嫩的桃紅小花挨在三文魚上,特別誘人,忍不住執起放到齒間,花瓣被撕成碎片,墜落味蕾之上,剎那間以為自己是香香公子。當然,小桃花的枝條最後遺棄在不起眼的碟邊。

是的,已習慣吃食物碟上的花和草, 但中菜例外。君不見廚房慣了手勢,什麼菜式都放一撮芫荽,然後加兩三片紅綠辣椒的圈絲。很多廚師都承認加一些綠綴一點紅,是為了好睇,再問洗得乾淨嗎時,總沒有確切的答案。結果,永遠都被撥到一旁置諸不顧。同草不同命!

(編者按:梁家權最新著作《沒有星星的美食》現已發售)

歡迎訂購:實體書

Image description 北海道自家農場栽種的桃紅小花可以食用,令三文魚添上浪漫元素。

Image description 中式菜餚總喜歡放一撮芫荽,但誰會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