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家權:粥水都冇啖好食不為慘

2020-03-25

「嘩,咁慘,飲粥水呀?係嘅,睇怕遲啲連粥水都冇啖好食!」周末中午在粥麵館遇見熟朋友,對方瞄了一眼我面前那碗東西,以其一貫語帶挖苦的幽默口吻送上這句。疫境中調侃一下,何嘗不是一種很好的治癒。

上星期市面開始蠢動,街上和商場多了些人,但跟去年同期光景比較仍是天堂和地獄之別。有些人以往呻「由朝做到晚,但搵朝唔得晚」,原來已要感恩,畢竟有得做嘛,現在是整個社會停擺,打工仔甚至連吊鹽水也不是,因為根本連工作機會也不存在,「連粥水都冇啖好食」是實況的描述。

「你估咁容易飲到呢碗粥水呀!」我毫不示弱一句頂回去。這位仁兄有眼不識泰山,低貶了我面前這碗東西。「唔好話我知係白粥喎,連米花都見唔到?」攪動一下,對方發現沒有任何餸料,首先斷定是白粥,但以白粥論白粥,認為可憐到連滾粥時爆開的米花也不見,是不合格的白粥!

須知粥麵館由香港一代「粥王」李景坐鎮,怎可能出品這樣的白粥!這碗根本不是白粥,當然更不是粥水,而是不會標示在粥牌上的「粥油」。很多人知此店最有名是鹹雞粥,卻只有知道有此物的少數熟客才有機會嘗到,事關每天滾起的粥油不多。粥麵館每天煲粥,浮面的粥油必定事先撇出來,因應有些客人對粥的濃稠度有不同要求,粥油正是用來調節粥底的稀與稠。

Image description 粥水和米水同樣由米衍生,但據說粥油卻盡得米的營養精華,中醫藥典籍稱可媲美參湯。

補腎益精

小看了粥油,乃出於無知。三百多年前清代《本草綱目拾遺》對粥油有肯定的論述:「黑瘦者食之,百日即肥白,以其滋陰之功,勝於熟地,每日能撇出一碗,淡服最佳。」同朝代的中醫藥叢書《馮氏錦囊秘錄》更說能「補腎益精」,流傳民間的醫書甚至說可補男性精液云云。

曾在家中試圖滾出粥油,但煲至滾瀉都只有稀稀的粥水,與煮飯時煮出的米水一模一樣,跟景叔出品的濃稠香滑狀態差天共地。問景叔,才知道家中很難煮出杰如油的粥油,粥麵館每天用15斤米煲粥, 才能滾起濃稠的粥油,我在家中用不到四分一斤米煲粥,出來是名副其實的粥水。

這天,其實不只一碗粥油,還有招牌的鹹雞粥,以及本來無甚味道的灼魚皮。鹹雞粥之入味,據說是鹹了一整天的效果,魚皮之吸引是鹼水炮製出爽脆口感和薑葱與豉油的功力。但說到令腸胃和心境調和,不及一碗粥油。

(編者按:梁家權最新著作《沒有星星的美食》現已發售)

歡迎訂購:實體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