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家權:治大國若烹醉鴨舌

2020-04-24

筆者在烽煙節目跟何栢良醫生談到當前疫情,他苦口婆心呼籲:非常時期,多留在家,等於愛香港多一點。確診的、隔離的,固然不可周圍走,沒有徵狀都不宜兩頭遊,天曉得誰是隱形播毒者,說不定就是自己,還是別走出去害人害物,盡快切斷社區傳播鏈,大家才有安樂茶飯食。

香港人過慣多姿多采生活,現在娛樂場所全關閉,連按身按腳也休想,14日又14日的限聚令,很多打工仔又要work from home,細路仔在家網上上課……大家仍未發癲,算是好忍得了!近日開始有人誓言疫情過後立即去旅行,問題是疫情何時了?疫情何地了?

多年來慣於home office,其實都是案頭工作,但多了一個小子獃在家裏,那種忙上加忙,只有同病相憐的人才體會!為了激活生趣,為搞些搞作而搞作,其中一種方法是教他玩玩烹調,既可享受成果,亦是謀殺時間的好工具。

Image description 醬油蛋做到溏心效果不難,但要體態完美則不容易。

煮蛋技巧

煮在瘟疫陰霾下,大把人從ABC學起。買了一批雞蛋回家,教小子從最簡單的醬油蛋做起。浸漬材料其實乜都得,糟鹵、醬油、花椒、八角、冰糖、花雕等等,做過一次以後便可以因應個人口味調配比例,畢竟味道是個人的拿捏。

要教的是基礎常識就夠了,如室溫蛋、蛋頭蛋腳鑽小孔、滾水落煮幾多分鐘達到哪種溏心程度、滾蛋過冷河及剝殼技巧。果然,生手最難是剝殼時令吹彈欲破的軟嫩蛋白絲毫無損,以為最容易的一個步驟,原來最難做得完美。小子同時領悟到,烹調除了知識和技巧之外,流程工序若在腦海裏預先鋪排得好,會更加得心應手。

享受小子炮製的醬油蛋之際,真巧廚藝了得的網紅Junemama送我醉鴨舌,醬油蛋和醉鴨舌做法異曲同工。鴨舌更易做嗎?高手即是高手,這鴨舌吃起來很不一樣,原來美少婦June不嫌煩,將每根鴨舌頭的舌根硬皮部分剪掉,讓人吃得舒服,都說工夫總在細微處。

老子的《道德經》說:「治大國若烹小鮮!」別小看做一隻醬油蛋,即使所有技巧都完美執行,但完全做不到討人歡喜的口味,還算是成功嗎?吃鴨舌吐掉那一小根舌骨後,還有東西鯁喉,會吃得過癮嗎?

管治也一樣,當天怒人怨,管你是能吏也墮入「塔斯佗陷阱」,最終連推行好的政策人民也不會信任。

(編者按:梁家權最新著作《沒有星星的美食》現已發售)

歡迎訂購:實體書

Image description 醉鴨舌用的是雪藏鴨舌,香料調味變得相當重要。

Image description Junemama將鴨舌根硬皮部位剪走,吃起來特別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