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香港壁球一姐歐詠芝 一支球拍闖天涯

2018-03-22

香港壁球一姐歐詠芝(Annie)帶一支球拍走遍全球,出戰英、美、中亞、北非等大賽;由世界排名最高的第六位到現時第十一位,場內與對手疾步周旋,場外也是風塵僕僕。去年留港時間最長為5天,真是有幾苦自己知。

思鄉是每位職業壁球員都要面對的,但Annie和其他香港球手算是幸福的一群。參賽和訓練有體育學院負責和資助,賽馬會也提供訓練所需資金;不少國家的球手可能靠獎金支付參賽費用,Annie卻連收獎金的賬戶也沒空查……

香港壁球代有人才出,男有蔡玉坤,女有趙詠賢,Annie跟師姐趙詠賢都來自香港黃族宗親會黃鳴謙紀念學校,中學也同就讀賽馬會體藝中學。這既是巧合也是必然,「我們的小學出很多壁球名將,小六來校推廣,我才開始接觸壁球。」Annie說。

Image description 歐詠芝最大優勢是情緒起伏小,難怪曾排世界第六。(吳楚勤攝)

弟弟歐鎮銘(Leo)也是港隊壁球主將,兩人相差一歲,父親是賽馬會員工,一家四口住沙田宿舍。「媽媽全職照顧我們,爸爸深夜上班,我們早上上學他才收工。媽媽會安排不同課外活動,但為方便照顧姐弟,都會選同一樣活動。」一開始玩柔道,上中學不久就情定壁球。

姐弟同為2月生,生日相差8天,一起走進壁球世界,上一樣的小學、中學,甚至曾讀同一所大學。「我們從小到大都在一起,因此非常有默契,話題離不開壁球,經常閃出一樣的念頭。」幼稚園時一起在露台看馬場試閘,「一起猜哪一匹會跑得最快?」Annie回味地說。

最難忘的童年時光除了彭福公園外,就是去冒險樂園推金幣,記者問她何以不做騎師?她笑說:「因為我和弟弟都稍為高了點,體重也有點超重。我們喜歡馬,小時也騎過小馬,但從沒想過走入賽馬世界。」姐弟小時候一起贏金幣,長大後卻一起贏獎牌。

壁球賽事很少有混雙賽事,2009年香港東亞運卻似乎為他倆而設,「那次我們一起贏混雙金牌,是唯一一面合力獲得的獎牌,是一次難忘的經歷。」他們平時在場邊為對方打氣,並肩作戰卻絕無僅有。如今那塊金牌掛在家中顯眼處,代表着一家人的榮耀。

翌年,年僅20歲的Annie在東亞運得兩金兩銀,獲頒行政長官社會服務獎。然而,同年她也遇上人生交叉點,2010年她就讀香港理工大學工商管理學院二年級,再一年就完成大學課程,但同年夏天是廣州亞運,她要抉擇轉做全職運動員出戰還是等畢業後才做職業運動員?

Image description Annie和弟弟歐鎮銘感情要好,是最佳姐弟檔。(歐詠芝Facebook 圖片)

「私人顧問」提點

那是最掙扎的時期,弟弟則成了她的「私人顧問」。「我自己的目標是讀完再轉全職,但之前從未參加過亞運,教練想我轉全職多打大賽,提升排名對亞運有幫助。但如果我離開校園,剩餘一年的課程要花4年才能完成,中間課程有變怎麼辦?大學校隊也會因我離開而不開心。」

旁觀者清的弟弟給了寶貴意見,「他幫我分析,考慮得比我全面。在某些時刻會提醒我:到底是我自己在作選擇,還是為別人去選?為何不忠於自己?他給了我運動員的角度,最後我選擇馬上轉全職。」廣州亞運女單決賽,Annie不敵偶像——馬來西亞球手妮高,得到一面銀牌。

2014年,Annie終於拿到畢業證書,媽媽也親自到來見證。大學畢業是父母對姐弟唯一的要求,「他們沒特別要求我們做什麼,只是從小就說要讀大學拿到學位,這不是什麼大期望。我當時選擇離開學校做全職運動員,他們也讓我隨心下決定。」她坦言很感激父母的包容。

職業運動員生涯有苦有甜,外人看來可四出比賽,寓比賽於旅遊。「每次跟大學同學見面,她們都很羨慕我。其實我也羨慕她們,我很想享受大學生活,喜歡搞上莊等活動。後來4年的大學生涯,所有同學都不同了。」Annie有點遺憾地說。

她多年來征戰多頻繁?「每年參加十三、十四個大賽,差不多每月出去一次,去年比賽稍為多些,在香港的時間最長5天。一些比賽可能接連舉行,我們乾脆在當地住。」兩姐弟已幾年沒有在香港過年,Annie說起來有點感觸。

「前幾年,我們都沒有在香港過年,今年我初三就離港,弟弟更沒有在香港過年。」這算是不小的犧牲,但有時運動員住在當地人家裏,對方知道過年是中國人的傳統節日,都會排解一下異鄉人的思鄉情,「他們會帶我們去唐人街,一起感受一下氣氛,也很開心的!」

Image description Annie 4年前大學畢業,滿足了媽媽的期望。(歐詠芝Facebook圖片)

Image description 她最近贏得巴基斯坦公開賽冠軍。(歐詠芝Facebook圖片)

不知獎金多少

人不在港不要緊,最重要是利是照𢭃。「我們教練都有給利是我們,親戚也理解我們是身不由己,都會留利是給我和弟弟。」Annie表示壁球運動員不算慘,「香港單車隊經常回內地訓練,一年只有一個月在香港,他們比我們更慘,凡事要懂得向好的方面想。」

Annie目前世界排名第十一,最高時曾上過第六位,弟弟則排第二十五位。世界壁球賽多籮籮,港隊成員會挑選大賽參加,包括美國、英國、埃及、科威特、巴基斯坦,比賽之餘還能一睹當地文化,「一般賽會安排行程,讓球手們了解當地的人文歷史,有些地方不是由賽會安排,會覺得不太安全。」

凡事要向好的方面想,香港球手相比其他國家職業球手,其實已幸運得多。Annie說:「訓練由體院安排或組織,賽馬會則會提供資助計劃,或贏比賽提供獎金,壁球總會則負責亞洲賽、亞運會等港隊賽事。」選手們出外比賽還有資助,根本不用擔心費用問題。

記者問獎金豐厚嗎?Annie笑着說:「我們都沒有看,都是自動轉賬,沒留意有多少。多與少都好,我們更注重世界排名,獎金是其次,體院每個月有資助,不用擔心錢那方面。有其他國家球手,真的要靠獎金付機票和食宿費用,相對就會辛苦一些,所以我們都覺得自己很幸福。」

在父母眼裏子女都是小孩,Annie不諱言媽媽一開始也不放心,「第一次有教練陪去比賽,他們也會很緊張,問這問那。現在不會問,最多出發時會問:你準備好未?我們說準備好啦!他們也就放心了,不會再問落機坐什麼車啊?聯絡好人接機沒有?……」

她和弟弟都處於運動員的黃金年齡,「我自己經驗、體能等各方面都很好,所以要好好把握這幾年。2012年曾排第六,我的目標就是要重返那個位置。當然,今年還要參加亞運會,希望能為香港隊爭取佳績。」她坦言代表香港會多一份責任和團隊精神,不像職業賽般自我。

「香港球手無後顧之憂,只要專心打好比賽就行。訓練上,體院給我們很好的環境,還有按摩、物理治療等,令我們減少很多受傷的機會。訓練上也有專人安排,我覺得這方面壁球比其他球類優勝。」有成績就有好的資源,香港壁球運動就是靠球王、球后代代相傳的。

「家姐我走先啦?」弟弟做完另一個訪問後過來道別,Annie有點不知所措:「啊?你走啦?那你走吧!」兩姐弟一起四處征戰,忽然弟弟說要先走一步,姐姐顯得有點意外。可見,這對壁球姐弟有多親密。「我們偶爾也吵架的,但不會超過一天。」她說。壁球打破了所有的隔閡……

Image description Annie(箭嘴)和一眾香港運動好手一起出席活動。(歐詠芝Facebook圖片)

Image description Annie(左一)坦言代表港隊出戰,多一份責任感和榮譽感。(歐詠芝Facebook圖片)

歐詠芝小檔案

年齡:29歲、職業:壁球手

世界排名:第十一位、學歷:香港理工大學工商管理學院畢業

撰文:吳雄

[email protected] hkej.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