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界之外:卡地亞.故宮博物院工藝與修復特展

2019-07-05

Image description 靈感中國展廳用上了紅色塑造其主題的個性(故宮博物院供圖)

2009年,故宮博物院與卡地亞首次攜手在故宮午門展廳舉辦「卡地亞珍寶藝術展」,10年後的今天,兩者再度攜手,呈獻「有界之外—卡地亞·故宮博物院工藝與修復特展」,展覽830多件珍品。本次展覽以「精湛技藝」為主軸,通過3個展廳鋪陳靈感中國、風範見證、時間技藝3個主題。通過展覽,品牌希望能夠啟發觀眾領略中西珍寶藝術所富有的美感與工匠精神,關注展品背後中西交融的歷史和意義。

Image description 在時間技藝的主題中,有一個角落特別展示了6件經故宮科技部與卡地亞製錶工坊聯合修復的鐘錶,而在展廳中亦播放着紀錄片《喚醒時間的技藝》。

本刊有幸獲邀出席展覽,並專訪了卡地亞典藏館長巴斯卡.勒博(Pascale Lepeu)和負責展陳設計的娜塔莉.克利尼埃(Nathalie Crinière),深入了解展覽的故事。

Image description 展覽將卡地亞典藏「天堂鳥」與紫禁 城皇家收藏「翔鳳紋皇后吉服」組成「吉祥鳥」主題,一靜一動,它們在東西方的文化中都象徵了美好願望。

TEXT BY JOYCE MOK PHOTOGRAPHY BY CARTIER

規模宏大
從規模而言,「有界之外—卡地亞·故宮博物院工藝與修復特展」和卡地亞在故宮10年前的展覽相比,可謂更勝一籌。因為以往只有午門正廳作展覽場地,今天展覽場地擴充至東西兩側的雁翅樓,組成2700平方米的展覽空間。對曾經負責過多個卡地亞展覽展陳設計的Nathalie Crinière而言,這個空間之大還是罕有的,而且展覽場地本身也極有含義,需要花心思去彰顯其特色:「這個展覽場地十分大,亦是非常特別的展覽場地。每個展廳也很獨特,我們要想怎樣為每個展廳賦予個性。我們用上不同的顏色去區分3個展廳創造了不同的氣氛,就像看電影一樣,每一幕都總會有驚喜。如果策展一個大型的展覽,你需要確定參觀者不會感到厭悶,你需要給他們驚喜,這正是卡地亞邀請我們合作的原因。展品都很細小,我們需要尋找方法讓參觀者的注意力聚焦在這些珍寶之上。」

Image description 天堂鳥胸針:這枚胸針是 1948 年特別訂製的作品,其難得一見的體量(高 20.2 厘米,重 156.45克)使這枚胸針成為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極為罕見的高級珠寶 作品。Marian Gérard, Cartier Collection © Cartier

展覽的起源可追溯至故宮與卡地亞從19世紀後期開展之情誼,自此兩者繼續保持友好的交流。自2014年起,故宮科技部與卡地亞製錶工坊簽訂了修復合作協議,共同修復6件故宮鐘錶的機芯。2017年,這6件鐘錶修復後獲得重生,李少紅導演製作了反映雙方合作交流的專題紀錄片《喚醒時間的技藝》。修復鐘表計劃的成功也意味着雙方合作不斷突破本來界限的累累成果,因此,雙方便構想透過展覽彼此的藏品展開中西文化、跨越時間對話的的念頭。為實現這宏大的愿景,「有界之外—卡地亞·故宮博物院工藝與修復特展」展出了830多件的展品,展品除來自卡地亞、故宮博物院外,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澳洲國立美術館、卡塔爾博物館、瑞士拉夏德芳國際鐘錶博物館等都借出藏品。雖然展品數目之多屬難得一見,但卡地亞典藏館長巴斯卡·勒博(Pascale Lepeu)解釋在挑選展品的過程中,他們還是有相當多的標準:「選擇展品有很多標準。今次的展覽,它是我們與故宮博物館策展團隊長期而豐盛合作的成果。在一開始,我們為策展團隊提供了有關卡地亞的所有書籍和卡地亞典藏的目錄,讓他們研究和選擇哪些珠寶、手錶或珍貴物品可以與故宮博物館藏品中的珍品一起展出。然後他們來參觀卡地亞典藏,並一起決定展品的選擇。這些藝術作品必須符合我們定義的主題,我們考慮了它們如何代表了某種珠寶或製錶的工藝知識。我們還會看看從它們身上可以知道哪些關於卡地亞的故事,以及它們的藝術和歷史價值。與故宮博物院合作,我們發現了一些有趣的事情,比如20世紀初兩位重要的卡地亞華人客戶──清朝末代王室愛新覺羅·載掄(乾隆的玄孫)和黃蕙蘭女士(民國外交家顧維鈞夫人),我們在展覽中都有重點介紹。」

Image description 天堂鳥胸針:這枚胸針是 1948 年特別訂製的作品,其難得一見的體量(高 20.2 厘米,重 156.45克)使這枚胸針成為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極為罕見的高級珠寶 作品。Marian Gérard, Cartier Collection © Cartier

展陳設計
本次展覽通過午門正廳和東西兩側的雁翅樓共3個展廳鋪陳靈感中國、風範見證、時間技藝3個主題。Nathalie Crinière賦予了每個展廳一種特定顏色去加強其個性,西雁翅樓展廳用上了紅色去展示靈感中國,午門正廳則以金色呈現風範見證,而東雁翅樓展廳就用了黑色表達時間技藝,她解釋說:「一想起中國,便是紅色,而剛巧卡地亞也是紅色的。時間的部分屬於比較神秘,所以選擇了黑色。權力的部分,象徵皇室,我們選擇了金色代表。」3個展廳的排列像英文字母的C字,Nathalie Crinière想到用書法筆觸構成C字,成為本次展覽的標誌。這種極簡主義風格的色彩藝術元素,是傳統與當代的交融與呼應。

Image description 在風範見證展廳中,匯聚了29頂精美絕倫的冠冕,而Nathalie Crinière帶領的展陳設計團體製作了閃爍星河的背景作襯托。

展廳建築內有長迴廊,而且廊柱較多,這對Nathalie Crinière的工作亦增加了挑選性:「靈感中國和時間技藝那兩個展廳只有一個出入口,展廳很長,你進入展廳和離開的路是一樣,你可以怎麼做呢?我們需要動腦筋設計路線,讓你進去及離開可參觀到不同的展品,而我們亦借助了其他設計,讓參觀者會被吸引。」她的團隊亦借助了動畫塑造浸沉式的體驗,但她強調動畫不能喧賓奪主:「我的團體裡面有平面設計師、燈光設計師和多媒體設計師。我們不是刻意去做多媒體影像,而是有目的地去做。我們用多媒體去營造夢境般的氛圍,讓參觀者有更好的心情去欣賞展品。展品本身已很美麗,亦有自己的個性,我們的責任只是去提升它們的吸引力。當策展人告訴我們他希望表達的故事,我們的工作便是要在某個空間說這個故事。我們清楚場地的特質,而我們責任是尋找最好的方式呈現展品。」

Image description 卷軸式冠冕:1902年,卡地亞巴黎,特別訂製這件冠冕上以種子式鑲嵌了枕形切割、圓形舊式切割以及玫瑰式切割石。

中法文化的美學與交流
在靈感中國的主題中,參觀者可了解到路易·卡地亞時代的東方趣味如何影響了西方珠寶設計師的創意風潮。路易·卡地亞的東方藝術藏品為當時卡地亞的設計師們提供了豐富的靈感。在其帶領下,卡地亞對於中國文化和藝術的高度理解,將中國傳統藝術完美融入現代審美精神和造型設計。比如創作於1928年的中國風格化妝盒,盒蓋上的圖案源於路易·卡地亞私人收藏的康熙五彩瓷盤,本次展覽中故宮亦選出院藏的同時期瓷盤,通過對比可見卡地亞對東方意境的完美詮釋。卡地亞的設計亦選取了屬於東方的物料和題材,鳳凰是其中一個常見的主題,展覽將卡地亞典藏「天堂鳥」與紫禁城皇家收藏「翔鳳紋皇后吉服」組成「吉祥鳥」主題,一靜一動,它們分別代表了西方珠寶藝術和東方織繡藝術的最高水準,在各自的文化中又都是人們美好願望的象徵。與此同時,卡地亞世代亦曾經致力服務近代活躍社交的名流,包括民國外交家顧維鈞夫人黃蕙蘭女士,故宮策展團隊將黃女士的傳記與卡地亞檔案記載相互對照,將
讓觀者看到卡地亞珠寶如何參與塑造了中國女性的現代性經典形象。

Image description 重力滾鐘 約1910年,卡地亞滾鐘錶殼從綠色大理石斜面緩緩下落,銀質的一側邊緣雕刻有英文的星期一至星期日。當滾鐘下落至斜面底端也就是星期六時,需要手動將其調至頂端。驅動滾鐘運作的是它的自身重力。Nils Herrmann, Collection Cartier © Cartier

在風範見證的主題中,展示了目不暇給的中外宮廷、王室和貴族的珍寶藏品。來自故宮的三件展品堪稱重中之重:朝珠、乾隆皇帝龍袍、大清嗣天子寶,皆是封建帝王至高無上皇權的代表,與展廳中卡地亞的皇室珠寶交相輝映。卡地亞陸續贏得了王室和歐洲貴族階層的青睞。英國,西班牙,葡萄牙以及俄國……全世界的王室蜂擁而至。英國國王愛德華七世稱卡地亞為「皇帝的珠寶商,珠寶商的皇帝」。二十世紀期間,卡地亞獲得了大量委任狀,享有王室供應商的授權。在西方,冠冕始終是權力的象徵。冠冕自卡地亞創立之初就深深融入它的基因,本次展覽匯聚了二十九頂精美絕倫的冠冕,代表了卡地亞冠冕不同時期的經典風格。除此之外,展覽的亮點還包括為美國上流社會訂製的珠寶,包括一條鑲嵌143.23克拉枕型切割祖母綠的鑽石鉑金項鍊,原屬美國富豪女繼承人格蘭納德伯爵夫人;一條印度風格的項鍊,卡地亞水果錦囊風格的代表作,曾屬美國勝家縫紉機女繼承人之女黛絲·法羅斯,被20世紀20年代和30
年代的雜誌譽為「全球最優雅的女人」。

Image description 中國風格化妝盒:由卡地亞工作坊製作的盒蓋嵌片的圖樣源於一件路易.卡地亞私人收藏的中國康熙時期(1662-1722年)的五彩瓷盤。Nils Herrmann, Cartier Collection © Cartier

在時間技藝的主題中,參觀者了解到跨越傳統文明的對話。從十八世紀初開始,中國風格大量運用於西方鐘錶造型工藝中,卡地亞1922年至1931年生產的13款以中國神話瑞獸、神話人物為主題的系列時鐘便是其中的經典代表。卡地亞也善於捕捉以往鐘錶歷史中瞬間出現的特殊技術或獨特設計,並驅動技術創新,將其進一步發揚光大,那些卡地亞鐘錶中頗為引人注目的神秘鐘、滾鐘、重力鐘,在鐘錶史上都能找到他們早期的身影。此外,上文提及過經修復後的6件鐘錶亦是展覽的重頭戲,而在展廳中亦播放着紀錄片《喚醒時間的技藝》,展示中法交流的成果。

Image description 插屏式座鐘 1926年,卡地亞沒有玻璃鏡面的鐘盤是由雙面雕白玉製成,正反面均雕有中國風景圖。Nils Herrmann, Collection Cartier © Carti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