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擊的藝團 日本Chim↑Pom翻轉南豐

2015-09-11

Image description Chim↑Pom(左)稻岡求、(右) 岡田將孝。稻岡求把南豐紗廠倉庫部的大門,裁出拼圖Jigsaw一塊。

灣仔三層唐樓同德大押被拆,般咸道三榕樹連環被砍,事件未淡下來,又傳出顧問公司建議要殺中環電車。要發展,是否就要犧牲保育?歐美日本落後嗎?為何別人能保存舊日文化,香港不能。

位於荃灣的南豐紗廠,去年公布將花七億將第四至第六廠改造成非謀利創意培育中心"The Mills",秉承南豐紗廠歷史培育新一代設計人才,同時內設藝廊The Mills Gallery (南豐六廠),2017年啟用。他們頭炮找來日本激進藝術團體Chim↑Pom來港,在紗廠內裝置三個作品。Chim↑Pom為日本六人藝術團體,作品富社會性,爭議話題性十足!

翻轉日本

Image description Chim↑Pom在南豐留下的作品之二。他們這次共做了三塊作品。

Image description

日本社會,頗見兩極,一方面群眾集體意識很強,同時也會出現如Chim↑Pom這種怪異且富爭議性的團體。他們最著名的作品之一,應該數2006年的Super-Rat。他們為了回應涉谷的鼠患問題,竟然在當地捉了五隻老鼠,製成像Pokemon的標本!有些人批評這根本是惡搞,而非藝術。到底是藝術還只是惡作劇?Chim↑Pom說 :「談藝術,永遠是觀眾怎樣幻想比較重要,這空間要留給觀眾。我們不大關心觀眾怎樣理解藝術品的。」那麼觀眾反應到底如何?「有些人說它可愛,各人反應都不同。」那麼,Chim↑Pom認為什麼是好的藝術作品?「Chim↑Pom的運作是這樣的:每人都會拿一些Idea去開會,一直討論,直至所有人都同意,這對Chim↑Pom來說,這就是好的藝術了!」

Chim↑Pom的成立源於另一個藝術家,「我們經常到藝術家會田誠(Mokato Aida)家喝酒,喝着喝着發現大家挺投契,就組成了。」你們發現自己身上有何相同之處?「我們都是Kashi。Kashi在日文是甚麼?大概是雜種、屎的意思。」你意思是廢物?「對,就是廢物。」
很多Rock Band都有這種想法,社會認為他們是廢物,不是社會定義下的好孩子,於是他們用頑皮的方式反擊。你們想要把全日本翻轉嗎?「不是會翻轉哦,是我們一定會將日本翻轉的。」那如果由一至十來形容你們的目標,十是翻轉,那麼你們現在身處那裡?「大概在六吧。由六至七,也許要花比較長的時間呢。」

色情變能源

Image description

Chim↑Pom要翻轉的,不只日本,來港期間他們也繼續搞鬼,並用幽默感,為香港留下一段獨特回憶。Chim↑Pom有一個作品是這樣的:先在報紙上登色情電話廣告,再把電話接到一器材上,它接來電會震,Chim↑Pom聲稱,要把這個震動集合起來,成為再生能源。「噢,香港人似乎都很喜歡這個Idea!怎麼有這個Idea?那是因為日本是色情行業最發達的國家之一,而色情電影日本也生產得最多,我們認為,色情也許是一個巨大的能源!如果我們能把它轉為能源,它會是又安全又環保的呢。在2007年311事故之後,我們深思後,結果做出了這三個Model。日本人近年很擔心這問題,這是時候,看看人類可以作出怎樣的改變了。」Chim↑Pom曾有作品涉及核能議題,2009年,他們在廣島原爆圓頂館(Atomic Bomb Dome)的上空寫下” ピカッ”(PIKA,即閃光),你們怎看待核能問題?稻岡求:「Chim↑Pom每個人觀點都有點不同。我自己來說,(右) 如果能夠完全不用,當然好,但我也明白這並不容易。」

Chim↑Pom共六人,分別是五男一女,今次來港只有其中二人:岡田將孝(Masataka Okada)及稻岡求(Motomu Inaoka),六人平常怎樣分工?「我們之間是有分工的。平常不會由我們來面對傳媒,我們算是技工,傳媒方面一般交由隊長 Ellie(唯一女隊員)負責。每人都有不同角色,除了隊長對外較多,我二人負責技術性工作,另有二人林靖高 (Yasutaka Hayashi) 、卯城龍太 (Ryuta Ushiro)主要做設計,最後一位水野俊紀 (Toshinori Mizuno)則主力做表演。」每天都會拗撬、吵架嗎?「不會每天,每星期吧!我們一星期開一次會,當然我們會拗撬。有時候我們一周會開會兩三次,並不合用投票來做決定,反而是一直將Idea丟出來,直至所有人都同意,那就找到那個Click,達成共識了。」

拼圖見希望

Image description 2006年成名作Super-Rat,把鼠患變成藝術。(Chim↑Pom SUPER RAT 2006- Video, rat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MUJIN-TO Production, Tokyo)

這次來港,兩名Chim↑Pom成員帶來了三塊拼圖,嵌上了南豐紗廠三道門上,為紗廠他日改建成創業培育中心The Mills Gallery展開序幕。

這個拼圖概念,是怎樣來的呢?「這次我們是應南豐邀請來港。猶記得311地震時,博物館受損,很多展覽都取消了。當時很多藝術家都認為藝術失去了它的社會功能,甚至停止創作,我們的反應算快,3月地震,5月就開展覽了《100 Kiai》(意思即100個笑容)。」他們一方面製成新作品《Broken Peace (Piece)》(按:Peace和平,也同時帶着Broken Piece碎片的意思),這作品是從白色的方塊中,鋸出拼圖的形狀,同時帶領市民嚷出心願口號,如我想要什麼什麼心願,一直嚷這些沒有機會達成的心願,卻另一方面,把正能量帶回給當地居民。2014年,他們再開展覽《It's the wall world》,「我們還是在尋找藝術的價值,拼圖塊狀仍是我們創作的主題,我們將它由白立方中取出,換到另一個地方上去,我們想,這可培育藝廊與外間世界的互動,也同時將藝術的價值分享到世界各地吧!同時,我們將拼圖塊狀收集起來──這些我們與世界互動的明證,再將他們拼起來,我們相信,這能夠表達出一個既多姿多彩又和諧的世界。」

文:何兆彬 圖:Ben T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