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張錦滿:熟女青男從滬開車到桂

張錦滿 | 2016-02-15

Image description

首次看林家威作品《愛在深秋》,乃華語片少有愛情公路電影,講女影星(溫碧霞飾)在事業和婚姻都過了黃金時期,與丈夫(譚耀文飾)發生誤會。一次活動,她到了上海,機緣巧合兩次坐上同一的士,給年輕司機(趙炳銳飾)留了電話。在華語電影裡,少有是女主角社會地位高而男低的,我初接觸便覺得此片不落俗套。

兩人碰上不久,女影星一時興起,說想緬懷舊日浪漫,竟然請年輕司機開車載她從上海到桂林去,重訪十年前與丈夫訂情的地方。情節如此瘋狂,我便認定編導林家威和另外兩位編劇李非、黄國兆(兼任監製)在人生經驗和電影技法兩方面都相當老練,否則不會選擇如此高難度題材來挑戰?

查看資料,林家威早在2005年拍攝短片《家≠族》,便表現老練。在空無一物的場景,角色沒有對話,只以類似機器人的僵硬姿態、動作、反應,來呈現家庭破裂、各成員關係疏離。他確藝高膽大。

林家威第二部作品乃在巴西拍攝的紀錄片《Still Life in Mobile Town》(2008年),陳述日本和中國文化滲透進該葡萄牙語國家裡。那裡青少年熱衷日語及日本動漫、遊戲機、相撲教學,和中國武術與佛教。

林家威第一部劇情長片《其後》(2010)由兩段故事組成,皆講外來客。第一段寫離鄉多年遊子返家,感覺所有人皆已遺忘他,他尋找原因,意外捲入陰謀裡;第二段,同一人飾演的主角,向飯館老闆透露到來意圖,逐步把老闆拉往死亡陷阱裡。家園歷經長久時間後,變形為異度空間黑洞,吞噬旅人對家園的想望。

從上述電影可見,林家威早已深度掌控對家國、人際情懷細節。到2011年他又拍了《新世界》,Coco抱著夢幻綺想,從北京去到大阪的新世界町過聖誕,現實立即狠狠戳破美夢,旅館破舊狹小,她提著行李走在夜晚街道,被遊民纏上,難堪如難民。但影片卻寫她觀察到日本在泡沫化後長年積弱的經濟:Ivy在日本留學、晚上在酒店打工,而當老闆娘的華裔Eri,長期奮力掙扎,生活艱苦,恰與Coco代表的極富中國鮮明對比。

林家威在2013年又完成了《戀戀南方》,講大阪雜貨店日籍韓裔老闆,娶日本太太,又有韓國空姐情人,並利用她來帶韓貨來販賣。林家威把大阪、首爾、香港三地裡多個男女,因工作而往返各地,而衍生外遇、戀愛、友誼關係,各人串起來,日語、韓語、英語、廣東話彼起此落,顯現出全球一體化不同種族重新混融,而又摻雜飄忽不定的茫然之感。

林家威電影,呈現穩固關係會有出人意表的變化,而在飄浮失重過程中,意外會發生。為甚麼林家威會如此老練?原來他於1970年在馬來西亞出生,卻在大阪唸電氣工程,在東京的電信公司工作了六年後,毅然放下網路工程師穩定高薪,轉去北京電影學院當學生。他的跨國界的學習和工作背景,確給他作品重要養分。

林家威《愛在深秋》不像近年國內出現的公路愛情電影那麼膚淺和表面化。馮小剛的《非誠勿擾》,注重觀眾興趣,—時日本北海道,一時海南省三亞,又杭州又北京上海,堆砌今天中國社會奢華,卻沒深入講出男女相處之道。至於寧浩的《心花路放》,則著重攪笑,講職場年輕失敗者從北京開車到雲南大里,沿途趁機展現今天中國的光怪陸離,並沒有探討今天社會年輕男女內心和人際關係。

林家威《愛在深秋》,從上海到桂林的路程中,有描畫男女主角內心世界和心理變化,並在最後,清楚肯定女主角選擇,心回到丈夫,雖然意外已發生。

當然,該齣電影存在不少缺憾,其中最大莫如是溫碧霞過份重視臉部化妝,而忽略以身體來散發女性魅力。該片由溫碧霞投資,導演林家威作為僱員,無法指揮老闆,更不能命令她,導演功能難以發揮,回天乏術。

此外,影片在開拍前,製作費突然從二千萬港元大減一半至一千萬,於是從上海開車到桂林的過程,畫面細節便表達得不夠力量。據云,影片根本沒有從上海到桂林沿途拍攝,而全部只在粵北借景,那實在致命。

林家威仍能在三星期內,帶領大隊人馬連同器材、道具,乘搭火車,奔波過千公里,最後可把故事搬上銀幕,其實已經做好導演本份。至於片中場面細膩描畫,感情深度、內涵意義、趣味小節等,頗為缺乏,全可理解。這齣電影不是之處無疑明顯,可是為了認識林家威這位大有抱負而懷才未顯的老練導演,我認為《愛在深秋》仍要一看。

一般觀眾最想知道這部電影娛樂性怎樣。我坦白交代,現在片中男女主角從上海到桂林整個四、五天旅程,女的一直端莊,並不輕鬆,而男的則一直「吃齋」。據說,林家威有拍了男女主角在共處一車的四、五天裡,在穿山過水的長長公路上奔跑之餘,有親密床戲,但不知何故,該組戲沒出現在銀幕上。

該部電影如果換了出品人,片中男女主角在該四、五天車程裡,會出現身體接觸的浪漫、溫馨、歡樂,甚至刺激畫面。其過程不會像現在那樣有點不近情理。(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