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張錦滿:故事只為承載新穎表達形式

張錦滿 | 2016-03-31

Image description

早前我談陳炳釗前進進劇團上演歐洲新文本話劇時,已提問題:營造破格表現形式,往往會減少劇場感動觀眾的力量。鄧樹榮製作形體劇場也出現近似情況,演出莎劇《泰特斯》,衍生藝術上新意義,然而在掀動觀眾情感方面,力量卻薄弱了。

近期連續看了英國國家劇院製作的《深夜小狗神秘習題》(NT Live電影院版)和《簡愛》(香港藝術節),有所發現,似乎為上述問題找到答案的端倪。

英倫新話劇似乎呈現新路向:導演注重嶄新表達手法,務求新花樣,至於故事內容,則快速交代便算,並不醞釀和營造傳統劇場那感動觀眾的戲劇效果。

先說1847年出版的小說《簡愛》,故事內容講10歲孤女寄養在富貴舅母家作妹仔,受盡歧視欺凌,而她逆來順受。她努力讀書,幸好能改變命運,後來她當上家庭教師,受僱於大莊園。遇上高大威猛男主人,她春心動,戀上了他,可是蜜運正濃時,男主人卻突然說,會另娶新歡,把她打擊到崩潰。原作者Bronte姐妹的小說(《咆哮山莊》與《簡愛》等),百多年來皆影響著中國愛情小說與電影,而其故事橋段,又這樣那樣化身進入香港上世紀五十年代的粵語電影裡,由黃曼梨、白燕等等演繹,不知哭喊了多少婦孺眼淚。

現在英國女導演Sally Cookson於2013年把《簡愛》搬上舞台,分上下集演出。她根本推翻傳統概念,大膽不顧原著女主角逆來順受、男主角高大英俊令女人神魂顛倒那些內容,轉而把無助而卑微女孩,重新演繹為獨立自主、思想自由女性。

Cookson新版本得到好評,2015年底,倫敦National Theatre邀請她重導該戲,從Bristol Old Vic劇場(Bristol離開倫敦兩小時車程),搬到倫敦演出,並要求把上下集極度壓縮,減至3小時15分。該短版本在倫敦和Bristol成功演出之後,便馬上搬到第三站香港來。

Sally Cookson放了三人樂隊在舞台上,鼓與結他奏出興奮音樂,又安排女黑人演唱,為演出訂下輕快調子,同時交代劇情發展。巨型兩層高鐵架是佈景,眾演員不時攀上攀落,又繞著鐵架和周圍走。他們有時還在舞台上奔跑,(乘坐火車,經過一站又一站),不時在動,相信已經令到台上台下所有人都忘記眼淚。大家在看的並非1847年苦命女人,而是個新女性。

Image description

至於英國國家劇院推出的《深夜小狗神秘習題》(英文劇名為《深夜小狗耐人尋味事件》),開始時有點故弄玄虛,其實是個家庭戲。故事發生在1998年Swindon,由主角15歲自閉症男孩敍述,一夜鄰居家犬被殺,他獨立追查殺狗兇手,並把鄰居訪問和調查細節紀錄下來。他窮追不捨下,竟然揭發自己家庭秘密,原來他父親一直欺騙他,他出生前逝世的母親其實仍住在倫敦。

他隻身到倫敦尋母,之後,殺狗兇手固然有人承認,而父母親複雜關係也弄清楚。此時,他要考大學,同學都畏懼數學科,他卻考出好成績,他歸功於當初追查那宗殺狗事件。

《深夜小狗神秘習題》原著小說由於自閉症男孩的內容而受國際關注,並贏得小說獎,至於舞台劇,由Simon Stephens改編劇本,Marianne Elliott導演,於2012 年8月2日在倫敦國家劇院首演,而在9月6日現場拍攝,轉播到各地電影院去。該戲於2013年在倫敦、2015年在紐約內外百老滙,皆贏得最佳戲劇獎。

我認為得獎理由,不在於主角為自閉症男孩,而在於劇本改編傑出。該戲於倫敦、紐約演出多次,皆在舞台和燈光設計等方面,奪得獎項。就我們在電影院看到的NT Live版本,四面觀眾席,舞台(表演區)在中央,沒有甚麼具體佈景道具,大家焦點放在地板上,

地板巧妙內藏很多LED小燈,亮起來可顯示配合劇情的各種不同環景、場合。該地板設計師想象力豐富,構思新穎有趣,簡直嘆為觀止。

《深夜小狗神秘習題》和《簡愛》兩個作品,不能代表整個倫敦劇場情況,可是從該兩作品看,卻起碼見到新景象。在今天歐洲、英國、倫敦、紐約話劇,表達手法、形式變得更重要,至於故事內容,以前視為重要的戲劇情節,只化為文本、訊息而已。

以前文藝理論是「內容重要,而形式服務內容」,而今天則似乎改變,「故事劇情不過是載體而已,只用來帶出趣味豐富、炫人耳目的表達形式」。

知悉今天大夥人看戲,重視表達形式,而故事劇情只當訊息來看待便算,那麼本文開頭所提的新文本劇場與形體劇場,便可理解。(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