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張錦滿:觀第44屆藝術節小結

張錦滿 | 2016-05-03

Image description

觀賞香港藝術節不經不覺來到第44個年頭。我離開學校在社會做事那一年,正碰上第一屆香港藝術節舉行。當時全無慨念,拿著購票小冊子,都不知要看甚麼。剛巧有同事在學拉大提琴,他跟我講節目裡小澤征爾、馬友友等名字,正在國際當紅。他還提醒我,我當時住在銅鑼灣,落街行去利舞台看表演,便可以與國際大都會高文化市民連線。
我幸運遇到這高人提點,看香港藝術節,著眼國際名牌,乃順勢之舉。多年後我便知道,如此觀藝策略相當明智。
資訊流通,早已促使全球一體化,各地大部份有識之仕,其實都在分享同一張世界精英名單。記住榜上一些名字,與世界各地新相識交談,會可能較快投契,我常以此測試,成功率不低。

看Peter Brook的《戰場》,便純因導演名氣。9小時節目濃縮成1小時多,我沒所得但亦沒失望,因早已知導演在應酬我等「集郵」觀眾。

購票冊子提到《首席女聲》以Maria Callas為本,我慕名入座,才發覺自己去錯地方,當晚坐在加拿大才子Rufus Wainwright粉絲團中,無法投入。

小冊子介紹《真相奇幻坊》,也令我中伏。我對超現實主義大師Daly很大興趣,怎知內容非關他甚麼「真相」,卻接近太陽劇團出品,那不是我飲的那杯茶。

Image description

今年藝術節沒有爵士音樂節目,取以代之是世界音樂,觀眾反應甚佳。古巴鋼琴Diawara與非洲馬里女歌手Fonseca合演,「有今生,無來世,冇得輸」。鋼琴行雲流水,女聲近乎天籟,觀眾聽到手舞足蹈,演出者欲罷不能。

羅馬尼亞的雲雀大樂隊9人吹銅管、2人玩敲擊,如此陣容已合我近期胃口,更有趣在成員全來自一條偏僻隱世鄉村,那裡只有80個吉卜賽家庭。樂隊自1997年開始行走歐美日本各地,全演奏已消失的鄂圖曼傳統音樂,都受到歡迎。他們來到香港,同樣表演完全不受美國影響的音樂,仍可令到全場觀眾起立跳舞,有點奇妙,給我驚喜。此又一例證,以心來演奏音樂,自能打動觀眾。

古巴Orquesta Buena Vista Social Club上次來香港藝術節,已有幸成為座上客,今回樂隊已換了多位新人,重來作告別演出(adios tour)。80多歲Omara Portuondo出台演唱賣風騷,而年過七旬的Manuel Mirabal和Barbarito Torres,仍用心吹小號和彈laud(西洋琵琶),盡顯老藝人職業道德。他們現已遲暮,離開舞台也算適當。我高興與該傳奇樂團共享珍重告別禮。

Image description

小說《簡愛》出版於1847年,講孤女寄人籬下,歷盡辛酸,終於苦盡甘來,她成功改變命運。今天英國National Theatre把該流行大半個地球的故事,製作成3小時半話劇,大玩顛覆,弱女成為自主新女性。該個舞台製作,現場音樂,歌唱片段和動作場面都不少,表現手法新鮮,可觀。

一如往年,藝術節今年又委約創作本地話劇《論語》,講6位中六男女生即將面對HKDSE,在中文老師(朱栢謙飾演)課堂上,學習課文與考試技巧,其間涉及人生和社會當下議題。鄧智堅編/導均佳,內容和對白貼近現實,而演員亦自然。此戲內容具份量,意義不凡,值得重演,讓更多中學生看到此易感同身受的佳作。

鄧樹榮的《馬克白》不像他前作《泰特斯》玩實驗,轉而回歸傳統演出方式。偉碩(梵谷)與韋羅莎全身充滿張力,奠下全個演出緊湊基調。兩人穿現代西服,而其他演員則穿古代中式服裝,視覺新鮮,而又寓意貪權人性延續到今天,我欣賞。

Image description

現在世界各地演莎劇,對白都變為日常語言,去除莎翁最寶貴的詩意。如此演譯莎劇,只著重人物性格和劇情,而刪除詩味,我覺得是自扁身價,可惜。

荷蘭演員Valentijn Dhaenens的《大嘴巴》,乃個人獨腳戲,他彷數十位名人演講,從古代(蘇格拉底)、到近代(馬丁路德‧金、甘乃廸、Malcolm X、拳王阿里)至近期(拉登、布殊父子)等等。幾十段演說組成整個演出,構思絕妙,而諷刺與批評均很有力量,至於他個人演出,充滿能量,極具感染力。

台灣優人神鼓多年來每次到港演出,都展現新貌,並在藝術上登高一級。今次與柏林Rundfunkchor(廣播電台合唱團)合作演出《愛人》,導演劉若瑀與德國音樂總監Christian Jost配搭得宜,可喜可賀。優人神鼓有潛力在歐洲繼續發展,如成功便真令人高興。

Image description

今年芭蕾舞《睡美人》,場刊印舞團是俄羅斯聖彼得堡劇院芭蕾舞團Mikhailovsky,可是售票冊子刊登的卻是Staatsballett Berlin(柏林國家芭蕾舞團)。藝術總監與編舞Nacho Duato先後服務該兩個舞團,所以觀眾並不介意那個團來表演。

該齣芭蕾舞首演於Mikhailovsky劇院,而俄羅斯舞團來港,或許可能是更佳。我看3月17日香港首演、俄羅斯新星Angelina Vorontsova跳的那一場,見到所有舞者身材、舉手投足皆有流暢線條,悅目醒神,是我看芭蕾舞最賞心一次。以後我會再看名牌舞團演出。(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