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張錦滿:人人都係卡門

張錦滿 | 2016-08-01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作家Prosper Mérimée(1803-1870)生於巴黎,精通希臘、西班牙、英國、俄羅斯等國語言,並翻譯各國作品為法文,文壇地位舉足輕重,然而他最為世人所知卻是一短篇小說《Carmen》(1845)。

該故事講19世紀初,西班牙Seville地區煙葉廠一吉卜賽女工卡門,走私犯法,放縱情慾,惹來眾多男人圍著她,其中一士官竟為她拋棄家鄉愛人,並為她與人打鬥,違反軍法,逼得要逃亡。卡門心野,同時間卻結上新歡,士官被她害到雞毛鴨血。

士官陷於絕望,探過彌留的母親之後,轉到鬥牛場找卡門理論,可是到見面時,卻又心軟。他天真到竟然希望卡門回心轉意,只要跟他一起走下去,便會對她既往不咎。

卡門那時已答應與鬥牛勇士結婚,當然拒絕士官,並直告之,她再不能回到過去情慾受枷鎖的日子。士官聞言,怒火中燒,憤而舉刀把她了結。

卡門故事後來傳遍天下,非因法文原著受歡迎,而是法國作曲家Bizet(比才)在1875年把該故事改成歌劇之故。比才所寫主題曲,初時不太成功,後來卻流行世界各地,並且衍生舞蹈、電影等等不同體裁作品,把卡門這角色唱到街知巷聞。1960年香港王天林導演的電影《野玫瑰之戀》,可作《卡門》漢語代表,片中葛蘭演繹,我相信,放諸國際也不失禮。

Peter Brooks於1983年導演《卡門》歌劇,玩顛覆,由黑人來演女角,盡展性感,網上有說那是《卡門》歷來兩、三個輝煌演出之一。我好彩,當年遊紐約時讓我在林肯中心看到該版本。

然而我也要提出,《野玫瑰之戀》裡葛蘭演唱主題曲那一片段,亦可能列入世界十佳《卡門》版本名單上。該首歌由服部良一根據比才歌劇來改編,而李嶲青作詞,句子用字簡單直接,活生生呈現卡門人生哲學和情慾觀,其中四句歌詞,在56年後今天聽來仍然震撼:「男人不過是一件消遣的東西,有甚麼了不起‧‧‧,要是我愛上你,你就死在我手裡」。葛蘭那放縱表情和性呼喚,超越時空,在今天也不失威力,沒有同胞對手可與相比,大家不妨上youtube求證和欣賞。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今年6月29日下午在沙田大會堂,我又幸運看到另一個精采版本《卡門》,由西班牙國寶Maria Pages與她的舞團來合演的《I, Camen》。Pages跳佛蘭明高多次獲國家舞蹈獎,她來編排的佛蘭明高舞蹈,同胞導演Carlos Saura將之拍成三部曲。

這回,她領導自己舞團來演卡門,尤如靈魂上身。她與原著的卡門同樣來自Seville,而她為徹底表達角色放縱情慾、自由解放,在選樂和編舞上,與其他由男導演大不同,並不局限於佛蘭明高單一類型。她挑選不同類型音樂,並親自跳出多種舞蹈,創出混雜作品,符合卡門在男女關係上勾三搭四風格。

此外,今個版本卡門以第一身來自述,充份表現角色十足自信,她甚至自豪對觀眾說:「我就係卡門、我即係卡門」,極具霸氣,尤如英雄凱旋歸來,面對萬千歡迎群眾,發表演說那個氣勢。

Pages當天還作出罕見舉動,演出中途竟停下來,一手拿米高峰,一手竟然拿出「貓紙」,對著全場觀眾,艱苦唸出拼音廣東話:「我係卡門,人人係卡門‧‧‧」,繼而逐隻字講出在今天現實中,該如何彷效卡門來做女人。

Pages此回並非演繹19世紀卡門,而是呈現今天卡門,不跟在男人後面,而要當家作主,反抗不忠丈夫,不做老板奴隸,不做主流商業意識形態盲蟲,不追隨時裝潮流,不亂減肥,不狂用化妝品,並且拋棄高跟鞋,相信自己情慾,獨立思考,全面解放思想,要愛便愛。

我不清楚西班牙婦女解放情況,相比起美、英、法等地,究竟差別多少。那天我在沙田大會堂,看到Pages挺身作卡門代言人,以廣東話呼籲和鼓勵在場女觀眾,去學卡門,做新女性。如此全面投入宣揚卡門精神,前所未見,我要記下Maria Pages在香港這次文化行動。(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