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張肇基:日不落帝國的黃昏

張肇基 | 2020-11-17

疫情持續,出外旅遊未見曙光,惟有繼續想當年。

1997年下半年首兩個月,曾號稱「日不落帝國」的英國接連失去兩顆明珠,第一,當然是曾經璀燦的「東方之珠」香港,另外就是廣受國民愛戴的戴安娜王妃。趁此段重大歷史時刻,筆者於當年十月份就專程前往英國緬懷一番。

Image description 倫敦唐人街中餐廳慶祝香港回歸

十九世紀的英國是地球上的霸主,殖民地遍佈全球,靠的是當時先進的航海技術,在倫敦格林威治區,除了著名的天文台及分隔東西半球的本初子午線外,就展出一艘現存世上最古老的帆船Cutty Sark。Cutty Sark於1869年建造,1870年2月15日首航前往中國上海,回程裝滿五百多噸茶葉,只花25天就返回倫敦,是當年茶葉貿易的最快紀錄,快速運輸有助保持茶葉新鮮,此後Cutty Sark一共來回中國八次,至蘇彞士運河開通,及蒸氣船的發明,茶葉運輸有了更快通道,1877年以後,Cutty Sark改為到澳洲運輸煤炭及羊毛。2007年此船曾發生火災,現已修復。

Image description 運載茶葉的快速帆船Cutty Sark

此次英國倫敦之行,前後共11天,行程緊湊,觀看了白金漢宮御林軍換班儀式,遊遍大英博物館、特拉法加廣場、海德公園、格林威治天文台、National Gallery, Imperial War Museum, London Transport Museum, Covent Garden 以及 Tower Bridge等,有兩天即日來回遊牛津及劍橋,也學人附庸風雅,兩個晚上看了兩齣音樂劇“Les Misérables” 以及“Miss Saigon”。

Image description 大笨鐘、紅色Routemaster古典巴士、路人的乾濕褸(Burberry? )好一幅倫敦風情畫

在倫敦街頭漫步,最有趣的經驗是遇上AEC Routemaster Bus, 這款外型古典靚絕的雙層巴士,首批原型於1954年面世,至1968年停產,車廂只設尾門,但不設閘,乘客可隨意上落,車上有售票員,但筆者持有One Day Travel Card,就可以在街上跳上任何一輛Routemaster,停交通燈位或遇上交通擠塞,不用到站也可隨便下車,非常好玩。可惜的是,至2005年12月,這款巴士正式退出公共巴士服務。

Image description 戴安娜王妃的故居肯辛頓宮Kensington Palace

Image description 悼念戴安娜王妃的字條

遊覽大英博物館期間,在咖啡店喝咖啡,來了兩位白人老先生「搭枱」,萍水相逢,大家閒聊起來,其中一人說他是皇家空軍退役老兵,曾參加第二次世界大戰,我問:是飛行員,駕駛著名的噴火式戰鬥機嗎?他說不是,只是電報員,負責收發摩斯電碼Morse Code,我說在修讀電子工程時也學過Morse Code,還記得一部份呀!例如 •— 是A, —⋯ 是B, -•—• 是C,有了共同話題,於是你一言我一語,竟也度過了個多小時的美好時光,出外旅遊遇上一些卧虎藏龍式的人物,也是難得的體驗。

Image description Imperial War Museum 展出的噴火式戰鬥機

說起噴火式(Supermarine Spitfire)戰鬥機,筆者少年時代看過一套戰爭片《大不列顛戰役》,早已對此款戰機印象深刻。1940年7-10月,納粹德國對英國進行大規模空襲,轟炸目標由最初的軍事設施,至後期轉移至倫敦市區,英國空軍在戰機數量上處於劣勢,但噴火式戰鬥機性能優越,令德國空軍損失慘重,最後進攻英國的計劃不了了之。在Imperial War Museum也有一架噴火式戰鬥機展出。

噴火式戰鬥機戰績彪炳,但挽救不了大英帝國的命運, 二戰英國雖是戰勝國,戰後各殖民地紛紛爭取獨立,帝國遂土崩瓦解。

Image description 白金漢宮。飛機在天空中留下的氣流,和白金漢宮的旗杆重叠,畫面氣氛詭異

Image description 白金漢宮御林軍換班儀式,時值深秋,衛兵換上灰色制服,不及夏季鮮紅色的好看

英國國勢可算是步入黃昏,龐大帝國不復存在,但正如俗語有云:「百足之蟲,死而不僵」,她的軟實力仍不容忽視,英語、議會制度、普通法、時裝、搖滾音樂、電影⋯⋯,影響力依然遍及全球。

日落餘暉依然美麗。

Image description 雨中的牛津份外淒美

Image description

文、攝:Johnny Che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