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Priscilla:《複製人徐福》- 人都是又怕死又貪心

Priscilla | 2021-04-27

(內含劇透)

《複製人徐福》 雖然以孔劉和朴寶劍主演的韓國首部複製人科幻大片為宣傳重點,這卻並不是一部單純以科幻特技刺激感官的電影。導演其實是想借複製人這個題材去探討有關生命的意義這個哲學課題。

近年不少韓國電影除了在劇本和視覺效果推陳出新,亦嘗試在娛樂之外探討一些課題。例如《逆權司機》講有關公義、《上流寄生族》論貧富懸殊、《隧道》是有關官僚貪腐、《與神同行》則有關善惡因果。《複製人徐福》談的是生命意義為何。

Image description

徐福,正是相傳當年率三千童男童女遠赴蓬萊為秦始皇尋找長生不老藥的方士。複製人以徐福命名,因為在電影故事中,研究所之所以投資複製人技術,就是要從他身上抽取幹細胞去為人類治病。

朴寶劍飾演徐福看起來像個青年,實際年齡卻只有10歲,意外因為複製人技術而擁有超能力。在實驗室裏,他跟白老鼠沒有兩樣,是實驗品,一件比較罕有昂貴的實驗品。從來沒有離開過實驗室的他,唯一的感情依靠,就是被他視為媽媽的研究所所長(張英南飾演)。奈何對所長而言,徐福只不過是她早逝的兒子的替代品⋯⋯

朴寶劍演的徐福,面對槍戰冷眼旁觀滿不在乎,卻又對花花世界(尤其是即食麵)充滿好奇。十年來在實驗室都是透過書本認識世界,對人情冷暖又出奇地看得通透。朴寶劍的演繹,看得出有對角色的心態作詳細思考。看這部電影,本來主要捧孔劉的場,卻有被朴寶劍的演技秒到。

劇組在角色的設定花了不少心思,朴寶劍飾演的徐福長生不老兼有特異功能,孔劉飾演的閔奇憲則是一個充滿罪疚感又有絕症的潦倒前特工。一個生無可戀但不會死、一個痛苦萬分卻不想死,二人亡命天涯,心態和處境都成強烈對比。

年邁又機能衰退的科技公司主席大概有點像是當年秦始皇的化身,家財萬貫,貪生怕死,想重拾健康青春,長生不老,就投資研究複製人來做不死藥。

徐福是一個悲劇。因為特殊的身份,他成為野心家爭奪和謀害的對象。 在實驗室,他要長久面對每天打針抽骨髓的無限痛苦。雖然明知研究所所長和奇憲的出發點都是自私的,他仍然自願回到實驗室,因為對他而言,生存的意義在於和別人的連繫,和對別人的貢獻。當他發覺他在世上唯一的連繫已經逝去,而人的愚昧自私可以毫無底線,他就寧願尋死也不願意再被利用。

Image description

近年看韓國電影,常常會被他們不斷嘗試推陳出新的精神而折服。雖然不是每個嘗試都成功,有時可能會覺得他們扭橋太過分了,打鬥太血腥了或是特技太誇張了。但是他們拒絕原地踏步,不斷挑戰新元素的努力的確令觀眾常常可以耳目一新,也令他們的娛樂事業得到了長速的發展,在國際上爭一日的長短。

Image description

《複製人徐福》的導演李鎔周擅長拍文戲。電影的思考部份比特技打鬥着墨較重。以科幻題材來思考人生的本質,不失為一個有趣的嘗試。觀眾假如可以放開對科幻動作電影的固有想法,放空去感受徐福的世界,或許會有不一樣的體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