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張肇基:柴油火車告別之旅

張肇基 | 2021-09-01

Image description 鐵路電氣化全線通車,大埔滘站將被取消。

Image description 墨綠色的柴油火車,跟大自然環境很匹配。

1983年7月,九廣鐵路英段(現在稱為港鐵東鐵綫)完成了電氣化進程,柴油火車的歷史任務告終。在這個炎夏七月份的其中一天,特別來乘搭一轉跟它道別。

Image description 柴油火車窗口可以打開,伸頭出窗外看風景

柴油火車不單止是筆者的回憶。「⋯⋯在香港,我的樓下是山,山下正是九廣鐵路的中途。從黎明到深夜,在陽臺下滾滾輾過的客車、貨車,至少有一百班,初來的時候,幾乎每次聽見車過,都不禁要想起鐵軌另一頭的那片土地,簡直像十指連心。十年下來,那樣的節拍也已聽慣⋯⋯那輪軌交磨的聲音,遠時哀沉,近時壯烈,清晨將我喚醒,深宵把我搖睡,已經潛入了我的脈博,與我的呼吸相通。將來我回去臺灣,最不慣的恐怕就是少了這金屬的節奏⋯⋯也許應該把它錄下音來,用最敏感的機器,以備他日懷舊之用⋯⋯」(《記憶像鐵軌一樣長》p.139;作者余光中;洪範書店出版)

Image description 大埔滘車站,靠山的一邊的主建築,已重建為鐵路員工宿舍。

Image description 柴油火車還未退役,大埔滘車站的設施已開始拆卸。

臺灣著名詩人余光中於1974至1985年間,在香港中文大學出任中國語言及文學系教授,亦居於山上的教職員宿舍,所以每天都聽到「輪軌交磨的聲音」,也成為余光中的回憶。「香港的火車電氣化之後,大家坐在冷靜如冰箱的車廂裏,忽然又懷起古來⋯⋯從前那些汗氣、土氣的乘客,似乎一下子都不見了,小販子們也絕跡於月臺⋯⋯站在今日劃了黃線的整潔月臺上,總覺得少了一些什麼⋯⋯」(《記憶像鐵軌一樣長》p.140)。余光中居港十一年的日子,正好見証了九廣鐵路由柴油火車轉型至電氣化的過程,他的感受也在他的著作中娓娓道來。

Image description 柴油火車還未退役,大埔滘車站的設施已開始拆卸。

Image description 一片荒涼景象

這趟柴油火車告別之旅,到了大埔滘站先行下車拍拍照,這是一個奇怪的車站,方圓幾公里內人煙稀少,為何會有火車站?原來在上世紀七十年代以前,大埔滘海邊曾經有碼頭,有街渡前往塔門、吉澳及西貢北等地,後來水路運輸式微,碼頭被荒廢,沒有碼頭,火車就沒有需要在此停站,但也看過一種說法,此站是在單線雙向年代(即站與站之間只有一條路軌,南北行共用)作為避車之用,所以鐵路電氣化兼鋪設來回雙軌之後,就索性將大埔滘站取消。

作為一位攝影愛好者,頗有責任有義務去紀錄時代的變遷,近日翻查舊作品,就找到這輯柴油火車最後幾天的照片,在此之前多年,也曾拍攝過鐵路公路交匯處,(又稱平交道,當年在上水、大埔元洲仔及大圍都有)以及「藤圈交接」過程(鐵路單線雙向模式的運作機制,詳情可到大埔鐵路博物館參觀)等幾乎是遠古時代的事物,可惜至今仍未找回,好可能已經在多次清理舊物時丟棄掉。

昔日拍攝一些普通的紀錄相片,可能就是日後珍貴的歷史文物。這是「老海鮮」對社會的貢獻(一笑)!

文、圖:Johnny Che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