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張肇基:亂世不了情,柳如是與錢謙益

張肇基 | 2021-11-02

Image description 明末「秦淮八艷」之一的柳如是

早前一星期內掛了兩次八號風球,而且懸掛的時段相當長,有一天整日足不出戶,正在納悶之際,忽然想起有文化界朋友在網上提到有齣國產電影叫《柳如是》,立即上YouTube Channel 找來看看,不看則已,一看驚為天人,於是翻來覆去看了多遍,而記憶中此片好像沒有在香港上映過。

Image description 柳如是演唱崑曲《牡丹亭》

柳如是,何許人?電影簡介中說明,是根據《柳如是別傳》改編,那麼《柳如是別傳》又是一本怎麼樣的奇書,值得去將它拍成電影?

先介紹電影情節⋯⋯

Image description 柳如是在陳子龍引薦下加入了文人圈子,常穿男裝討論時政

女主角柳如是,本名楊愛,五歲那年,被家人賣到了歸家院,跟隨江南名妓徐佛學藝,十四歲時被內閣首輔周道登買下,由於年輕貌美,才華過人,深受周道登寵愛,常教她讀詩學文,同時亦招來周道登眾妻妾妒忌,周道登死後,她被趕出周家,之後以楊影憐為名,淪落教坊司入籍為妓,在亂世風塵中一直飄零,至1633年,已是秦淮當之無愧的頭牌。此時她遇上了初戀情人陳子龍,並一起度過五年快樂的時光,直至陳子龍高中功名,即將前往浙江赴任,影憐耗盡積蓄脫藉從良,欲與子龍廝守終生,豈料子龍以國事為重,婉拒了影憐的好意,實情是介意影憐風塵出身影響仕途,影憐痴心錯付,卻沒有「顧影自憐」,以辛棄疾詞《賀新郎》「我見青山多嫵媚,料青山見我應如是」為材,再改名為柳如是。與陳子龍分手之後,柳如是孤身一人,帶著一匹白馬,乘船到江南遊歷。

遊至岳武穆祠,得知滿族大軍已攻破濟南城,大明江山搖搖欲墜,柳如是即席揮毫,題詩一首:

「錢塘曾作帝王洲,武岳遺墳在此丘。游月旌旗傷豹尾,重湖風雨隔髦頭。
當年宮館胡連騎,此夜蒼茫接戍樓。海內如今傳戰鬥,田橫墓下益堪愁」

恰巧這首詩被剛到此地的錢謙益(字牧齋,明朝文人,官至禮部尚書)看到,認為這詩凸顯了年輕學者憂國憂民之情懷,大為讚賞,柳如是既驚且喜,並在友人汪然明的引薦下,跟錢謙益認識,其後在一個「比文招親」的選婿大會中,亦表示以學問挑選,只有錢謙益才合心意。正是兩情相悅,明崇禎十四年(1641年)錢謙益不顧家庭與世人的非議,以正室之禮迎娶風塵出身後來從良的柳如是。婚後居於西湖畔「絳雲樓」,兩人朝夕相對,讀書論詩,歲月靜好,一時傳為佳話。

Image description 錢謙益以正室之禮迎娶出身風塵,後來從良的柳如是

然而好景不常,1644年李自成攻入北京,崇禎皇帝自縊身亡,弘光於南京繼位,錢謙益出任禮部尚書,臨危受命,本有一番保家衛國壯烈情懷,未幾,揚州被清兵攻陷,史可法殉國,數十萬平民被殺。至南京被圍,有感於史可法死守揚州,只為保住士大夫的氣節,但百姓生命何辜,經過深思熟慮,錢謙益決定出降獻城,後來更剃髮上京,替清廷效力當官,由於夫婦倆政見不同,柳如是仍留居南京,不作「夫唱婦隨」。

有一天,柳如是在茶檔喝茶,聽著老闆談論時局,「老百姓只求生活安穩,看他們鬥來鬥去,就像看戲一樣,不管甚麼朝代,誰當皇帝,我們的生活還不是一如以往,耕耘勞作,清茶淡飯⋯⋯」,柳如是頓時覺醒,歷代皇朝更替,有如花開花落,本應如此,天命難違。此時錢謙益因為不被清廷重用,託病請辭還鄉,對於苟且偷生的丈夫已無恨意,兩人破鏡重圓。順治四年(1647年),錢謙益捲入黃毓祺反清案被捕入獄面臨死罪,在危急關頭柳如是到處奔走相救,錢謙益最後獲釋。

Image description 錢謙益剃髮上京,替清廷效力,柳如是不值其所為,夫妻分道揚鑣

康熙三年(1664年),錢謙益病逝,終年83歲,個多月後,柳如是自縊身亡,一代奇女子玉殞香消,享年46歲。

Image description 夫妻相伴終老,錢謙益病逝,終年83歲

著名歷史學家陳寅恪(1890~1969) 學貫中西,曾到法、德及美國留學,亦是民國時期清華大學國學研究院四大導師之一(其餘三位是梁啟超、王國維與趙元任),晚年卻致力於「紅妝研究」,所謂「著書只為頌紅妝」。柳如是,明末「秦淮八艷」之一,才華出眾,詩詞書畫無一不精,雖是風塵出身,但在國破家亡之際,表現出來的氣節風骨,猶勝於屈膝變節的士大夫,是以陳寅恪稱她為俠女名姝,並且耗時十年,為她寫下八十萬字的巨著《柳如是別傳》,讓柳如是的事蹟流傳後世。

文:Johnny Cheung     圖:網上片段截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