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投資創造力 活化烏托邦

2019-04-29

人的腦袋是世上最強大的力量,人世上一切的思想、文化及建設,都是來自人腦的創作力。虛幻地說,印度宗教相信整個宇宙只不過是大神梵天在作的一個夢。有尖端的理論物理學家也指出,整個宇宙可以是超級黑洞的 Event Horizon 邊緣,投影出來的信息,而人腦把它感知成一個現實世界。

世上最有魅力的人是有腦的人。俊俏的容貌會隨着年華老去而消失,但人越成熟,思想就隨着經驗累積更顯犀利。我碰過各行各業的猛人不少, Alexandre Allard 思想成一個完整體系,創新前衛得來不是鸚鵡學舌吹水,在事業上不斷得到巨利的成果,是一個極具前瞻力的企業家。


TEXT BY 簡國慧                 PHOTOGRAPHY BY 楊光@KYEUNG.COM

Image description Alexandre Allard 是位極具前瞻力的企業家。

Alex 是在美國出生的法國人,父親是工程師,母親是數學教師,童年在非洲長大, 15 歲回到法國唸書。他專長軟件設計,自稱為 Geeks ,早在 90 年代初便覺得未來的行銷及廣告,應該是以個人( Individuals )為中心,設計了能夠記錄及預計個人消費行為的軟件,大受歡迎。他的公司 Consodata 在 2000 年被 Telecom Italia 以五億歐羅收購,他才32歲。

個體崛起尋求重建現實
少年得志,並未被勝利沖昏頭, Alex 反而放棄了軟件設計,回歸磚頭,開始做歷史建築重建活化。他說:「我的軟件公司的價值是虛的,沒有什麼可以留下在這世界。明天有人設計更好的軟件,就變得全無價值。我決定做一些實質的東西。 What I believe is the remaining of the brick and mortar 。」當所有人熱烈追求科技及 AI ,就急流勇退,他需要建立一些實質的東西,他相信 The Future is Physical 。

Alex 有法國人喜歡思想的遺傳因子,他說:「在二千年我想到電腦會取代很多人的工作,世界會大改變,以往人要工作得到金錢去消費,將來人需要學懂怎樣消費時間,學懂怎樣去生活,我們需要 Re-invent the World 。」他說人未來的生活的要點是經驗( Experience ),植根在兩處,一是需要有根源及靈魂,即是傳統及文化。Alex 指着維多利亞港說這兒的靈魂已經消失,以往海上全是舢板。二是手工製作( Craftsmanship )的價值。

Image description Jean Nouvel 設計的 Rosewood Tower 被樹木圍繞。

為了證實自己的理念, Alex 進入歷史建築重建活化去學習。為什麼是歷史建築?因為歷史建築才有他理念中的靈魂。首個物業重建活化計劃是 1998 年,在倫敦優良地段購入一個舊馬廐改建。繼後,他說服了北京政府改建前門地區,可惜這計劃未竟全功。但也因為這計劃,他認識了周大福公司, Alex 坦言不認同拆卸舊區重建的方法,但不打不相識,周大福成了 Alex 最新在巴西的重建計劃 Cidade Matarazzo 的夥伴, Rosewood 酒店將進駐其中。酒店及計劃中的住宅,由 Alex 的老夥伴,法國著名建築師 Jean Nouvel 及設計師 Philippe Starck 負責。

城市森林闢劃多元空間
Alex 曾經計劃改造巴黎協和廣場的 Hotel de la Marine ,因為是法國最具歷史的建築物之一,路易十五興建它以召集法國的工匠進駐,拿破崙也在這裏即位,巴黎市政府最後拒絕建議。 Alex 沒有氣餒,把他的理念帶到巴西,而且規模更大更全面,把他理想中的「美好未來生活」實現。

Image description 森林中的城市, 汽車通道收藏在地面下。

Matarazzo 是聖保羅市中心的一所醫院,已經荒廢多年,但是旁邊就是車水馬龍的街道。 Alex 把它變成一個烏托邦式未來城市,今年底就建成。它自給自足,內有 Perma-Culture (尊重人及環境的耕種)供應居民及旅客每天所需,一個「城市中的森林,森林中的城市」,人跟大量植物在自然環境中共融共存。三公頃的土地內有豪華住宅及酒店,商場、會議室、音樂廳,藝術工匠及藝術家在其中工作。交通道路都安排在地底下,地面像個森林,建築物是升高在其上,一萬株樹木的枝葉將來會纏繞建築物外牆。

Alex 說世界面對最大的三個問題都是跟 Diversity 有關,分別是宗教、種族及人與環境的對立。他說巴西聖保羅是最理想實踐他的計劃的城市,因為它解決了以上三個衝突。第一,在宗教上,巴西人可以早上到教堂,晚上到清真寺。第二,種族多元化,巴西有 67% 的人口是混血兒,擁有最大的黎巴嫩、意大利、日本及南美洲黑人族群。聖保羅最好的醫院是一所以色列資金的敘利亞黎巴嫩醫院,三者在中東是水火不容。三,生物多樣化,巴西人幾千年來就跟植物住在一起,甚至會跟樹木說話。聖保羅市有適合土壤向世界示範,明日的城市怎樣解決這三大問題。

Image description Cidade Matarazzo 實現明日的烏托邦城市。

授人以漁創新社會主義
Alex 自豪的說他把多個烏托邦理想變成真。其一最突出的是實現了城市耕種,他的 Perma-Culture 計劃,把變壞的泥土變成有生機,種出健康的蔬果,得到巴西政府支持,現在他可以經營 200 個農場。他召集街頭失業漢訓練成農夫,然後給他們土地,「人最重要有尊嚴,他們能夠自食其力,種植出來的蔬果也充滿能量,是最健康最好的,富裕居民樂於購買,顧客也感受到當中的能量。」其次,有錢人跟窮人在同一個社群生活。「現時地產的觀念太狹窄,同一個空間可以在二十四小時內可以由不同的人使用。計劃中的 Cellar 22 音樂廳(一天運作 22 小時),小朋友白天可以免費進來,深宵就要幾百美元門票。」 Alex 稱此為 Reverse-Communism 。

Image description Alexandre Allard 說:「我在實踐反向的共產主義。」


「我不是政府做財富再分配,只是建立一個系統,得來的錢用到有需要的人身上。」 Alex 也將這狀況稱為混合城市( Mix-City )。「有錢人通常只會碰到悶蛋,身旁的人每分鐘只想着賺錢。他們在共用空間中會碰到年輕人、藝術家,藝術家是  Prophets for Tomorrow 。這些人才是擁有真正的能量( Real Energy ),令生命更有趣,有錢人也希望被 Enlightened 。」 Alex 每項投資都能獲取巨利( Consodata , 時裝品牌 Pierre Balmain ),絕對不能以幸運來形容。他說:「我很幸運很早就得到一大桶金,所以我有能力去嘗試不同的行業,從很多有創意的人身上學習。我很努力,每一項投資都想得通透。我得到最寶貴的經驗來自 Micro-Finance ,你借錢給漁夫購買小艇推動器,他就能過很有尊嚴的生活,窮人的還款率超過 99% 。我的合作夥伴( Positive Planet NGO )足跡遍及 80 個國家。」


Alex 的思想充滿平權、尊重環境,及一種創新的社會主義,又有很高的幽默感。他說世上最差勁的是 Group ,把一群聰明人放在一起,所有人都變得愚蠢。我覺得他是一位成功企業家的同時,也是一個哲學家和社會創新( Social-Innovation )革命者。他說 Real luxury must come from Creativity and Talent ,不是空口講白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