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攜手履行海洋使命】Breguet X Race For Water

2019-08-16

聽着海洋保護基金會(Race For Water Foundation )行政總裁 Franck David 講話,會聯想到大海習習的風,這位 27 年前藉粗大手腳贏取了巴塞羅那奧運滑浪風帆金牌的法國運動員, 10 年前開展了他的第二人生,與瑞士企業家 Marco Simeoni 一起成立海洋保護基金會,矢志保衛海洋。去年,寶璣錶( Breguet )全球總裁馬克.海耶克先生( Marc A. Hayek )宣布與海洋保護基金會正式成為合作伙伴關係,共同推進 2017-2021 年奧德賽航行旅程( Odyssey 2017-2021 )的全球航行項目,攜手履行海洋使命。

TEXT BY LITTLE GRASS   PHOTOGRAPHY BY BEN TAM (PORTRAIT)

Image description 海洋保護基金會行政總裁 Franck David

去年聯合國在世界環境日發表報告,指出每年全球製造的 90 億噸塑料製品中,僅有 9% 被循環再用,其餘大部分埋進堆填區或焚化爐、亦有不少流入海洋之中。海洋保護基金會堅持發展海洋生態平衡相關科學研究,此次與寶璣錶聯手喚醒世人對於海洋生態保育與塑膠垃圾污染帶來的危害,為實現塑膠垃圾能源化以及乾淨能源轉型的目標而揚帆啟航。海洋衛士號( Race for Water Odyssey )採用太陽能、氫氣、風力等多種乾淨可再生能源為動力,旨在證明 100 噸重的船舶不需要依賴石化燃料就能完成全球航行。海洋衛士號的奧德賽航行旅程會於 35 個城市停靠,為世界各地的科學家與決策者們提供交流平台,分享彼此在保護人類最珍貴資源—水資源領域的心得。寶璣錶承諾直至 2021 年任務結束,都會為本次全球航行提供支持。

自 2017 年海洋衛士號展開全球航程後, Franck David 和海洋保護基金會的伙伴拍下了無數海岸堆積着膠袋、潛水員在塑料垃圾中游曳、海龜鯊魚被塑膠糾纏的照片,然而他說他更渴望展示的是那些荒涼海島的壯麗景觀、那些天涯海角的黃昏之美、那些偏僻的海灘的豐饒生命。較早前,寶璣錶宣布海洋衛士號將於十月尾來到香港停留三個月,《信報優雅生活》把握了 Franck David 六月來訪香港的機會,深入了解海洋保護基金會的海洋使命。

LJ:《信報優雅生活》

FD:海洋保護基金會行政總裁 Franck David

海洋衛士號及其香港之行

Image description 海洋衛士號( Race for Water Odyssey )採用太陽能、氫氣、風力等多種乾淨可再生能源為動力,旨在證明 100 噸重的船舶不需要依賴石化燃料就能完成全球航行。

LJ:Odyssey 海洋衛士號將於十月尾來到香港停留三個月,到時將有什麼計劃?

FD:十年前我們創造了 Race For Water 海洋保護基金會,我們主要集中在兩個主題之上,第一項是海洋的保育及防止塑料的污染,第二項是研究能量的轉變,現已開展了為期五年Odyssey ( 2017-2021 )的旅程,已經開始了兩年多,主要的工作是學習 Learn ,分享 Share ,以及行動 Act 。

首要工作學習就是在船上進行科學的實驗,我們歡迎不同地區的科學家登船,與我們一起探索科學的征途。我們三個月前在新喀里多尼亞( New Caledonia )法屬小島做過海洋實驗,還會在菲律賓的巴拉望省( Palawan )再做一次海洋實驗;第二個重點是分享,我們要跟不同地方的居民分享對塑膠污染海洋的體驗,無論是專家、學生或者政治決策者,我們都會邀請他們上船,一起觀看我們在路上所見所聞的塑膠污染問題;最後是關於行動,我們要真正對抗塑料流入大海造成的污染,所以我們會建議不同的解決辦法。目前我們推廣的重大突破是法國最新型技術將塑膠廢料轉化成電能,我們與法國 ETIA 研究組織合作,首座發電廠設於法國城市 Vernon ,這是一座獨特的發電系統,將塑料以高溫燃燒到 800 度令塑料氣化,然後再將這些高溫的氣體化成電能,這真的是一個十分創新的科技,亦可以推廣到每一個偏遠的城市去化解現在仍無法消解的塑料廢物。

我今次來香港先行視察,發覺香港的減用塑膠及保護海洋都很受到社會的關注,也獲得很好的成績。

LJ:海洋衛士號擁有現時世界上極為先進的環保動力,有哪些特別的地方?

FD:這艘船所用的全部是環保能源,是世界上獨一無二、不必用任何人工能源的船隻,理論上可以永續在海洋中航行。它有着世界上最大的太陽能發電航行的交通工具,憑藉三種天然動能來源,三種能量分別是太陽能、風能及氫能。第一項是 512 平方米的太陽板可充份吸收太陽能,儲藏在 8 噸的鋰電池之中;第二項是從水中提煉出氫氣,氧化作用將水中的氫氣跟氧氣分開,然後將之加壓至 350 bars 大氣壓力,總共 200 公斤的氫氣儲藏於 25 個氣壓樽之中,待有需要時應用;最後一項是船上的風箏, 40 平方米的風箏昇至 150 米的高度作自動導航,可以藉風能帶動船隻。

這是十分有趣的一次航行,我們整個旅程完全沒有用到任何化學能源,我們不趕急着去什麼地方,所以船隻行得比較慢,每小時只行走 4 海哩( kt )的速度。我們十月尾抵達香港時,大家可欣賞到這艘船的特色之處,也有開放給予學生的講座。我們得到寶璣錶精準時計的合作,他們在航海領域中早已寫下不可磨滅的歷史成就, 18 世紀便製造出許多專為測量經緯度而特別設計的航海天文鐘,讓帆船能夠在茫茫大海中精確導航,確保航向與位置,最後順利抵達目的地。

寶璣 Marine 航海系列腕錶

寶璣錶製作了 Marine 航海系列腕錶,為整個奧德賽航行保駕護航。今年推出的 Marine 5517 腕錶、 Marine Chronographe 5527 腕錶,以及 Marine Alarme Musicale 5547 腕錶的表殼以至錶鍊均採用鈦金屬設計,堅固輕巧。錶盤的不少細節均啟發自航海世界。秒針的砝碼採用航海信號旗設計,呼應寶璣品牌首字母 “B” 。 透過藍寶石水晶底蓋,機芯的修飾一覽無遺。機芯橫槓之上鐫刻了日內瓦波紋,令人聯想起船隻的甲板。金質自動盤可見船舵的設計。每一枚機芯都有獨立編號及寶璣簽名。最後,錶背底蓋上刻有 “Horloger de la Marine” ( 海軍御用製表師 )字樣。

Image description Marine Alarme Musicale 5547 腕錶內置 519F 型機芯,並設有鬧鈴功能、第二時區顯示、日期顯示。多用途鬧鈴可作喚醒功能、預約或事項提要。當啟動敲擊裝置時,船鐘會於 12 時位置顯示窗展現。擁有 45 小時儲能,矽質游絲及擒縱,防水 50 米。


Image description Marine Dame 9518 腕錶備有白金或玫瑰金款,錶盤飾有海浪風格的手工鐫刻珍珠母貝。白金款飾有淡藍色珍珠母貝,而玫瑰金款則飾有乳白色珍珠母貝。鑲鑽錶圈款式,鑲嵌 50 顆圓形切割鑽石,綻放耀眼光芒。錶帶扣和錶冠護橋亦鑽嵌鑽石,流光溢彩。

海洋保護基金會的長遠目標

LJ:可否詳細解釋一下能源轉型的原理?

FD:塑料是由石油提煉中的副產品,石油經過 400 度高溫煉油就會產生出副產品塑膠;現在我們是反向將熱度提高到 800 度,才可以徹底將塑料廢物完全氣化,這種新技術就是 Biogreen pyrolysis ,將高溫的塑料氣化並與水蒸氣進行反應,將材料進一步轉換成可燃氣體,這些高溫氣體的燃料就可成為電能。這是很具創意的構想,生產電力中途不會產生任何污染,因為中間不會變成碳的物料,完全是高溫的燃燒塑料,所以不會排出碳的廢氣。我們覺得這種新技術對細小的島國特別有用,像太平洋的小島國,他們的塑料污染問題現在就十分嚴重。若然沒有辦法處理小島上的塑料廢物,就要用上大筆金錢將這些廢物運往大國處理,例如運往中國。我們盡量幫助小島國想出解決辦法,這就是基金會其中一個目標。

Image description 海洋衛士號船員佩戴的鈦金屬特別版 Marine 5517 要待整個五年航程完結後會進行拍賣,所有款項將撥作海洋保護基金會。

LJ:現在雖然你們有了新科技可以控制塑料轉化為能,但長遠來說會否是立法作監管可以更加有效地減少塑料廢物?

FD:這個是當然的,我們的目標有五個方向,是 Refuse, Reduce, Reuse, Repair, Recycle ,這五個方向都是希望朝着政府控制塑料的使用與廢棄、重用之上,兩個月前我們去了瓦奴阿圖( Vanuatu ),協助推動他們實行了一條應用塑膠品的新法例,就是不能夠再用任何塑膠袋或塑膠盒用來盛載食物。這個國家雖然窮貧,但他們的領導人很有遠見,我認為這是很好的一個選擇。我們相信塑料是很好用的東西,由於十分輕、也十分堅韌,用來做手機殼是十分好用,所以若然做到拒絕使用及減少使用,已經是十分有效地減少塑料廢物。最好的方法當然是完全不再生產塑料產品,但這在現今還未有取代品時是難以實行的。我們給大企業灌輸終端的構想,像可口可樂公司生產的飲料瓶子,他們不獨要構想瓶子的好用之處,還要構想最終瓶子歸屬之處,這就是循環經濟學,在今天企業上是十分重要的。我想大工業現在都想有所改變,但這個改變可能要花很長時間的。

有25%海洋中的魚類在體內殘留着塑料廢物,這個問題愈來愈大,這些數字都明確顯示我們現在就要行動,我們的海洋衛士號在這時候踏上征途最適合不過。

Image description 海洋衛士號的奧德賽航行旅程會於 35 個城市停靠,為世界各地的科學家與決策者們提供交流平台,分享彼此在保護人類最珍貴資源—水資源領域的心得。較早前,寶璣錶宣布海洋衛士號將於十月尾來到香港停留三個月。

LJ:過去經歷了兩年的奧德賽航行旅程,在海洋上有沒有特別重要的發現,或者在各地使用塑膠上的新發現?

FD:兩年的旅程令我想講的就是:「地球的海洋實在太美了!」太多美麗的地方,我們更加要努力去保持這些地方的美景,我們很幸運有一個如此美妙的地球與海洋,我不想只是將那些醜陋的海上塑膠垃圾展示出來,或者大量海洋生物被塑膠害死的照片,我們也要將這個海洋多美好的一面展示給大家看到。而今次寶璣錶正是引領着我們航行的重要角色,我們一起延續與航海領域的深厚淵源,支持這次影響着人類共同未來的 Odyssey 航行得以夢想成真。我們要顯示世界上這些漂亮的景色還在,那些荒涼海島的壯麗景觀、那些天涯海角的黃昏之美、那些偏僻的海灘的豐饒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