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oin us |

《幸運是我》:惠英紅的演出層次

2017-04-20

今年的香港電影金像獎,有不少焦點都落在《樹大招風》、《一念無明》與《點五步》3片的新晉導演身上。其實,另一位同樣有份提名最佳新導演的羅耀輝,他與他的作品《幸運是我》同樣值得關注。《幸運是我》講述惠英紅飾演即將步入老年的芬姨,獨自居住在舊唐樓裏;患上腦退化症的芬姨機緣巧合地遇上了從廣州來港不久的青年介旭(陳家樂飾),兩人由最初充滿磨擦的相處變成最後的相濡以沫,並發展出一份宛如母子關係般的深厚感情。

文:安娜

Image description

雖然《幸運是我》上畫時不算有很多的宣傳或受到足夠的關注,但可幸的是惠英紅能夠憑芬姨一角贏得最佳女主角。她在《幸運是我》裏的演出,幅度很廣,全面地表現了芬姨不同的個性與面貌,這是一個很大的優點。在電影中,我們起初見到的芬姨是一個非常焦躁、不耐煩的婦人,脾氣有點怪;觀眾當時還未知道芬姨是有病的,驟看大概會覺得她是一個很難相處的婦人。

劇情往後發展,特別是在介旭搬了去跟芬姨同住之後,觀眾就會開始見芬姨其他層次的個性。在那個髮白容倦、常帶着懷疑與焦慮的婦人背後,其實也會有平靜、可親甚至可愛的一面。例如她喜歡下廚,會煮粥或者炒幾道小菜給介旭吃;她愛看電視──而且指明只會看亞視,這個描寫就頗有點小幽默,及後有一細節寫介旭給她換了一部新電視,然後兩人就坐在沙發看3D電影,場面非常溫馨親切。

保留角色尊嚴

作為一個腦退化症病患者,惠英紅在電影裏的「重頭戲」自然就是那些演繹病發、失常,以及情緒有極大波動的場面。然而,這些具戲劇性的場面(或者說,這些都是容易變得過分地煽情的場面),導演羅耀輝與惠英紅都處理得相當有節制。

有兩個細節可以一提;首先是介旭剛換了新電視之後,就教芬姨以後看亞視要按「11」。但芬姨早就牢記着亞視是「2」,突然間要她轉變過來,就沒辦法記住了。完全不明白為何亞視會無端變成「11」的芬姨,喃喃重複着「亞視係2啊」。

惠英紅演繹這個細節時,在演出上沒有任何刻意的誇張(特別是語調都是平板、低聲的),故此觀眾看起來不會覺得芬姨是一個失去理智、無法溝通與相處的瘋子(特別是那句重複多次的對白,若拿捏不好,有機會讓人覺得可笑且不可信),反而最能讓人感受到的,是芬姨的徬徨無助。在電影稍後的另一個段落,因照料芬姨而備受壓力的介旭忍不住發起脾氣來,直言要不是他擔心芬姨一個人在家死了也沒人知道,他早就跑了。

芬姨在介旭坦白尖銳的言辭下,猶如一隻驚弓小鳥,戰戰兢兢地說出:「你講吓㗎咋係唔係啊?你唔好真係揼低我喎!」面對死亡與孤獨,惠英紅用自持含蓄的演繹,表達了芬姨內心巨大的惶恐與脆弱,但同時保留了角色的尊嚴,不讓角色輕易墮入一種歇斯底里的狂亂與虛無之中。這種細緻、小心翼翼、平均得分寸準確的演出,是非常少見、難得的。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