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裂性遊戲》 女性主義充權意味的親密關係故事

2017-08-04

有養貓的人都知道,貓對於體形比自己小的動物,殺戮可是毫不留情的,殘忍傷害弱小,是動物的天性。就算貓在人面前如何溫馴可愛,對人的情緒洞察入微,溫柔對應,如果貓有天變成老虎一樣大,也難保牠不會殘忍施爪,一呈手握生死權的快感。而換了人與人之間,這種殘酷的角力在親密關係中尤其明顯,當關係裏權力失衡,弱勢的總是難以躲避強勢一方的傷害,而這種傷害又是如此理所當然。

多年來的社會教化中,女性總是被教導成為弱者,要懂得忍讓退後,成全他人,然而這種教化,也容易讓其容易處於弱勢,尤其在親密關係中,在各種暴力侵犯面前也選擇默默忍受。如何讓人超脫性別定型的桎梏,在弱勢中掌握自主權,是女性主義者,或是其他性別研究學者關注的重心。法國導演法蘭索瓦奧桑的《分裂性遊戲》,正拍出了一個富有女性主義充權意味的親密關係故事。

Image description 歌兒與保羅長得一模一樣的Louis發展出另一段關係。

鬱結難解

歌兒常被莫名的胃痛折磨,女醫生認為她是精神問題多於身體問題,建議她求助臨床心理學家保羅,兩人在過程中互生情愫,進而同居。然而從小覺得被母親拋棄的歌兒,心裏仍有難解的鬱結。歌兒從小就喜歡誘惑母親的朋友,卻不喜歡被觸碰,到長大成人,仍活在被拋棄的惶恐中,懷疑戀人所說所做的一切。

一次她偶然看到戀人在街上與其他女人狀甚親暱,質問不果,自己追查下發現該處有另一個臨床心理學家執業,而名叫Louis的他竟然與保羅長得一模一樣。保羅溫柔體貼、冷靜理性,讓她感到安全,但無法充分理解彼此的關係,他不慍不火的愛,總讓她感到空虛。Louis則是另一個極端,霸道無理、粗魯無情,卻能洞察歌兒內心的渴望,深深吸引她,並以性作掌控手段。

雖然歌兒無法逃脫,卻也開始慢慢掌握主導權,揭開背後的秘密,並開始發現自己有選擇的可能。電影從一開始就把陰道的關合、眼球的開合畫面剪接在一起,其形狀與通往心理諮詢室的螺旋形樓梯相同,首尾呼應,性的角力也是心理上的角力。在親密關係中,歌兒一直處於被動位置,因為保羅不喜歡而送走愛貓,服從Louis一切的命令,在性方面也從未主動追求自己的快樂,在兩人關係中愈來愈無法掌握自己的命運。

Image description 法國名模Marine Vacth飾演歌兒,Jeremie Renier飾演保羅。

虛實難分

然而歌兒也是個勇敢的人,在不知是幻覺還事現實的驚慄情境中,也從不畏難撥開迷霧,甚至開始掌握行動的力量,不再被動,甘於處於劣勢,甚至在性交中變成男性角色,掌握主導權。電影中人物的細微心理轉折,都以幻覺與現實交錯的畫面帶出,如安排歌兒在當代美術館當保安,藝術空間就如歌兒自己的身體,平靜空白卻充滿躁動氣氛,藝術品從黑白分明、充滿生機到後期變得血跡斑斑,都有各種暗示,而充滿鏡子的心理學家辦公室也帶來虛實難分的暗示。經常在旁觀察他們性交的貓,也是歌兒內在自我的化身,站在另一個自主角度觀照自身。導演對兩性情慾角力、對女性自主的探索都下了不少功夫。但可惜的是電影對Louis的故事鋪陳得太圓滿,結尾因此給人草率之感。

最後歌兒母親一句「愛從來無法拯救任何人」,堪稱全戲綱領。親密關係中總是無可避免充滿各種傷害,在權力角力中彼此苦苦掙扎和折磨,對於曾有精神創傷的人,愛雖然必要,但能做到的畢竟有限。保羅雖然溫柔體貼,但在Louis的對比下,便會發現他的性格也有冷酷無情的一面。如導演接受訪問時說:「電影的結尾是寧靜的,歌兒的病情被好好診斷治療,事情似乎慢慢恢復正常。但所有事仍未解決,歌兒仍感受內心虛空。我不會從正面或負面看這結局。它是殘酷而無法平息的,就如性,就如潛意識和慾望。」然而掌握自主權的歌兒,就算面對這種殘酷,也能一直走下去。

撰文:卡夫卡

[email protected]

Image description 勇敢的歌兒最後也掌握主導權。

Image description Louis的辦公室有長長的黑走廊,帶有另一種心理暗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