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杜汶澤 憤怒化作《空手道》

2017-10-26

一身黑西裝,神情肅穆接受訪問,多少反映出杜汶澤對新片《空手道》的重視。訪問中,他相當慎言,每條問題都緩慢作答。

由他自編自導自演的《空手道》風格同樣的嚴肅冷酷。大家總以為杜汶澤個性搞笑,他偏偏不來這一套。阿澤說,《空手道》提煉自他在生活上的衝擊及憤怒。近年一邊沉醉於烹飪,一邊習拳考至黑帶。憤怒之外,空手道改變了他,「本來我喜歡用語言攻擊別人的,但學會空手道後,我反而不敢了。」

文:何兆彬
圖:Michael
Makeup : Khaki yan
Hair : Milkchan @ Xenter
Suit sponsored by 852 Tailor House
Hotel Panorama by Rhombus

Image description 杜汶澤。導演、演員、空手道黑帶、烹飪節目主持。

我喜歡用語言攻擊人
「我是一個喜歡用語言攻擊別人的人。」男仔總喜歡打架,年少時鍾意打交?「唔係鍾意,係成日打交!但唔係識功夫咁打囉。又唔使識嘅,枱面咁多嘢。」他笑:「好多人跟家人說,去學功夫都係強身健體。但打網球打羽毛球夠係強身健體啦,我認為學武術就係用來打交的。我本身就是攻擊性好強的,我說話,十句講到第九句就攻擊一個人,或攻擊一個民族,又或攻擊一個星球!功夫對我來說,它是一個攻擊人的方法。」

要傷人,他本來選擇了用嘴巴,這有時比拳頭更加直接更加傷人。成長時沒學武術,直至幾年前,他才正式香港拜倉田保昭為師,學習空手道。他說倉田相當嚴謹,對姿勢尤其有要求。習拳五年,終於考到黑帶,算是武林中人了,卻反而不敢打架:「到我學懂之後,有點轉變,它跟我的語言不同。我是一個喜歡用語言攻擊別人的人。但到我學識之後我反而不敢,原來每個人都可以去學的,只要你認真,有耐力、有毅力、堅強、忍得痛,能夠食得鹹苦,你就學得好!」

大概是見過真正功夫好的人,他越學越不敢用,「可能像閣下啦,或者連我去買條錶帶,那個人隻手都起晒繭!可能你在路口搬貨,跟你擦身而過撞到你那一位,駕著白色貨Van,或駕Bentley那一位……分分鐘那天誰心情不好,可能落車就打死人了。」本來他多少想像過武術是憤怒的出口,但現實並非這樣,「所以說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除非你真係見到有人需要,我就會義不容辭了。」有沒有發生過?「無呀!仲未等到這機會。」所以將它拍成電影?「就係囉!」

Image description 空手道的劇照及海報,公認型到跌渣,尤其有型係倉田保昭。

Image description 倉田保昭是杜汶澤空手道師父,也在片中飾演空手道高手。

活在虛假中的廢青
阿澤說「有人需要,義不容辭」,其實是《空手道》電影片段。戲中他飾演空手道師傅平川彰(倉田保昭)弟子陳強,當黑幫大哥的小弟時,一次見到大哥欺辱少女,忍不住仗義出手打大佬,被判入獄,師傅因為陳強太喜歡打架把他逐出了師門。陳強在《空手道》中演的其實是配角,電影主角是平川真理(鄧麗欣飾)這個「廢青」。她因為父親去世,一心想將道場關掉,將單位改成劏房出租,好讓自己能去旅行、遊玩過好日子。平川真理不但沒有大志,心中只有玩樂過日子,還一直怪罪亡父迫她兒時練拳,使她對空手道完全失去興趣。劏房計劃還未開始,真理就才發現父親竟在遺囑上,將單位的半數業權,留了給被趕出門的徒弟陳強。出獄後的陳強跟真理打賭,只要她上擂台打贏一場比賽,就把業權還她。

「大部份電影的創作起源,都是來自導演自己的陰暗面的。又或者說,是來自他想達成的目標,或生活上的體會到的事。」阿澤說:「可能我這幾年的生活上的衝擊,令我好憤怒!以至於我想拍一部跟拳頭有關的戲,恰好我又有玩空手道,我想透過女主角去尋找自己的歷程,從而去表達自己對真誠及堅強的看法。」關於憤怒的來源,他一直沒有多談,倒是在臉書上交代了這幾年經歷,也就是《空手道》的創作緣由:「雖然我2011年開始跟倉田老師學空手道,但係我最集中火力練功嘅時間,應該係由2014年嘅冬天開始。之後我嘅嘅生活,就好似進入寒冬一樣……之後嗰幾年,朋友疏遠你,敵人笑9你,連原本送衫嚟嗰啲sponsor都唔送嘞!原本一年拍八部戲閒閒地搵千零二千萬,搞到一年搞一部,再唔係就漂洋過海……(全文」傘運後,曾傳出他被大陸全面封殺,沒有工開。15-16年杜汶澤成立自己的電影公司後,曾到大馬發展,執導過一齣長片《開飯啦!》,後來又回港發展。他在臉書寫到:「結果,我將呢幾年嘅憤怒,放咗響道場。我條黑帶,就係咁樣打返嚟……人情冷暖,世態炎涼。我心諗,如果我因為做嘢做得唔好,我唔紅,咁我抵死。但係封殺前我做主角嘅戲響香港收三千萬,咁又係咩玩法?睇唔起我嗰啲同行,其實咁嘅成績你地又試過未?但係如果因為我嘅立場而輸,咁我唔會覺得自己羞恥囉。所以我出親街,都岳到個頭好高。」《空手道》就在這樣的氣氛及情緒之下誕生。

可能我這幾年的生活上的衝擊,令我好憤怒!以至於我想拍一部跟拳頭有關的戲,恰好我又有玩空手道,我想透過女主角去尋找自己的歷程,從而去表達自己對真誠及堅強的看法。

「我認為,女主角由小到大都活在自己創作的大話入面,以至到她真誠去面對自己的時候,並不容易。但我就想表達,即使是痛苦地生活在真誠裡面,也比活在虛假裡面有意思。」這麼聽來,電影主題多少有點自傳成份?「其實所有角色都是我自己來的!不只是鄧麗欣的角色我自己的角色,啞九(歐錦棠飾)的角色、倉田保昭的角色,甚至是(戲內)大媽舞入面的大媽都是我自己來的!不會有一個角色不是我自己。我懷疑所有導演都係咁,雖然我唔知。但係多多少少都跟你自己有關係,尤其是你自己寫的時候,就好容易去寫你自己想講的對白。」《空手道》不但由杜汶澤自導自演,更是由他及李敏編劇。說到這裡,他忍不住嘲笑電視台的小編劇:「為何我這樣說?因為我老婆(田蕊妮)常面對這問題,她在電視台拍劇,常說那些對白,就算係一些政客或者是做生意的人,講話都像剛出來工作的𡃁妹一樣。我就告訴她,因為對白是由電視台聘請剛出來工作的𡃁妹寫的!編劇是我手寫我心。方向無問題,是她自己不懂事吧!創作上,像我們一把年紀,就很容易把自己的想法放進去。」

《空手道》沒半點喜劇元素,也不像任何杜汶澤拍過的電影,它的沉鬱反而令人想起了杜琪峰,甚至是杜琪峰的《柔道龍虎榜》(04),「杜琪峰就梗鍾意啦!這齣戲擺明就抄《柔道龍虎榜》啦,講到明就噚……又唔係嘅,但至少佢對我影響好大喇,你話抄就抄到咩!就好似細個我買本漫畫返來,再買些薄的A4紙,跟老闆娘說:『A4紙唔夠薄喎!有無再薄啲?』然後將紙放上去印,問阿媽:『你睇我畫公仔書幾靚?』唔通咁就抄到咩。」阿澤不諱言喜歡杜Sir,「杜琪峰係一個香港最有趣嘅導演,無論係個性定作品,都會呈現到他自己的個性出來。而他最這麼多作品,我最喜歡的就是《柔道龍虎榜》。他那作品本身就是向黑澤明致敬,而我是在致敬上面又致敬。」《空手道》寫一個廢青的平凡故事,藉搏擊改變自己,也令人想起武正睛《百圓之戀》,「我都想呃你話無睇過!但有梗係有啦。我好喜歡個女主角,對生命嘅反抗?又唔係。奮鬥?又未必。總之有一下,想改變自己。有有有,我當然有,好一些靈感都是來自那部戲的。」

Image description 鄧麗欣演的,簡言之,就係一條廢青。

Image description 歐錦棠(左)在戲中演啞狗,不會講只會打的空手道高手。

無話喜唔喜劇
《空手道》的嚴肅氣氛多少令人意外。為何不拍喜劇?去年他準備開拍電影時接受訪問說,在如今氣氛下,自己已拍不了喜劇,已不想討好觀眾了。

「哎,邊個唔想討好觀眾吖……如果想到方法,不停討好佢㖭啦!但你唔知嘛。」阿澤答得緩慢,沉思半响才發聲:「即係有時,好簡單!以前我拍喜劇,有一些係好好笑,例如《人間喜劇》、《低俗喜劇》,就真係好好笑嘅電影!它報稱是喜劇之嘛。喜劇演員最緊要你肯認,正如教煮菜的,有幾個係李家鼎?係咪先?我隔籬屋師奶都係咁煮,跟住佢就出去教人煮菜!」

「喜劇就係咁!佢本身在朋友圈子裡面已經不是特別好笑了,佢只不過係鍾意搞笑之嘛。你識這些朋友沒有?你總有朋友鍾意搞笑,但你聽完佢講,仲靜過太空!好多這種人。他是『搞笑』,不是好笑嘛!你不一定要想到怎樣令觀眾發笑,而是你即時想到有甚麼想拍,你咪去拍囉。」對他來說,創作要視乎心境及環境,想拍能拍就拍,「其實任何電影都有娛樂性嘛,譬如我助手去看《戰狼2》,就看得好開心!咪係囉,都娛樂到佢!佢兩公婆攬住笑,覺得好好睇。等於彭浩翔都鍾意睇《殺人犯》,佢都話佢係經典喜劇來。所以沒有一樣嘢係娛樂唔到觀眾!其實無所謂的,無話喜唔喜劇,只不過你想到一樣嘢,覺得好睇,咪去拍好佢!」

出品人係我自己,因為而家都好難有人搵我拍戲,又敢寫落去。

於是《空手道》就開拍了。電影的出品人是「杜汶澤」三隻大字。自己一個人做老闆?「出品人係我自己,因為而家都好難有人搵我拍戲,又敢寫落去。」他透露,拍電影一直有個「特定的投資組合」。以往大老闆最喜歡掛名的「出品人」名堂,都不寫了。大家敢投資,但不敢出名。老闆們的要求,只是希望杜汶澤能出演,對票房多點保障。問他成立的「香港電影」(公司)過去兩年,一年一齣電影,是否一個既定方針,他說:「無嘅,想到就拍,有人畀錢就拍。我都仲搞緊另一部電影,不過未搞掂。我都係導演,但唔埋位的,呢部(《空手道》)本來都係話唔埋位(不演出)。想就係想唔演出,但最終都係有演出。我無考慮,(演出)都係滿足投資者需求。」既然有高度商業計算,理應喜劇先行,畢竟杜汶澤拍喜劇本身有一定觀眾群,也是他最大武器,「係!係!我而家最應該係做喜劇㖭,尤其係我目前嘅經濟狀況、我的形勢、各方面實質條件,我都應該去做喜劇。所以我去搞網媒囉,可以直接講嘛,做Live Show囉。」

找人公開投資難,《空手道》找演員又如何?「講講下,我都怕講到佢(鄧麗欣)驚。又無乜嘢,我又無問佢。廢事問佢佢會醒起啦,分分鐘佢唔知下化!哈哈哈哈!唔醒起就唔好提佢咯。」

Image description 憑拳頭,站番起身。

「本土電影差不多收皮」
不埋位,做導演,這多少令人想到杜汶澤是不是想退居幕後,將演藝生涯全情貫注,埋首幕後創作。「我想我沒有這麼多想法,想法是需要有條件的。有乜我就做乜囉!」他說:「開戲都要有人畀錢,我始終都係打工。係,係我去發動成件事,但我都係打工啫。」

去年親自撰文,寫到本土電影已到了最危險的時候,今年推出新作,對香港電影可有新的看法?他答得悲觀:「香港電影?你意思係本土電影?應該差不多了……(差不多)應該差不多收皮了!應該差不多啦。無論質素,觀眾的歡迎程度,以至各方面因素,都應該差不多,走得了!」但2016年是近年出得最多年輕新晉導演的一年啊,不是嗎?「《一念無明》囉,你咁迫到我埋身,我就講一部囉!他們那些,好眠乾睡濕,又囈又篩。老人家又錫你,明星又幫你咁,好多因素才搞得成一部戲。哎,做到嘔血!單單都係Special Case,開得成都好像是誰有難似的。它去到一個階段,是它已經不是正常運作來,每一部本土製作都有很多特殊因素才開得成!」阿澤說來灰暗,但有火。

「其實合拍片都已經不是(賺錢)。你別以為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合拍片都唔係咁好做了!總之你一同香港有關係就難做啦,如果我係有錢佬,就只開國內電影,用香港導演搭國內明星,總之國內有得做,但要在上映之前要賣咗佢。上映前賣咗佢,是現在唯一賺錢方法。你買了,再把它賣給下一個人。咦,無人接手就仆街了!你有無睇周星馳的《回魂夜》?就係你交畀佢,佢交畀你,最後一個拿著就爆。」

(香港本土電影)單單都係Special Case,開得成都好像是誰有難似的。它去到一個階段,是它已經不是正常運作來,每一部本土製作都有很多特殊因素才開得成!

既然如此,你又全力搞本土電影?「我無全力搞喎!我一啲都無全力搞,我全力搞網之嘛!我就搞下搞下咁之嘛。《空手道》我都無全力搞,就搞下搞下咁就拍咗。」也就是說,電影不再是一個事業?「你問得真係好!而家電影搞下搞下,好似卡拉OK咁,業餘咁㗎咋,你有興趣就來做下……又未去到卡拉OK咁嚴重,歌手就似去卡拉OK咁了,你有興趣唱歌就去Neway唱,或直接去Neway出碟,情況也差不多。」那麼說,你當導演這件事,有幾Serious(認真)?「我認為呢,最Serious就係食飯。電影跟我之間的關係,就係養活我,我認為這個好Serious。而導演是我的工作,它也是好Serious的。這一行,未來五年十年,好難明白,我理解不到。」

「導演其實不是一個職業,它是過去式或現在式:你曾經拍過一個電影,你就是導演,但由你煞科當天起,你就不再是導演,你是一個無業的人!到了你再拍戲 你又是導演了。但導演不是一個職業,你不能說它是賊。你要見到佢打劫,佢先係賊,所以葉繼歡也不是賊。如果他未死,是他以前打過劫,但你不能一輩子說他是賊的。」

訪問那星期,新聞都在講「生涯規劃」。因為據說人若沒有生涯規劃,下場是很慘的,可能要自盡。打算全力投入搞網台,又會繼續做導演的阿澤,如何規劃人生?「如果無生涯規劃,我一早死咗啦。我梗係有啲生涯規劃嘅。我希望一個月,讀到幾十本書,多點去旅行。但在這之前,我想多拍幾十部戲,在互聯網多點娛樂大家咁囉!網台睇下做成點,我會放好多時間落去。時間?我唔係好多嘢拍咋!唔係好阻掟啫,你估以前咩!『係呢杜生, 你本身咁忙,可唔可以講下你本身的護膚心得?』X!我都無乜戲拍,所以皮膚咪好好囉!」

*《空手道》將於11月2日上映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四款《空手道》前導海報之一

Image description 四款《空手道》前導海報之一

Image description 四款《空手道》前導海報之一

Image description 四款《空手道》前導海報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