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豹》 為黑人充權

2018-03-05

當一個電影潮流走到山窮水盡處,出路只有兩條:一是創新潮流,一是還原基本步。3年前,以電腦特效販賣奇觀的超級英雄電影已入窮巷,除了死忠粉絲外,已經無法吸引新觀眾,海外市場的收益已超越本土,叫座不叫好。那唯一出路便是還原基本步。

這兩年來的還原基本步,乃回到古希臘神話的套路,重點有二:一是以「人物推動劇情」,寫好超級英雄的出身、危機、成長等。奇觀不能沒有,否則便不算超級英雄電影,但奇觀不再是賣點,人物才是賣點。創出票房紀錄的《神奇女俠》(Wonder Woman)和《黑豹》(Black Panther)正是如此。其次,古希臘神話的神有超乎凡人的能力,但仍有人性,有義之餘亦有七情六慾,觀眾認同有共鳴。神奇女俠和黑豹正是如此。

Image description 《黑豹》電影尚未公映時,社會運動已風起雲湧。紐約有人發起GoFundMe網上眾籌,請哈林區的黑童看《黑豹》。(劇照)

賣座具政治因素

在結構上,《神奇女俠》和《黑豹》都回歸亞里士多德在《詩藝》(Poetics)中討論古希臘悲劇時提出的三幕劇結構。第一幕介紹主角的出身、性格、本事、和其他角色的關係等等。在第一幕終結時,主角遇到困難和危機,令觀眾為他擔憂。第二幕寫主角如何解決困難和危機,期間遇到什麼險阻,要取得寶物、學習新技能等等,怎樣逢凶化吉,過關斬將。第三幕則是正邪、忠奸對峙,主角儆惡懲奸,大快人心,收場。大多數商業電影都採用這個結構,頂多由三幕加至四幕或五幕,只有少數藝術電影另闢蹊徑。你不能不佩服古希臘人的智慧,2000多年前已經發現這個結構。

除了還原基本步外,《神奇女俠》和《黑豹》賣座,還有更重要的政治和社會因素。這幾年,荷里活遭猛烈抨擊冷待女性和黑人。《神奇女俠》和《黑豹》漫畫早已存在,卻銷量平平,故而DC和漫威從來沒打算拍成A級電影。如今,人心趨變,《蝙蝠俠》、《蜘蛛俠》、《鐵甲奇俠》等等,翻拍又翻拍,難有新意,於是,女性掛頭牌的《神奇女俠》叫座又叫好。台前幕後幾乎是全黑人班底的《黑豹》,亦趁黑人電影抬頭而一擊得手。

黑人比女性更有號召力,事關銀幕上從沒出現過黑人超級英雄當主角,他們頂多只是陪襯的綠葉。為什麼有名黑人超級英雄竟那麼重要?一名黑人評論家說得好:過去,他在哈囉喂節只能很無奈的裝扮成白人超級英雄,今年,他的孩子大可以穿戴成黑豹或其妹妹舒莉(Shuri)了!當年李小龍威震海外,華人不也一樣興奮無比嗎?

上世紀七十年代,黑人和民權運動聲勢浩大,美國曾出現一些以黑人為主角的動作片,但都是B級製作,大多數是爛片,被貶稱為「黑色剝削」(Blaxploitation)片。在爭取政治權利告一段落後,黑人反而在普及文化上抬頭:包括街頭舞蹈、音樂、Hip-hop、服裝、電影及漫畫。1966年《黑豹》漫畫面世時,只得它一本黑人超級英雄漫畫。構思故事和主筆的兩人都不是黑人,而是美國猶太裔移民第二代。

現今,許多評論都將《黑豹》跟黑豹黨拉上關係。其實,《黑豹》漫畫中的主角在1966年7至8月那一期《神奇四俠》(Fantastic Four)已經面世,成為復仇者聯盟的一員。同年10月,黑豹黨才成立。當黑豹黨被列為反政府組織,視為恐怖分子時,漫威還一度改名為Black Leopard,以免跟黑豹黨拉上關係哩!世事輪流轉,《黑豹》可堂而皇之向黑豹黨致敬矣!

Image description 評論人Carvell Wallace曾質問,以黑人為主角的超級英雄電影能改變美國黑人的處境嗎?

對抗白人極右派

1月初,《黑豹》電影尚未公映,社會運動已風起雲湧。紐約有人發起GoFundMe網上眾籌,請哈林區的黑童看《黑豹》。其他州份紛紛響應,轉瞬間便有逾400個眾籌,得款40萬美元過外。此外,黑人活躍分子發起#WakandaTheVote運動,在50多個城市100多間戲院設站,幫黑人登記為選民,打算在今年11月國會中期選舉以選票顯示力量,對抗白人極右派。

如今,看《黑豹》已政治化為替黑人充權的行為,《黑豹》的票房怎能不屢破紀錄?樂何如之的,除了《黑豹》台前幕後的工作人員外,恐怕就漫威及其母公司迪士尼了。眼看《黑豹》令漫威電影宇宙恢復活力,財源滾滾來!興奮過後,是時候像《時代》雜誌的評論人Carvell Wallace般質問:「這類電影能改變美國黑人的處境嗎?」

撰文:占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