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飛:情尋酒鄉 細膩動人

2018-03-14

電影《情尋酒鄉》(Back to Burgundy)像一貫的法國電影般細膩動人,男主角Jean是一個到處流浪但永遠離不開原地的大男孩。面對父親對他作為長子的苛刻,他逃避到澳洲去,到他找到一個伴侶,連孩子都有了,他又要逃避這段感情。

常說「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戲內雖然沒有充分說明為何父親總是對Jean這麼嚴苛,只有一幕說三兄妹在童年爬樹,小妹受傷了,Jean作為長子被罵,他到長大都不明白那為何是他的責任──這是從他的角度而看;從另一個角度,他長大後的愛情世界,戲內描寫他是個難以對感情負責任的人,即英語中所謂的emotionally unavailable的男人。歐洲電影往往點到即止,留下空間去大家想像。他的寂寞,究竟是他一手造成?還是別人虧欠了他?

Image description 《情尋酒鄉》細膩動人,畫面極美。(劇照)

最佳服裝設計

電影講述這個葡萄酒釀造世家,父親去世後,葡萄園由3名子女接手。長子Jean已離家多年,環遊世界後在澳洲落地生根,從前好像很憎恨葡萄園,但最後的職業,竟是跟女友一起經營一個全新的葡萄園。二子「嫁」了給一個葡萄酒大王的女兒,成天卑躬屈膝,小心呵護這名外父「大老闆」。小妹被父親視為最有天分的接班人,像《戰雲密報》(The Post)的梅麗史翠普(飾演出版人嘉芙蓮格拉咸)一樣,在男人的世界要堅持己見,談何容易。

電影拍得細膩,畫面極美。除了是酒鄉布根地的迷人美景,3位主角的戲服即使只是簡單便服,但小心留意一下,就會發現他們的衣物常與現場景色融為一體,或酒紅色的衣物處處可見。Jean離家時的紅色背包,象徵他離開了家門(大門被漆上酒紅色),卻始終離不開了葡萄園。(題外話,春天又至,各大電影金像獎陸續舉行,「最佳服裝造型設計」幾時會頒發給一些具備心思設計的造型師,而不是永遠頒給那些奇裝異服類型片種的精雕細琢設計?如第33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服裝設計獎頒給《一代宗師》的張叔平,但占飛覺得《殭屍》的鄭秀嫺、黃家儀、Kittichon Kunratchol更值得攞獎,戲內指退休多時兼無工開的道士(陳友飾演)在大廈捉鬼,他身上只有一對人字拖、汗衣、孖煙囪及一件晨褸,如此襤褸街坊裝,卻穿出十分道士味道,這樣有創意兼把劇本與服裝融會貫通的道士袍,卻不為評判所欣賞,可惜。)

Image description 《殭屍》內的陳友身上只有一對人字拖、汗衣、孖煙囪及一件晨褸,如此襤褸街坊裝,卻穿出十分道士味道。(劇照)

《情尋酒鄉》以法國的熱話——遺產稅,作為故事主軸。該國的遺產在超過某一金額,可收高達45%的遺產稅,占飛也有法國朋友在當地繼承祖業(古堡群)而面臨很多麻煩。他們都是年輕的,沒有能力支付遺產稅,結果要變賣部分土地來保留古堡,甚至連古堡也沒有能力留下。遺產稅的原意固然是廢除世襲制,令社會資源分配更公平,但此舉亦令不少法國葡萄酒家族無以為繼,也難怪中國社會名流能夠一窩蜂的跑到法國買酒莊。

遺產稅為主軸

《情尋酒鄉》的三兄妹遇到同樣問題,他們要支付50萬歐羅(約477萬港元)的遺產稅,必須把部分葡萄園賣出才能得到這個收入,而且開價者(上述二哥的富翁外父)說只買最優質的地皮,他對其他次級地皮沒興趣……

電影沒有峰迴路轉的劇情,但寫實感人,如Jean在澳洲有女友有兒子,雖說因父親危在旦夕及處理其身後事而逗留布根地,但他似乎也在逃避女友。葡萄酒收割大會後,三兄妹與一班來工作假期的青年把酒共歡。他和黑人少女眉目傳情,卻沒有進一步行動,就這麼丁點的火花,演活一個到處留情的浪子角色。

英國哲學家法蘭西斯培根(Francis Bacon)說:「四種東西老了更好:燒柴的木、陳年的葡萄酒、更值得信任的老友,及老資格的作家。」(Age appears best in four things: old wood to burn, old wine to drink, old friends to trust and old authors to read.)感情如紅酒需要時間發酵和醞釀,到頭來對與錯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你還珍惜那個人嗎?Jean的女友千里迢迢帶兒子到法國,兩人在纏綿過後,女友一次又一次的問:「我們是不是重修舊好了?」他選擇沉默,繼續逃避。

撰文:占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