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飛:拯救昔日港產片

2019-03-18

財爺上周公布《財政預算案》,指將撥款2000萬元予香港電影資料館,作為增聘技術人員及添置器材,並將電影孤本(即僅存的版本)和電影菲林數碼化,以保存香港的電影文化遺產,據悉這一批電影約有百多部。

加快步伐都是好事,因隨着時間流逝,文物救一部多一部。目前香港已失傳的港產片有很多,當中香港首部港產片《莊子試妻》就是其一,它在1913年由黎北海及黎民偉兄弟製作兼演出,暫時連電影資料館都沒有拷貝。

據專門研究香港電影史的余慕雲所講,香港首部出產的故事片是1913年的《莊子試妻》。此戲因資金及人才有限,當時竟由「香港電影之父」黎民偉一家完成,導演是哥哥黎北海,他並演出男主角莊子;黎民偉擔任編劇,並反串女主角飾演莊子之妻;黎民偉其時的妻子嚴珊珊在戲中飾演黎民偉的婢女。

Image description 《莊子試妻》1913

看上一代生活

故事說莊子某天經過墳墓,見到一個女人在亡夫墳前不停地撥扇。原來這個女人希望泥土快點乾涼,好讓她能早日嫁人。莊子回家後,把此事告訴太太,太太堅決說不會這麼做,於是他就詐死以考驗太太。這時一名美男子及僕人來到莊子家拜訪,幾天過去,莊子太太已對美男子動情,並跟對方談婚論嫁。美男子此時突然心絞痛,僕人告之唯一拯救他的方法是吃人腦。莊子太太想到斬下「已死」的丈夫的頭顱來救這名美男子。這時,莊子大怒醒來,太太感羞愧於是上吊自盡……

翻看網絡及各大報道,目前本港重要的失傳電影如下:香港最早一部賀歲片《花開富貴》(1937年)(資料來源:2019年《信報》)、「紅線女為香港所拍的電影,大部分已失傳」(資料來源:2014年《文匯報》)、香港第一部訴訟電影《荒唐鏡三戲陳夢吉》(1935年)同樣已消失(資料來源:《普普香港:閱讀香港普及文化2000~2010(一)》)。在外國方面,默片The Fairylogue and Radio-Plays(1908年),這套首次包含《綠野仙踪》的一套電影,亦已告消失;美國以「胖」聞名的歌手和演員Sophie Tucker首次登上大銀幕的Honky Tonk(1929年)暫時也找不到底片或副本。順帶一提,Sophie Tucker較欣宜或渡邊直美要早把「我就是胖」掛在嘴邊,她的首本「肥」曲包括I'm bigger and better than ever、I don't want to get thin等等,盡顯幽默本色。

看經典老電影之時,有時不為故事內容,也可趁機看看上一代的生活模式。不過,舊時攝影機笨重,早年的劇情電影多在廠景拍攝。以香港為例,外景在電影於六十至七十年代才開始廣泛盛行。當攝影機體型愈來愈細──如其時導演愛用的阿萊機(Arri),外景部分便可以節省搭建費用,更可防止穿崩的狀況出現。

其實,在香港談電影復修,除了香港電影資料館,還有一間於2015年來港開分店的意大利電影復修所──L'Immagine Ritrovata,他們在香港設立工作室的主要原因,是可以在復修亞洲影片時,毋須把影片寄回意大利,大大減低運輸成本和影片在長期運輸途中損壞的風險。

Image description 財爺陳茂波在預算案中指將撥款2000萬元予香港電影資料館,把電影孤本復修和數碼化。(資料圖片)

缺乏出色劇本

不知大家有沒有看老電影的習慣,占飛在小時候還記得電視台常在冷門時段播放黑白粵語長片,現在對觀眾來說大概實在太過時了。有次專門去找由張愛玲撰寫劇本的一些電影(部分為香港編寫),因張愛玲名氣夠大且年份不遠,很多都能找到,如《六月新娘》(1960年)、《南北一家親》(1962年)、《小兒女》(1963年)、《不了情》(1947年)等等。

另外,本年度《財政預算案》還有向「電影發展基金」注資10億元,該基金過去支持過不少叫座叫好的港產片如《狂舞派》、《歲月神偷》。

不過,本欄已多次寫過目前港產片最大的問題是缺乏好劇本(本屆金像獎獲最多提名的《無雙》──好看但Sorry這條橋早在20年前已使用,不少網民已指出它疑似抄襲某荷里活電影,它仍然獲得最佳編劇提名,難怪香港電影愈做愈差。)講開編劇,還記得年多前著名編劇李敏公開指出追稿費有困難,煞科宴、首映等常被遺忘,連她也不受尊重,別的無名編劇又怎會有動力寫好劇本?這是業界最大最迫切要處理的問題。

撰文 : 占飛

Image description 美國以「胖」聞名的歌手和演員Sophie Tucker首次登上大銀幕的Honky Tonk(1929年)已無底片或副本存在。(網上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