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這齣戲是箭豬」 導演談話題作《G殺》

2019-03-12

第三屆首部劇情片計劃的兩部作品,將陸續上映,大專組《淪落人》寫外傭與傷殘僱主之情,專業組《G殺》揉合了凶殺、師生戀、黑警等社會議題,電影成本550萬,除了女主角陳漢娜有點演出經驗,演出名單中,最紅的是杜汶澤,其餘都是新人。《G殺》題材雖然具商業元素,但􎆝事手法卻似獨立電影,導演李卓斌:「這齣戲是箭豬!」 

TEXT BY 何兆彬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電影寫偽善
《G殺》最具話題性的,是電影題材涉及師生戀──女生替基督徒老師口交,黑警──杜汶澤演的龍爺,吃盡黑白兩道油水,如此敏感題材,社會性很強。「我們想拍一齣現世代的香港的電影,如果不談社會,那是失實的。因為想它在歷史上是有價值的,包括了街頭的現況,人物的價值觀。」有此方向,李卓斌認為電影涉及社會議題,自然不過,「講到黑警題材,其實八、九十年代很多電影􎑸有這樣的角色。」甚至有人在戲中看到傘運身影,「沒有關係的,這齣戲純粹是探討社會議題,只不過是大家敏感。現在這時勢, 大家都敏感。」

那這齣戲到底在說什麼?「電影主要寫七個人物,連同校長,合共八個,四男四女。他們隸屬不同階層,我們想玩的,是把不同階層的排列。八個人有女主角媽咪是學者,是完美女性,但已逝去了;女主角高材生,她有機會成為社會最高的人,因為媽咪離去,沒法受培育;有妓女、有差人、兩個學生、一個老師,那這個八個人物,是否在最上面的人物人格最高尚?每個人物都有不同一面,有些人表面很好,其實很壞;有些你以為他很差,其實很好。電影要講的其實是偽善,每個階層都有偽善。我說《G殺》像箭豬,因為很多人不會喜歡你講穿佢。」

Image description

入行因為《無間道》
首次執導,但李卓斌已在電影行打滾十多年。中六那年,剛好遇上《無間道》上映,看完後就着迷了,「那年我讀完中六,剛看完《無間道》就在戲院下面停車場,跟朋友用數碼相機拍短片,還拍了前傳後傳,玩到上了癮。結果沒念中七,就直接報讀第二屆電影培訓班。」電影培訓班是業界的職業培訓班,訓練年輕人學懂電影製作模式,直接入行,「我念副導演組。那一屆,大概有1/4到1/3同學入了行,至今副導演組有5-6人還是活躍的。」

電影系鮮有念副導演的,可見這課程多實際。他解釋副導演的工作:「副導演主要是令件事在製作上、鏡頭上出現,把它執行出來。至於導演,則負責給創作指令。有些導演製作能力沒那麼強,就要靠副導演,但像杜琪峰製作能力很強,只要安排了材料,他就能在現場創作。」每部電影􎑸有幾位副導演,各有不同崗位,「副導演有分很多種風格,有些人劇本較細緻,有些人擅於Casting,有些人厲害在現場排人。怎樣配搭,要人夾人。」他說自己屬創作型副導演,多負責劇本、演員的組合,「因為導演未能在現場同時處理那麼多事情。」

入行幾年,曾遇過電影行不景,李卓斌曾轉到報館工作,負責拍攝等工作,由大電影變成小製作,他說因此學懂了用小預算拍攝,也更理解每個崗位,「打這份工時,曾請假兼自掏腰包,跟朋友拍了齣偽紀錄短片《潛入戲院》,故事寫兩個影迷,偷入戲院以抵抗戲院加價。拍攝團隊只有六人,其中一個演員還是剪接師。」此片後來參展北京一個影展,李卓斌對電影還是不死心,一邊回港成立公司,替人拍片,又做電影副導演(包括做過史提芬蘇德堡《世紀戰疫》副導演),同時替廣告公司工作,又創作故事,參加電影創投。《G殺》的初稿由12年開始創作,一直找不到投資者,到後來參加首次劇情片計劃成功,換了編劇,漸漸才成了現在這個模樣。

Image description



邱禮濤與杜汶澤
《G殺》有商業元素,但敍事風格上較古怪,近似獨立/非商業電影,「我覺得《G殺》好有商業元素啊!它有凶殺案、撞車、師生戀,這些都是商業元素啊。沒看過電影的話,我們比《淪落人》更商業,係咪先?當然我們手法是比較偏門,但如果主流戲收不到錢,那怎樣為之主流?」他說自己這樣的敍事是受到馬田史高西斯(Martin Scorsese)影響,「希望觀眾Open minded一點。當大家覺得香港無新嘢睇,但當有新嘢睇時,又唔支持?當然,我知道這齣電影不是人見人愛,它是箭豬,會觸碰到很多人的痛處。」

沒有採用傳統線性敍事結構,《G殺》全片十多個章節,各以一個G字頭的英文字串連(例如Geek、Gun等),剪接上再兜亂時序,「我跟編劇蔣仲宇一開始就不想拍一齣常見的電影,但這不是標奇立異,而是我們本身就是這樣講故事。」他承認因為贏得首部劇情片計劃,電影上映沒有票房壓力,創作上他才可以去得咁盡,「計劃全資550萬,要求是五日內,連續上映到五場,即是符合金像獎最低標準,這就可以。」

他感謝杜汶澤收友情價演出,「是Herman(監製邱禮濤)替我們找他的。阿澤是個敏感人物,找他演出,大家會直接覺得齣戲變了質, 所有電影人都會考慮這些,敢用他,最主要是怕影響到電影到大陸,或有人會怕跟敏感人物沾上邊,但慢慢發現也實在找不到更適合人物,而他就很爽快地答應了接拍。」杜汶澤接這戲,是因為他討厭警察,戲中他吃盡黑白兩道油水,又有床戲,「很多警察身材都很厚。為了電影,阿澤為了角色他練了一陣。製作上,包括攝影師也是第一次擔正,現場沒有人比阿澤有經驗,他在現場會常提醒我們,尤其是片中他有『愛情動作場面』,他很幫手,也很Take Care對手。」

(《G殺》上映日期:3月14日)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