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法國女郎主動追求 港男情陷花都 巴黎落地生根

2020-02-18

法國與香港異地戀最後成婚的故事,這些年來也有不少,但多是法男港女的配搭,被譽為優雅獨立的法國女人,較少情傾港男。郭振雄(Eric)是少有抱得法國美人歸的港男,和巴黎人Aurélie相戀12年、結婚9年,育有一女。受訪時兩人經常拖着手,含情脈脈對望,甜蜜如新婚夫婦。

亞洲男人在法國女孩之間不算熱門選擇,Aurélie坦言:「這些年來我們只是在街上看過一兩次這樣的組合。」Eric在巴黎落地生根,不諱言有時也會和太太爭吵,但並不影響彼此的感情,他笑說:「喜歡一個人,就算語言不通,不明白對方,也會花心思去了解。」

Eric早在20年前就到法國定居,因為阿姨在法國居住多年,中五畢業沒有繼續升學,18歲他就去法國旅行,阿姨建議他住下來學習法文,他就留了下來,起初他思考可以做些什麼工作,因為在外面剪髮常碰到不好的髮型師,於是就學習剪頭髮,「覺得每個人都有這個需要」。

在不同地方上過專業課程後,他開始在法國擔任髮型師,隨後兼學化妝來幫助工作,在化妝學校遇上了如今的太太Aurélie。那時他27歲,在法國交過幾個女朋友,全是亞洲人,法國女人都給他很難追的感覺,然而有趣的是,是Aurélie主動追求他。

他們一起上了一年課,感情漸深。「起初我有個台灣女朋友,她(Aurélie)跟朋友開玩笑,說要嘗試追求我,後來我分手了,和她經常一起去實習,慢慢建立感情,就決定在一起。」Aurélie說自己是個要求很高的人。「但Eric很有愛心,人很好,很用心幫助其他人而沒有想太多自己,很難找到像他那樣的人。」

Image description Eric和太太Aurélie在法國的家中接受訪問, 兩人結婚9年,感情非常好。(張綺霞攝)

Image description 兩人的婚禮以法國人習慣的天主教儀式進行,雙方家人和朋友都有到賀。(受訪者圖片)

思想不像正宗法國人

這段異地戀,起初也讓Eric猶豫,他學剪髮時曾與法國女生交往,但關係很飄忽。「法國人對感情好像不太認真,尤其對着外國人,都是玩玩吓,但她不一樣,很認真,很注重家庭,和父母感情親密,就像香港人的觀念一樣。」兩人對男女關係的想法也一致,他笑言:「她不像正宗100%的法國人,會很體貼地想別人的感受。法國人通常關注自己多些。」

對Aurélie來說,和港男在一起不是問題,「我很多朋友都是亞洲人,認識了一點相關文化,而且我們又是同學,知道他是怎樣的人。」她笑說,之前未識過港男,Eric是第一個,雖然文化不同,但兩人有很多共通想法。「我很欣賞Eric尊重家庭和傳統文化,很照顧家人,這對我來說是最重要的事,法國人不論男女都較輕視這點,很多時成年後就搬走,和父母沒有太多聯絡,我也是個例外。」

最讓Aurélie感動的事是,當時Eric要上一個昂貴的短期剪髮課程,碰巧Aurélie肚痛很不舒服,他馬上放下一切,連堂都不上陪她到醫院看醫生,之後也翹了兩三天課照顧她。「如果是法國人就不會這樣做,會先上課,叫你自己看醫生,下課後再來看你。」

Image description Eric夫婦育有一個女兒Rose,圖為兩人與Eric媽媽(左一)為Rose慶生。(受訪者圖片)

法國女人較獨立率直

交往後,Eric覺得法國女生比較爽直,什麼都不會藏在心中,因此減少很多溝通阻礙。

Aurélie也覺得亞洲女生習慣收藏個人感受,法國女人比較獨立和率直,但與Eric相處的時候,她的溝通方式也會有所改變。「兩人相處就會互相遷就,無論你是來自另一個國家還是有不同性格,最重要是大家重視的東西一樣。」

兩人的文化差異,要有耐性彼此理解。決定在一起時,Eric也擔心過語言問題,那時他的法文一般,能溝通,但要應付更親密的相處便有問題。「有時覺得無法表達自己時,也會藏着不敢說,但她會關心我感受,鼓勵我,讓我不那麼害怕,而當你不怕說錯,就會愈說愈好。」

他們一起不久就決定同居,住在阿姨之前租的房子,長輩常會沒有預先通知就登門造訪,帶來湯水禮物等,但這對注重私人空間的法國人來說,卻是難以理解。「香港人會覺得,大家是很親密的一家人,無所謂,但對法國人來說,就算是父母到訪,也會預先告知你時間。」解釋過後,他們找到讓大家舒服的方法。

結婚對法國人來說不是一個必然的選擇,雖然他們也重視婚姻,但離婚率很高,因此很多人選擇只同居。但Eric與Aurélie拍拖幾年就有了結婚的想法。「我們都想結婚生子,拍拖3年多,就開始認定對方。」

於是他密謀一次難忘的求婚,某天叫Aurélie穿得漂亮點,然後帶她到運河船上的餐廳,一邊欣賞塞納河兩岸的景色,一邊聊天,吃飯中途,他拿出戒指求婚。Aurélie笑言,當下是有點驚喜。「因為之前他問了我很多奇怪東西,大概都猜到他想求婚,只是不知什麼時候開口。」她即時答應。「我對他很有信心,覺得他是個可以依賴的人。」

決定結婚,兩人都不擔心,Eric笑說:「結婚不能想太多,喜歡一個人就勇敢些去做這件事,太憂慮,愛情就會變質。」訂婚後,他帶Aurélie回港拜訪親戚,也嘗試跟Aurélie的親人相處,「她的父母甚至公公婆婆也對我這個香港女婿沒有意見。」於是就決定行禮。

法國人的結婚戒指很簡單,但Eric還是按照香港女孩的喜好為她買了鑽石戒指。在香港,結婚時雙方家長常有很多意見,法國沒有此文化,新人都按自己的喜好行事。「法國有這個好處,習慣了自由。」他們的婚禮都是以天主教形式進行,沒有港式的下跪敬茶,婚宴用西式進行,但Aurélie也特地穿上喜氣洋洋的紅裙子。

Image description Eric與Aurélie結婚後,很快就融入她的家人之中,與他們相處融洽。(受訪者圖片)

留法後學會表達自己

結婚後,他們發現兩地家庭文化也有差異,香港居住環境擠迫,婚後習慣跟父母同住,法國人卻不然。Eric的媽媽經常法國香港兩邊走,在法國有時也會住進他們家,Aurélie花了一段時間才適應,當她敢跟丈夫分享自己不安的心情,就容易處理得多。Eric認真地說:「過來法國最大的改變就是學會多表達自己,有什麼也攤出來說,這點在相處中很重要。就算大家想法不一樣,也不要壓抑在心中。」

雖然奶奶有學法文,Aurélie也有學廣東話,但也有言語不通、難以理解對方的情況,都要大家耐心去處理。Aurélie誠懇地說:「有時候不只是語言問題,而是感受很難表達。幸好有Eric的姐姐幫忙,我很感激她。」Eric補充,縱然有這些差異,但不是不能克服。「只要兩人喜歡對方,其實這問題不難解決。」

法國人和香港人一樣,喜歡家族聚會,暑假會一起旅行,起初也讓Eric不太習慣,他雖然懂法文,但始終未深入法國人社群中,有時他們的話題也會搭不上嘴,聽到笑話也不明白笑點,但Aurélie的家人很體貼,怕他覺得悶,特地跟他單獨聊天。如今他已完全「融入家中」。

法國男女平等,在他們的婚姻中,兩人的發言權是均等的。娶法國女人的港男甚少,他的經歷也讓香港的朋友好奇,但他自覺跟其他人的婚姻沒有分別。Aurélie的朋友則很支持他們,她微笑說:「最初是我最好的朋友叫我跟他在一起的,說我們很襯,尤其是起初Eric很害羞去,我則比較主動,她覺得我們會互補。」

撰文:張綺霞

[email protected]

Image description 客廳相當寬闊,Eric表示,市中心樓價貴,不少人搬到外圍居住。(張綺霞攝)

Image description 在巴黎的獨立屋內,女兒Rose的房間空間不少。(張綺霞攝)